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事件揭露医疗乱象,“互联网+医疗”路在何方?

虽然我们有互联网,我们可以通过网络向魏则西们伸出援手,抨击百度与莆田系的作恶,但这不是拯救魏则西们的良方。要想更好地拯救魏则西们,正在蓬勃发展的互联网医疗,或许能够给我们打开一个肃清以往医疗体制乱象的缺口。

魏则西事件再次为百度与莆田系敲响了警钟,但警钟并不仅仅为百度与莆田系而鸣。


西安科技大学年仅21岁的大学生魏则西带着对现实社会和美好生活的无限眷恋离开了这个世界,但魏则西的离去并不是一个患者离世的孤立事件。在这个事件背后,隐藏着的是中国现行医疗体制下的种种乱象。虽然我们有互联网,我们可以通过网络向魏则西们伸出援手,抨击百度与莆田系的作恶,但这不是拯救魏则西们的良方。要想更好地拯救魏则西们,正在蓬勃发展的互联网医疗,或许能够给我们打开一个肃清以往医疗体制乱象的缺口。


魏则西事件揭露医疗乱象,“互联网+医疗”路在何方?


互联网已经重塑了很多行业生态,医疗行业会不会是下一个呢?蓬勃发展的互联网医疗正在给中国的医疗体制带来一股新风。互联网化的线下诊所、独立执业的自由医生、多种多样的智能医疗(健康)硬件与医疗保险,这些新的改变或许会给魏则西这样的年轻人带去新的希望。


丁香园、春雨医生:押注线下诊所


今年1月18日,由丁香园自建运营的杭州丁香诊所正式营业,目前已经全面开放预约问诊。丁香园的创始人李天天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丁香园希望通过线下诊所解决目前传统医院就医体验不好的问题。


丁香园诊所的信心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目前医疗资源配置的失衡。大型三甲医院人满为患、一号难求,而社区诊所与二甲医院则门可罗雀。李天天认为,除了少数危及生命的危重疾病以外,许多常见病、慢性病完全可以由社区诊所来完成诊治。为实现这一目标,丁香园诊所尽可能地为患者提供更加舒适、安全的就医环境。为了安抚儿童患者的情绪,杭州丁香园诊所内还设置了一个小型的儿童游乐区。除此之外,丁香园诊所还试图通过智能硬件来对患者的身体状况进行长期的跟进与管理。更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更加有效地管理患者的信息,实现对患者的线上随访与远程诊疗,丁香园还开发了一整套医疗管理系统软件——“丁香园管家”。目前,这套系统已经向社会开放,需要的医疗机构可以付费使用。这个系统或许将成为丁香园线下医疗布局的另一个突破口。


和丁香园诊所缓慢的发展建设速度不同,春雨医生诊所首批就开设了25家。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更是信心满满地宣布,要将这个数字在两年内发展到1000家。春雨医生诊所的飞速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春雨诊所采用的轻资产诊所模式。这一模式下,春雨医生自身并不雇佣全职医生团队,而是通过协议的方式整合医疗资源,采用三甲医院主任(或副主任)医生兼职+线下诊所的组合模式,规避了很多政策法规上的风险与麻烦。


此外,春雨医生还试图利用线上咨询来优化患者的就医体验。春雨医生先通过网络对用户的情况进行预判,然后再有针对性地将用户导入线下的医院或诊所的相关科室,简化用户就医流程,避免用户把时间花在无意义的检查与排队上。互联网医疗企业开设线下诊所,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虽然目前业内对这些新型诊所质疑不断,但最终的结果依然需要时间来检验。


张强医生集团:自由执业医生的未来


除了开设线下诊所,独立执业的自由医生也是一股值得关注的风潮。


大学附属医疗机构衰落,传统的等级制逐渐崩坏;医生人手不足,导致工作环境的恶化;医疗诉讼风险加大;凡此种种催生新的风潮──自由医生。不在医院任职,也不独立运营诊所,不属于任何特定医疗机构,流动行医。


如果你看过之前大火的日本医疗剧《Doctor X》,你一定会对这段开场白印象深刻。这部描绘自由执业医生勇敢对抗腐朽“白色巨塔”的日剧,一经播出,就受到了很大的关注,更一举斩获了当年的收视率冠军。剧中,米仓凉子饰演的帅气自由外科医生大门未知子医术高超,手术技术出神入化。面对“白色巨塔”神圣光环下隐藏着的黑暗内幕,大门未知子用一次又一次的高难度手术质疑医生的品格与医院存在的意义。


有趣的是,中国同样有大门未知子式的自由执业医生,张强医生集团的创办者Dr.Smile——张强医生,就是在2012年底选择离开体制,自由执业的。更加有趣的是,和张强医生离开体制的时间相近,《Doctor X》的首播也是在2012年。自由执业医生作为一种风潮,正在改变世界的医疗生态。


