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版”公立医院特许经营方案能否修成正果?

无论如何,“北京版”特许经营的改革方案,毕竟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属性,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所以存在问题在所难免。

近日,“北京版”公立医院特许经营方案出台了。阅后,两个问题直冲我的脑际:第一,北京卫计委推出这个方案的指导思想是什么、想达到什么目的?其次,这个方案推出后,预估的结果大概会是什么?


“北京版”公立医院特许经营方案能否修成正果?


先来尝试分析与回答第一个问题。北京推出该方案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公立医院的品牌延伸,而是为了扶持民营医院的发展。如此,这个事情的相关三方就浮出了水面:主管部门是政策制定方(画圈的);公立医院是方案主体方(干活的),民营医院是方案的承接方(出钱的)。其中,承上启下的实施主体是公立医院,是方案能否实施并转化为结果的关键方。


那么,我们就有必要问一句:公立医院的利益在哪里?“特许经营的收入全部上缴财政”,我对这种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的决策表示“呵呵”。如果此方案的决策制定者是医院的现任院长,我想问一下: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这个事情你会愿意去做吗?


其次,民营医院尽管只是出资方,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获得这种特许权?医院从特许经营中会获得多大的利益,他们是必须去考量、去比较的,可我们现在看不出什么端倪。因为从方案的字面中可以看到,民营医院大概要支付品牌特许经营费、特许经营管理费及专业技术人员的工作费。这三项费用,只有最后一项是量化的,而前两项大的费用都是模糊的,恐怕要一事一议。


分析到此,我不能说这个方案不好,至少它公开地、名正言顺地打开了扶持民营医院发展的一条新的通路,这是应当给予大力赞扬的。但是,方案的诸多细节,具有典型的策划于办公室的、计划经济的迂腐色彩,致使方案的前景懵懵懂懂、模模糊糊。


市场的需求和竞争由三个特点决定:1.市场有需求和购买欲望;2.市场有对应的产品与服务;3.有购买力。 根据这三个特点,我对北京医疗特许经营方案能否修成正果的判断是:公立医院参与的热情不是不高,而是基本没有,除非主管部门强按牛头。至于民营医院会不会买这个帐,因为没有量化的缴费标准,那到底民营医院是自我经营好还是特许经营好,至少现在算不出来并比较不出来,只能谈着看。


但一个可以看到的问题是特许经营的年限:“已有医院原则上10年,新建医院可放宽到15年”。我的担心是:这个时间的长度够吗?因为长期以来,政府主管部门总是谆谆教导我们:做医疗不能急于收回投资,总得十年八年以后才会看到效益。按照这种说法,特许经营十年等于医院运营刚刚持平,特许经营的合作就结束了。说到这儿,我认为主管部门是很典型的操心不见老的家长式工作作风,什么都替医院安排好了、包办了,实质上想法和做法自相矛盾之处甚多。在产权性质不变、品牌归属不变、民营医院按时缴纳特许经营费用的情况下,特许经营10年和特许经营20年、30年乃至100年有什么区别?所以再说一遍:这是用计划经济的思维做市场经济时代的事情,想做事还怕出错,感觉做的很局促、没放开。


我长期与民营医院打交道,对他们的需求及在这个方面的思考还是比较多的。扶持民营医院的发展,简单说就是两点:1.把国民待遇真正落地;2.帮扶、规范、监管。至于所谓的特许经营,是在民营医院的上述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将迫不得已交的另一笔钱。也就是说,我们的政府与主管部门,在孜孜不倦地致力于公立医院高度垄断的情形下,现在又来向民营医院转移特许经营权、收取特许经营费,等于把应该用市场驱动和解决的问题人为的分成了两步走,徒然增加企业成本和社会成本,而这些最后都将转化为患者的成本。从这个意义上说,北京版的医疗特许经营方案,可能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是在绕着石头过河。


但无论如何,北京医疗特许经营的改革方案,毕竟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属性,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所以存在问题在所难免。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方案的可行性、可操作性等都会进一步增强并获得更深度的欢迎。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