杨金宇:医保必须转型改革 将监管与运行分开

办医本质上是人,并不是投资,美国大量的医院是非盈利性的,很多医院把药和设备检查和医院经营直接剥离掉。医院劳动密集,但是非常专业化,非常高尚的人才服务,我们国家恰恰不是把人看成重点,听说医生的儿子都不愿意学医,医患矛盾激烈到这个程度,

2013年12月14日,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召开,本次会议是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的第六期会议,会议主题是"多元办医,如何推进",多位卫生政策研究专家、医药卫生供给方和政府卫生政策决策者,就该主题进行深入地探讨和研究。以下是与会嘉宾的精彩发言。


杨金宇:中国医院协会医院建筑系统研究分会


杨金宇:我们谈医改只谈医院服务方,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让市场配制,医疗市场除了医疗服务方以外还有医疗服务接受方,就是患者,医保是决定性的,支付方又是筹资体系,所有资源都是市场获得的,医保是很重要的,医保不是计划经济,日本的医保是社会医保,社会办医更要社会办医保。


我在日本十六年,参加的不是计划保险。我们职工的保险不是政府的钱,是我们的钱,是出资人的,我们拿了工资付7%,老板付14%,构成了我们的职工保险,这个保险不是税,是由出租人来办,目前医疗体系办的最好的是日本,日本的主流社保体系就是出资人办的,我在日本工作十多年,我参加的医保都是我们公司跟IBM、索尼公司员工和家属合办的,尤其社会性的医保存在,它代表了我们患者跟医疗机构的博弈,进行议价。台湾的健保就是社会性的保险,不是政府的,但是政府可以监管,我们的医保呢?不但监管而且还运营,我们的医保必须改革,必须转型,医保必须把监管和运行分开。医保最大的运行效率就是健康管理,由医保进行健康管理办医院,日本有很多健康体检中心就是医保办的,甚至有它的医院,医保办的医院就构成了跟其他医院博弈的对手。


社会性医疗资源,包括了公立医院,提供服务和所有制是没关系,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几个医疗体系,包括新加坡、中国台湾、日本,所以它的服务体系跟所有制没关系,我们社会化办医疗,必须解决支付方多元化。我们有新农合,有职工医疗保险,有城镇居民保险,回到出资者手里,谁出钱谁办医保,通过它代表我们的患者、代表我们市民,跟公立医院博弈。现在社保为我们体检吗?我工作了十多年,社保从来没有为我提供过一次健康管理。


医保有四大功能,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出资者的健康管理,通过健康管理减少医疗基础;依从性管理,出了医院如何管,如果医保能出这个钱,院后管理就起来了;还可以防欺诈,跟医疗机构谈,你不能欺诈我;还有资产运用。这四大运用我们社保都没有做,我们社保是出纳性社保。我觉得医改改到现在必须改社保,社保必须转型,必须改革。


左学金:社保日本是一个模式,但是全世界的模式不一样,德国就不一样,中国也不一样,中国现在是在属地范围,县或者市的范围,或者像美国那样搞医疗,或者像英国那样,通过税收在整个国家和州的范围内做医保,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社保的钱如何用好,如何监管。


今天我们讨论的是多元化办医,中国现在有两个极端,一个是非盈利的,按照非盈利的要求享受土地、税收,享受优惠,但是投资只能是机构自己拥有自己,不能由个人拥有医院的投资。另外一个极端就是企业盈利性的,什么都要和企业一样。我个人认为,根据中国国情,要在两个极端有点中间的东西,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尤尼斯他提出来社会企业的概念,社会企业还是企业,还是盈利的,但是它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在税收获得投资、政府补贴,或者土地获得优惠,这方面还是要跟一般的企业不一样,但是允许按企业的模式运营。日本就是在养老保险领域有很多属于社会企业。今后有没有可能在两个极端之间有一些社会企业那样的形态呢?这个倒是值得我们研究的,社会办医确实还有一些真正的慈善医院,我们中国这么大的国家,真正的慈善医院还非常不发达,像上海,有一家像样的慈善医院吗?这里就有政策的问题,企业给慈善医院的捐助,能不能免税,能不能从制度上做这件事,不是一家一家审批。


办医本质上是人,并不是投资,美国大量的医院是非盈利性的,很多医院把药和设备检查和医院经营直接剥离掉。医院劳动密集,但是非常专业化,非常高尚的人才服务,我们国家恰恰不是把人看成重点,听说医生的儿子都不愿意学医,医患矛盾激烈到这个程度,这也是中国特色,在世界其他地方没有,这也是我们民营医院今后讨论的问题。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