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到底孰之过 虚假医疗广告还能横行几时?

虚假医疗广告社会危害大,早已为舆论所诟病。前些年百度和莆田系互掐,一度让人看到虚假医疗广告消退的希望,但实际上,这两家企业都从对方身上获利,说彼此相亲相爱并不为过。

身患滑膜肉瘤的魏则西,在花费了二十多万医疗费后,病情却未见好转,最后于今年4月12日去世。这些天,魏则西在知乎上的一篇帖文在各个社交平台上刷屏,其中提到他曾通过百度搜索找到北京某医院。就此,这家医院以及负责推广它的百度公司,被一并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魏则西之死能否终结虚假医疗广告


百度此次受到的质疑,主要集中在通过竞价排名机制推广虚假医疗机构,以及涉嫌提供诈骗信息导致诈骗行为。早先血友病吧已经暴露了类似的问题。此次魏则西之死之所以备受瞩目,还因为涉事北京某医院相关科室的背景。北京某医院还未就此作出回应,此前莆田系的种种弊端备受舆论诟病,如果该科室的莆田系背景被证实,那么百度与莆田系可能就是导致魏则西之死的重要因素。


百度公司、莆田系以及北京某医院是潜在的责任方,院方若将该院肿瘤科外包,考虑到肿瘤科依然隶属于医院,该院无疑也要对此事承担一定的责任。至于推广该院肿瘤科的百度公司,魏则西的帖文中明确提到是通过百度搜索选择的北京某医院,百度无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目前需要厘清的是,上述责任仅仅是企业社会责任还是法律责任。有关百度的责任问题,法律人士分析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明知他人实施诈骗犯罪,为其提供信用卡、手机卡、通讯工具、通讯传输渠道、网络技术支持、费用结算等帮助的,以共同犯罪论处。”按照该《解释》的规定,百度搜索为诈骗行为提供相应的网络技术支持,导致其广告平台上的诈骗行为高发,可视为在刑法上已经构成诈骗罪的共犯。百度公司及其相关责任人在魏则西事件中到底该承担何种性质的责任,有赖于接下来细致的调查取证。


虚假医疗广告社会危害大,早已为舆论所诟病。前些年百度和莆田系互掐,一度让人看到虚假医疗广告消退的希望,但实际上,这两家企业都从对方身上获利,说彼此相亲相爱并不为过。百度并没有因为舆论压力而放弃推广虚假医疗广告,而莆田系亦未停止野蛮扩张的步伐,看来,对于虚假医疗广告这一问题,光强调企业社会责任已无意义。事实上,对这一问题有相应的法律支持,让人不解的是,监管机构在类似事件中一再失语,如今问题再次被渲染放大,魏则西之死能否终结虚假医疗广告乱象?


杀死魏则西的到底是什么


据报道,武警二院的涉案科室承包给了莆田系医院,但涉案科室作为武警二院的下属部门,不具有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资格,出现民事纠纷时,应由法人承担民事责任,武警二院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从事件来看,魏则西之所以会选择这个科室来治疗,也是因为武警二院是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医院并没有明示、患者自己也没有能力去区分这个医院的各个科室哪些是自营。


魏则西用百度搜索搜了病种,被指引到武警二院的相关科室。百度有没有责任? 《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是武警二院的相关科室侵权,百度只是提供了信息,并不直接侵权。但 《广告法》 第五十六条又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百度搜索的竞价排名中的“推广”链接可以视为广告,应适用此条规定,如果吸引魏则西的这条广告是“虚假广告”,那么百度应该承担连带责任。


然而,什么是虚假广告?医疗医药是非常专业的领域,普通人无法核查其真实性,何况本事件中涉及的生物免疫疗法还确有其事,只不过效果不佳。百度的职员根本没有能力进行

真实性审核。事实上,所有的广告经营者都没办法对大多数广告内容进行真实性审核。对于广告经营机构,唯一能做的就是审核经营执照等资质。


于是, 《广告法》 第四十六条规定,“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应当在发布前由有关部门对广告内容进行审查;未经审查,不得发布”。法律规定的很美好,现实中可行性不高,相关审查机构是否有能力和人力去审查,审查成本由谁承担?


一家负责任的广告平台、网商平台,应当拒绝那些显而易见的劣质商品供应商。然而将审核商品真实性与服务品质的责任全都归在平台上,并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既不可能也不现实,如一个电商平台,数万家代理商入驻,陈列上百万种商品,平台很难审核并保证100%不出问题。


以此来看,魏则西之死只是中国监管机构和侵权责任追究缺位的缩影。而最核心的问题是,涉案机构当初如何获得资质?监管机构又是如何进行行业监管的?


谁来终结魏则西式悲剧?


这次魏则西事件,带给社会一个最大的普及成果,就是知道百度的搜索结果不是自然呈现,其医疗信息结果受到竞价排名的影响,进而会误导就医的方向与目的地。


魏则西家已经表示,不会打官司,其用意是在创造平和接受儿子离世这个家庭小环境。实际上很不乐观地讲,假设提起诉讼,无论是告百度还是告医院,胜算都极为渺茫。大量的法律案例表明,有关百度的司法判例中它都占据优势,遑论医院的特殊地位。


分析涉及百度的法律案例,可以发现一个规律性的现象,涉及百度与投放广告方的合同纠纷的,法院认可竞价排名付费是广告付费,它被认定是“广告”; 但是当受害人起诉百度虚假信息时,法院又一致认定百度竞价排名是搜索引擎服务,不是广告。


关于魏则西事件,针对各种不义所做的道德谴责已经太多,漫山遍野都是,但是要提醒的是,这事上的道德问题绝对可以找到出路,转化为切实可行的纠正措施。在这种转机到来之前,媒体要告诉受众怎么去分辨真假,大众要把是非周知大众,这也是没办法中的自保。


我们要有心理准备,魏则西之死所显影的诸多败坏,不可能一蹴而就地解决,很有可能会拖到下一季。然而,因为此事而给予明示的那些缺陷,给予警告的那些,比如信息环境的品质、医疗体系的德性、不合时宜的权威崇拜心理等,都应该铭记在心,关键时刻它们可以救命。


企业作恶,司法机关应尽职制止


竞价排名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一家互联网企业该如何为用户提供搜索服务,法无明文。即使适用 《消费者保护法》 等法律中关于诚信交易的条款,作为个人的受害者,面对国内占据垄断地位的互联网企业,在诉讼上也处于绝对劣势,从取证到律师聘请再到公关,都不是对手。


即使诉讼取胜,现行法律对于作恶企业的惩罚是微不足道的。2008年,上海大众搬场物流公司起诉百度,因百度搜索其公司名称会出现大量欺诈性链接,引导用户至虚假网址。最终,大众搬场打赢了官司,却仅获得5万元赔偿,对百度无异于九牛一毛。如此惩罚,很难起到惩戒作用。


我们从未想象任何一家企业是天使,我们甚至不奢望企业不作恶。我们只期望,当企业明目张胆违法作恶时,司法机关能尽职制止; 当企业钻法律空子作恶时,能有正常的市场机制将其淘汰。人为的垄断,让恶的企业在一片声名狼藉中依然生长壮大,这比企业作恶本身更可怕。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