毫无疑问,张强的目标远比大门未知子远大,他从不隐讳自己要推动中国的医疗改革的想法。2014年7月1日,张强成立中国第一家医生集团——张强医生集团(Dr.Smile Medical Group),这是中国首家由自由执业医生创立的医生集团。


在创办张强医生集团之前的一年半时间里,张强一直在寻找、试验医生自由执业的最佳模式。张强认为,“如果一个医生自己都没有经历过自由执业,是无法帮助别人自由执业的。必须自己作为一个样板,看看可能有什么困难和瓶颈,当我找到解决方案的时候,才能帮助别的医生。这是医生创业的特点,要比较稳妥”。“不在医院任职,也不独立运营诊所,不属于任何特定医疗机构,流动行医”,但自由执业医生的工作必须通过与医院的合作才能进行。如何与医院合作,是困扰自由执业医生的最大难题。


最终,张强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张强选择的自由执业医生与医院合作的模式与《Doctor X》中描绘的如出一辙:医生集团通过与医院谈判、签约的方式,确定双方收入分成的比例;而医院方则负责提供手术室配套的护士、麻醉师和行政服务,并为医生们购买医疗责任险。


在医生集团内部,张强实行两种分配模式,参与创业的首席专家不领薪水,他们将拥有股份,按照门诊和手术的数量获得收入,青年首席专家领取薪水,以工作量作为绩效标准。医生集团以股份制公司的形式运作。


张强希望自己的医生集团能打造一个医生自由执业的样板。他说:“我们更愿意定义自己为风,一股清新的医改之风。”


糖大夫、小米手环:互联网医疗+商业保险的结果


不止是丁香园、张强医生集团这样直接杀入诊疗服务市场的企业,互联网医疗企业与商业保险的合作或许是医疗行业未来发展的另一个趋势。


在中国,互联网企业与保险公司的合作并不少见。类似小米、一加的“碎屏险”,各类充电宝的“爆炸险”,比比皆是。然而,这些保险并未突破原有的财险、人身险的范畴,保险范围非常有限。对于保险,互联网医疗企业有着自己的看法,丁香园的创始人李天天与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都认为保险将成为互联网医疗企业的主要盈利模式。


李天天认为,现阶段医疗保险难以吸引保险公司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一个既能保证医疗质量又能很好控费的方式。在目前的条件下,保险公司往往无法合理评估用户身体状况,更不要说掌握用户的身体状况的变化趋势了。这对于保险公司而言意味着有巨大的风险。而随着智能医疗硬件的出现,或许将给解决这一问题带来一些转机。


去年11月19日,腾讯糖大夫智能血糖仪正式推出2.0版。在这一次的更新中,腾讯宣布将携手知名社会化医疗平台丁香园以及众安保险,推出全新的智能医疗保障计划,开创了智能医疗硬件+商业保险深度合作的新模式。


在这一模式下,糖尿病患者使用“糖大夫”测量血糖后,相关数据将被记载并传至系统平台,而丁香园的专业人士会对数据进行监控和解读,并且提供远程咨询与介入服务。众安保险作为合作的另一方,提供的是健康激励计划,即患者按时监测,就能获得一定金额保险费,一旦患者未来因糖尿病需要手术等进一步治疗时,保险公司将给予补贴,最高可达2万元。


小米手环的合作方也是众安保险,但模式更加简单一些,用户可以通过小米手环的统计的运动量兑换保额。这里我们就不再赘述了。


毫无疑问,这些合作给了互联网医疗更多的想象力。在美国,移动医疗公司很大一部分收益来自健康保险公司;在中国,智能医疗硬件与商业保险的合作又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这值得我们期待。


总结:


4月28日,国家卫计委召开的医改专题新闻发布会,宣布我国将加快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国家卫计委计划今年在70%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试点地区的高血压、糖尿病患者的规范化诊疗和管理率达30%以上,同时至少在200个城市开展签约服务试点。


这对于互联网医疗企业而言,无疑是一大利好消息。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在解读分级诊疗政策时也曾强调,“要通过组建医疗联合体、对口支援、医师多点执业、鼓励开办个体诊所等方式,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要加强全科医生的培养”。这和上文中的大多数互联网医疗企业的创业思路是一致的。这意味着国家将加大对基层医疗设施的投入,扭转过去医疗资源分配失衡的局面,互联网医疗企业或许能得到一些政策上的倾斜与资源上的帮扶。


然而,这也带来了一些挑战。如果互联网医疗企业不能在改革中崭露头角,在诊疗与服务水平上实现超越,而只是继续自满于通过医疗服务攫取暴利,这样的企业必然会被患者抛弃,且会沦为国家整治的对象。


互联网的意义不在于颠覆,而在于建设。如何将自己的服务与国家的改革相嵌合,满足患者对优质医疗服务的需求,是值得所有互联网医疗企业思考的事情。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