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的前生今世

近期,又一波“互联网医院”、“网络医院”、“云医院”等新名词袭来,用来指称政府或者地区性大医院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创新提供医疗服务及打造新医患交互模式。


互联网医疗是新鲜事物,不免要创造新名词来概括、描述新生事物,“未来医院”、“智慧医院”、“移动互联网医院”、“移动智慧医院”、“空中医院”等不一而足,这些新名词都指移动互联网技术改变传统医疗服务及医患交互模式,他们都是互联网医疗厂商主动的产品应用。近期,又一波“互联网医院”、“网络医院”、“云医院”等新名词袭来,用来指称政府或者地区性大医院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创新提供医疗服务及打造新医患交互模式。


两拨互联网医疗的纠合


互联网医院、网络医院及云医院(简称互联网医院),不是强调使用了云计算等技术,而核心在于医疗资源的云化,“改变传统面对面的医疗生产及交付模式”,其与第一波“未来医院”等区别在于,其整体是政府或者地区性大医院,其在政策支持或者试点特批下,可以合法地从事线上诊疗服务,传统的医生管理模式也可以保证线上医生的合法性及专业性,从而确保医疗质量。



互联网医院是传统医疗机构,如医院及医疗主管部门,在消化吸收了移动互联网新技术后,对第一波以互联网医疗厂商主导的医疗配置模式的反应。互联网医疗厂商在经历了纯粹外生性的颠覆尝试遇阻后,也纷纷投靠地方政府或者大医院,为其提供技术支持,由“吃独食”的思维,变为共生共赢。


互联网医院、网络医院及云医院的7个实践和3种类型



互联网医院实践诞生于2014年(互联网医疗元年),比春雨医生等APP互联网医疗厂商推出App晚3年。互联网医院推出,都离不开当地政府的鼎力支持,需要在线上医疗服务、处方药网售以及电子处方等领域进行试点,其适用的主要人群主要是区域性的慢病复诊病人。截止目前,国内比较有影响的互联网医院7家,根据其定位和业务侧重可以分为三个类型:


第一类是地方政府主导的互联网医院,典型代表是宁波云医院,地方政府推动将区域性内的医疗机构纳入云医院范畴内,并与支持厂商东软熙康成立合资运营公司,推动区域内的分级诊疗,并获取收益。徐汇云医院也属于这一类型。一般而言,这种由政府主导的互联网医院,往往选择“云医院”的称谓。而东软进军C端互联网医疗的另外一种方式,即推出大象就医APP,也在走着由政府主导推动,将区域内医院上线同一就医平台的路数。


第二类是地方性大医院主导的互联网医院,这是当前互联网医院的大多数形式,如广东省网络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网络医院、浙一互联网医院、甘肃互联网医院。该类型,一是医院必须是区域内的顶尖医院;二是其服务具有明显的地域性,类似于线上版的宽松医联体;三是重心在于探索区域性分级诊疗的新模式。当然,由于支持的厂商不同,其风格和特点会有一些区别和个性。


第三类是互联网医疗厂商主导的互联网医院,典型代表是乌镇互联网医院。可以说,这一类是虽然使用互联网医院的名字,其实更应该划为第一波互联网医疗实践序列。其一,微医收购位于乌镇的桐乡市第三人民医院,已属于更具商业性的行为。为了是借助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东方,获得领导人背书,以及便捷的品牌传播;其二,其借助微医各种入口和平台,服务区域着眼于全国,成为互联网医疗厂商合法提供线上诊疗服务战略布局的“马甲”,服务于微医自己搭建的全国性“分级诊疗”平台,与以上两类区域性的互联网医院有本质区别。


上述三类互联网医院实践,已经突破了现有医疗管制体系,其走的每一步都需要地方政府特批试点,都着眼于推动分级诊疗,致力于创新增加大医院收入,是为了防止被颠覆而对新兴互联网医疗势力的吸纳。


医疗改革往往是螺旋式推进,第一波互联网实践的暂时沉寂,与第二波互联网实践的躁动,都可能成为云烟。移动互联网技术对中国传统医疗服务供给、交付模式的改造,还将经历第三波,第四波……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