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收购医院盛宴下存隐忧

最近药企收购医院的新闻很火热,在很多人看来,收购医院就意味着日进斗金。事实是否如此呢?京华时报记者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和剖析了药企收购医院的风险性,告诉我们投资有风险,收购需谨慎。一起阅读文章。

政策风向永远是行业发展方向的“指挥棒”,医药行业也不例外。今年10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到2020年我国健康服务业总规模将达到8万亿元以上,该领域对社会资本实行“非禁即入”原则。该政策一出,群雄并起,行业规模9年翻两倍的增长速度引得国内制药大佬频频涉足包括医院在内的健康服务业终端。然而,药企布局医院业务早已有之,成功案例却乏善可陈。8万亿盛宴的背后,药企收购医院大戏实则隐忧重重。


1跑马圈地


药企纷纷收购医院


11月5日,康美药业公告称,公司与吉林省梅河口市政府签订《医疗产业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计划整体收购梅河口市妇幼保健院、友谊医院和中医院。根据公司披露的合作意向,康美药业将收购这三家医院的全部资产和负债,并保证三家医院的公立非营利性质不变,同时同意接受三家医院的原有在职职工,后续投入将不少于5亿元。


就在今年8月,梅河口市委领导、市妇幼保健院院长等一行人到康美药业考察时,康美投资成立的首家医院——广东普宁康美医院刚刚开始试运行。据测算,普宁康美医院建成后预计年收入可达3亿元,利润可达1.23亿元。


实际上,康美已是药企涉足医院的“后来者”。虽然并购医院之难在业内早有共识,但是从今年10月开始,国内药企还是频频出手,扎堆“围猎”医院——10月10日,被誉为“职业医药PE(私募股权投资)”的复星医药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上海医诚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拟出资不超过6.93亿元受让佛山市禅城区中心医院共计60%股权,此番收购让复星医药旗下再添一家三级甲等民营医院。在此之前,复星医药已出手布局具有一定体量的综合性医院和专科医院,先后收购了安徽济民肿瘤医院、岳阳广济医院、宿迁钟吾医院和高端医疗服务连锁机构和睦家医院。


10月16日,贵州百灵宣布将收购贵阳市天源医院100%股权,并以超募资金2500万元对其增资。


10月28日,独一味公告称,拟收购四川邛崃福利医院100%股权……


据不完全统计,A股市场已至少有17家上市公司涉足医院投资,分别是马应龙、康美药业、三精制药、益佰制药、贵州百灵、复星医药、福瑞股份、双鹭药业、华润三九、诚志股份、金陵药业、开元投资、独一味、广药集团、武汉健民、新华医疗和天士力。


2并购探因


控制药品购销渠道


由于康美收购的梅河口市三家医院均为公立非营利性医院,且康美承诺保证医院性质不变,这意味着它将无法通过医院经营获取收益。那么,康美又为何要收购呢?


“公司将通过药品销售获得利润。”康美药业证券事务代表马少生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康美主要基于三方面考虑:一是其长期合作方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将在梅河口当地展开合作;二是非营利性医院可获得政府补贴,而公司将通过药品销售获得利润;三是希望借此打通产业上下游,延伸公司产业链。


医药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药企对非营利性医院实现投资收益的方式主要是控制药品购销渠道以及开辟高端医疗服务。医院在药品采购中有较大的价格谈判能力,各类药品通过招标进入采购序列名单后,还须打通医院环节才能将药卖到患者手中。药企收购医院后,可将以往私底下的回扣转变为明折明扣,既实现了药费降低,又可保障医院收益。


“药企进入医疗市场,可以减少药品进入医院的阻碍,缩短药品回款时间,并可直接获取新药临床数据。”北大纵横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表示。


开辟利润增长点


开辟新的利润增长点,是一些医药巨头投资于医院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医院极强的盈利能力一直让药企“动心”,与药品生产环节相对较低的毛利率、净利率相比,医疗服务领域的利润水平相当可观。以独一味的几次收购为例,其收购对象德阳医院2012年实现营业收入596.7万元,净利润303.7万元;蓬溪医院2012年实现营业收入4588.3万元,结余1502.6万元。正是受益于收购标的——成都平安医院85%收益权的贡献,独一味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大涨157.2%。


“发展民营医院是药企未来寻求新增长的一个重大突破。”中投顾问产业研究部经理郭凡礼表示,首先,我国医疗市场需求加速膨胀,未来公立医院无法满足,存在较大的市场空间;其次,民营医院的毛利率接近30%,在行业中处于较高的水平,而且相对稳定。因此,才会吸引众多药企纷纷投资民营医院。


醉翁之意在囤地


在以往上市公司控股医院的案例中,也不乏将老医院推倒开发房地产、择地重建医院的案例。“我接触到的投资民营医院的老板基本上都有一个共识:囤下这些地才是正经事。”郭凡礼曾在财经网站“雪球”上公开表示。


以康美的收购案为例,梅河口妇幼保健院老医院占地7246平方米,新建综合楼总占地3.1万平方米;梅河口友谊医院占地2.4万平方米;梅河口中医院占地1500平方米。这意味着康美在接手这三家医院的同时,也囤下了超过6万平方米的地。


“建立民营医院在拿地方面能享受到政策优惠,所以即使民营医院投资失败,也能凭借土地降低风险成本。”郭凡礼说。


>>失败案例


3样本分析


地方公立医院反对


长期以来,社会资本收购公立医院促使其发生变革曾被很多人寄予厚望。而作为产业链上游的制药企业,更是希望搭上公立医院超强盈利能力和超多政策倾斜的“顺风车”,实现资源整合。然而,有意者虽多,成功者寥寥。


