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诊收费员7年挪用230万元门诊费赌博

利用自己医院门诊收费员的职务便利,下班后悄无声息地拿走收下的医药费,7年间累计达到230余万元。经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检察院侦查终结并起诉,衡阳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诊收费员袁艳日前被法院以挪用公款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牌瘾作祟,将手伸向门诊费


袁艳现年50岁,2006年至2012年底一直担任衡阳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诊收费员。

2006年春节的一天,正在门诊收费窗口值班的袁艳,受到朋友的邀请参加一个牌局。由于就诊人员不多,早已“人在曹营心在汉”的她提前结账,带着当天收到的门诊费和为数不多的零花钱,直奔牌局。结果,手气欠佳,她没打几圈就输光了自己的钱。


兜里没钱了,心里却不甘。一心想“回本”的袁艳发现包里还装着当天经手收取的门诊费,于是动了心思:不如先拿这些钱“应应急”,再用后收取的费用补齐漏洞,总出纳一定不会发现,等以后有钱了,还回去就行了。于是,她安心地从包里拿出收取的4000元门诊费,继续在牌桌上“奋战”……


第一次“尝试”成功后,袁艳开始不断地截留经手的门诊费,并随意用于个人消费。经查,2006年至2012年11月间,袁艳采取提前结账的方式,挪用收取的门诊挂号费、医药费、诊疗费等公款合计230余万元。其中,大部分钱款被其用于购买衣物、鞋、包、化妆品等。除此之外,袁艳还挪用公款四处旅游,并经常参与打牌、赌博等活动。


打“擦边球”,欲望闸门越开越大


“你这样挪用公款奢侈消费,不怕东窗事发吗?”到案后,承办检察官问袁艳。“怕也怕,但主要还是女人的虚荣心作祟,贪图享乐。”袁艳说,“同时,医院财务管理上的漏洞,让我屡屡得手,时间长了,胆子也就大了。”


袁艳所说的“漏洞”,是医院在财务管理方面提出的“日清日结”规定。该规定虽明确要求门诊收费员对于每天收取的所有款项必须当天结清上交,但对“结清上交”的具体时间点没有作出规定。具体操作上,对低于3万元的款项,收费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自行决定上交时间。


于是,深谙此规定的袁艳,打起了时间上的“擦边球”,上午和总出纳结清后,就将下午收取的款项挪为己用,又用翌日收取的款项填补前一日的财务“空洞”。利用财务管理上的这个漏洞,袁艳屡屡得手,欲望的闸门越开越大。


债台高筑,走投无路坦白案情


随着挪用金额越滚越大,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很快就行不通了。


袁艳一开始还找要好的同事临时借用未交账的公款来弥补缺口,但同事总是催账,这依旧不是办法。而一旦等到医院总结账和院财务部盘底时,缺口曝光,就会东窗事发。无奈之下,袁艳只好四处借高利贷充作收费款上交,等医院总结账或盘底结束后,再从自己收得的门诊款中抽出钱来偿还高利贷本息。这期间,她还采取挂账、私刻银行印章、伪造存款单等方式应付院财务的检查。


然而,纸包不住火。2012年11月1日,门诊收费中心总出纳正式退休,在办理移交手续和清账时,袁艳迟迟交不出其保管的门诊收费中心10月下旬报表和银行存款单。迫于巨大的压力,走投无路的袁艳决定坦白犯罪事实。同年11月18日晚,袁艳主动向时任门诊收费中心主任坦白了自己挪用公款的事实,其长达7年的犯罪行为得以曝光。


该案庭审当天,为增加群众对检察工作的了解,也为更好地开展法制宣传教育,石鼓区检察院邀请了辖区70余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乡、街、企事业单位代表及涉案单位工作人员观摩了庭审。


法庭上,袁艳泣不成声,始终不敢抬头正视检察官的控诉。“时至今日,我对不起的人太多,我只求法律惩罚我所犯下的错误……”袁艳悔不当初。


利用自己医院门诊收费员的职务便利,下班后悄无声息地拿走收下的医药费,7年间累计达到230余万元。经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检察院侦查终结并起诉,衡阳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诊收费员袁艳日前被法院以挪用公款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