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外包,美国医院和莆田系有两点不同

在欧美,如急诊,麻醉和透析等医疗职能部门外包由来已久。如果和主治医生的操作联系得不是很紧密,像X光,抽血检查这样的部门干脆另立门户,独立于医院运营。

中国正在发起一场对于公立医院、部队医院将科室外包给民营资本的舆论讨伐战。对于目前在美国纽约工作的William Zhang(威廉·张)来说,如果不详细了解原委,会觉得这样的声讨很奇怪。


同样外包,美国医院和莆田系有两点不同


William Zhang最近扭伤了腰。他的全科医生顾医生,对他进行初检之后,开了一张诊断书,要他去拍X光照片。但是和在中国就医不同,X光的拍摄地点不在威廉张就医的诊所,而是专门拍摄X光照片的机构。顾医生给了威廉几个选择,威廉选择了离自己较近的一家。


这家机构不但可以拍摄X光,而且还有B超,透析等服务。整个拍摄过程很方便,在约定的时间达到X光机构,不到10分钟即完成。X光机构告诉威廉,报告会直接发送至顾医生处,而顾医生在看完片子后,会就下一步诊断方案联系他。威廉在顾医生处可以拿到片子,无需再和X光机构打交道。


在欧美,如急诊,麻醉和透析等医疗职能部门外包由来已久。如果和主治医生的操作联系得不是很紧密,像X光,抽血检查这样的部门干脆另立门户,独立于医院运营。


看起来,医院将业务外包,并不是什么“罪过”?在美国的确是这样的。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这些外包部门有一个共同特点,即病人和该部门的医护人员通常是一次性诊断和操作,不需要长期跟踪病情,并根据病情变化对医疗决策进行调整。


除了一次性医学操作部门,后勤服务部门也是最常见的外包种类。从医院餐饮,保洁,洗衣服务,到医院人力资源管理和IT部门。以前,IT 外包主要集中在医院信息后台管理,病人账单管理,医疗用品供应链管理。近些年,随着数据采集和分析的重要性的提升,相关领域的外包也渐长。


然而,中国医院的外包,却是将核心科室的诊疗整体外包。莆田系承包的医院科室,多为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科室。与美国外部的部门不同,这些科室并非一次性诊断和操作,同时也需要长期跟踪病情,并根据病情变化对医疗决策进行调整。


另一个不同点,就在于,中国医院外包的对象——以莆田系为代表的民营资本,目前仍处于向专业化转型的半途之中,泥沙俱下、参差不齐,仍有大量“江湖游医”的模式。相比之下,美国的医院外包市场,由于长期的发展,已经有了较为成熟、规范的模式。


不过,即使是在成熟、相对规范的欧美,医院外包服务仍然存在一定的争议。一些外包服务的质量也会出现问题,对于可用于外包的项目、外包是否真的可以帮助医院提升效率等问题,同样有争议。


欧美医院缘何外包


“医院需要削减开支,并提高效率,所以专业的外包是大势所趋,这样医院就可以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业务”,医疗保险领域的咨询公司Soyring Consulting的副主席Adam Higman(亚当·西格曼)表示。


作为商业机构,欧美医院为了削减开支,把医护以及后勤服务部门外包已经变得十分普遍。在这些医院看来,这样做有两个好处,首先,全科室医院保住了科系的完整性。同时,这样做也削减了员工薪金成本和医院运营开支。


由于这部分业务的供给双方都在壮大,英国甚至出现了来管理这些外包方的公司,他们被称为“有统筹管理的外包机构(Managed-Service Provider,简称MSP)”。医院不必自己出去寻找合适的人选,这些MSP平台上,有数家提供外包服务的团队,由MSP根据医院的需要进行资源的匹配和调度。一些提供急症服务的医护人员乐见这样的模式,“可以专心做专业的部分,并且可以同时服务几个医院,收入也有所增加”。


欧美社会热议外包弊端


临床工程师,是大型医院中不可缺少的一个工种。他们的工作通常是维护医疗设备清单,指导医疗设备技师的工作,确保医疗设备的安全性以及校准问题的处理。这个通常不和病患打交道的工种,在一些医院被外包给别的团队,但是Wheaton Franciscan Healthcare医疗公司还是决定继续自己雇佣临床工程师,该医疗集团的供应链副主席Joseph Volpe(约瑟夫·维普)表示,这个部门的工作水平直接涉及到临床诊断和治疗效果。“对服务质量控制来说,外包的风险太大”。


英国在2012年颁布的Health and Social Care Act(英国医改法案)鼓励National Health Service(英国国家健康体系,简称NHS)吸纳更多私营医疗服务提供商。但是该法案在实践中的结果却不甚理想。根据贝恩咨询公司的报告,70%的NHS网络中的医院没有很好的控制私营合作者的服务质量。又将外包业务拿了回来自己运营。


在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独立审查报告,更是将一家汉诺丁医院的皮肤病专科由NHS转移至私营公司Circle的做法,描述为“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该审查称,由于在员工保留和招募方面不断出现问题,这种转移处理已导致当地皮肤病专科服务几近崩溃。“汉诺丁的皮肤病服务处在危机中,原因是Circle公司在实质性岗位上不仅无法招募到员工,而且需要持续以来代理医生待岗”。


外包虽在各个行业都极为常见,但是在医保领域对其的专业度要求极高。贝恩公司的医疗保险主管Christian Mazzi(克里斯·马兹)表示,NHS在和私营领域结合的时候应该更谨慎,从小的合作开始。英国外包服务公司Serco在英国Suffolk(萨福克)曾经拿到了1亿4000万英镑的合同来运营社区医疗服务机构,但是被指控服务质量不达标,最终Serco退出了整个医保领域市场。


由于医院性质的特殊性,一些在普通公司不那么重要的工种,对医院来说格外重要。


在麦肯锡额两位咨询人员David Craig(大卫·克雷格)和Paul Willmott(保罗·威尔莫)的研报 《Outsourcing Grows up(外包市场在壮大)》中,两人表示,对于一间写字楼,保洁工作外包如果做不好,可能会影响在其中工作的人的心情,但是在医院,保洁工作的失误则是致命的打击。这份研报中特别指出,在英国医院增加保洁工作外包比例后,感染率的飙升。


医院和外包在市场中的博弈将至何种平衡?


虽然受到利润率的压力,在欧美医院外包盛行,但是一部分人认为,外包市场扩大的趋势不会持续太久。他们的观点认为,医疗体系作为一个开放市场也在竞争和整合。医院在进行过并购之后,有实力自己发展原来外包的部门。外包的一个推动力是资源的最优化。当医院达到一定规模,将原来外包的业务收回自有,才可提高效率。


但是业界的看法并没有达成一致。一份Modern Healthcare进行的调查显示,44%的医院管理层认为外包业务会有小幅上升,25%的管理层认为会有小幅下降,而有5%认为外包会大幅下降,3%认为会大幅上升。


如果走专业化的道路,外包似乎又看到了进一步爆发的曙光。Quest Diagnostics是美国最大的医学检测集团,该公司认为现在在医学检测领域,外包市场已经成熟。该公司称,已经和美国六家医疗集团签订了外包合作协议。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