早在2010年8月,方正集团和河南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由双方合作建设河南省医疗中心。该中心选址郑州最富经济活力的郑东新区,项目预计总投资超30亿元。然而直到2011年,医疗中心音信全无,反倒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东院区在2010年12月26日奠基动工。有消息指出,郑大一院已取代方正,成为河南省医疗中心的建设和管理者。


知情人士透露,当时的河南省政府主要领导人曾力推此项目。不过,“地方政府仅提供税收和土地优惠政策支持,根据河南到2015年力争实现非公立医院占全省医疗服务量15%的规划,民营医院落地的政策支持力度并不大。”此外,因为和当地龙头公立医院存在竞争关系,利益错综复杂,公立医院极力反对,使方正不得不提前出局。


和医生团队谈不拢


一位接近方正的内部人士表示,药企收购公立医院是否能成功甚至要取决于和医生团队是否“谈得拢”,医生是否愿意接受改制。


这种观点在华润医疗的收购案中亦得到了印证。自2012年起,华润医疗先后与天津市卫生局、昆明儿童医院、广东高州市人民医院、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武钢总医院、太原市妇幼保健院等医院表达了合作意向。但是到目前为止,华润医疗仅将昆明儿童医院收入囊中,持有66%的股权。


今年10月,据报道,此前最被看好的高州人民医院已经与华润“彻底谈崩”,即便是华润医疗承诺保持非营利性医院性质不变,仍遭到医院内部多方反对。


在收购高州医院的谈判过程中,最大的阻力来自于中高层干部与医生的反对。由于高州医院在经营上的成功,该院医生的待遇在整个广东省的医疗界都具有相当的吸引力,在高州本地,医院医生的待遇与社会地位甚至高于当地公务员。很多医生看中公立医院的事业编制和职称,他们担心改制后会失去这些。


>>成功案例


马应龙:从药到医的延伸


相较于收购公立医院,从民营医院入手的药企日子要好过不少。而其中的佼佼者,要数马应龙和爱尔眼科。


自2008年起,马应龙先后收购和新建位于北京、南京、沈阳的6家肛肠医院。马应龙2012年财报显示,医院诊疗已经发展为公司第三大业务,其毛利率为36.21%,远高于第二大业务医药流通10.38%的毛利率水平。此外,2012年医院诊疗业务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69.81%,是所有业务中增长最快的。长江证券研报显示,马应龙控制的6家肛肠连锁医院已进入加速扩张期,武汉、北京、西安三地的医院均已实现盈利,丝毫不亚于部分公立三甲医院。


治痔类产品本身就是马应龙的核心业务,其拳头产品痔疮软膏是国家基药目录中唯一的肛肠类药品。就在2012年度股东大会上,公司董事长陈平表示,公司将加强该产品在医院的渠道开发,而肛肠医院仍会继续布局。


“肛肠医院的开办使公司实现从药到医的有效延伸,是顺理成章的事,患者容易接受。”北京贝斯证券分析师李智刚表示。


爱尔眼科:专科为王


与马应龙一样,爱尔眼科也是根据自身的产品优势,选准了专业医院的路。截至2012年,爱尔眼科通过并购和自建医院的方式将全国44家眼科医院纳入旗下。2012年,爱尔眼科营业总收入共计16.4亿元,毛利率更是高达45%,盈利能力直逼拥有重磅品种的片仔癀、云南白药。其中,医疗服务和视光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6.6%、50.6%,远高于药品销售的27.2%。


“我国现在儿童患眼病的基数很大,而且医疗服务行业内素有‘金眼银牙’的说法,患者基数大,消费能力强,并且外部竞争压力小,这也是爱尔眼科选择眼科专科医院的原因。”李智刚说,“此外,验光配镜、视力矫正的各种耗材都是爱尔眼科自己在做,这样借助医院也能打通购销渠道,降低成本。因此和马应龙一样,爱尔眼科做医院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4路在何方


并购公立医院难成


业内专家几乎都有共识,尽管国家政策有所放开,但药企收购公立医院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期内几乎无成功的可能性。


“像康美收购梅河口三家公立医院的案例毕竟是极为少见的,而且梅河口市很小,县级以上城市的大型公立医院都不太可能收购成功。”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人士指出,“问题的关键不在卫生部门,而在体制内的医生。大部分公立医院和医生欢迎合作的方式,药企出资、医院出医生建立分院,要是听说企业要收购自己的医院,立刻会遭到反对。”


其实,在目前的公立医院并购案中,企业都会承诺保持医院性质不变,并且不介入医院管理。然而严格来说,这样的模式只能算作投资,并不能算并购。知情人士透露,像云南城投集团收购昆明第一人民医院66%的股权后,只负责出钱买设备,至于买什么设备、买哪个厂家的都是医院说了算,企业参与管理的程度很低。


“现在公立医院的院长由卫生部门任命,和投资企业没有任何关系。同时,公立医院并不缺钱,药品进入医院基本要支付给医院20%到30%的回扣,且医院拥有大量的现金流,可以轻易从银行拿到贷款。”某药企知情人士表示,“很多药企收购医院是为了打通药品的购销渠道。”


“如果公立医院的法人治理结构、出资人性质、以药养医的盈利模式、医生多点执业以及医生编制等顶层设计不改革,医疗市场还会处于迷茫期。”中投顾问产业研究部经理史立臣说。


民营专科医院是入口


事实上,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被收购后成为药企优质资产的实在太少,大部分收购完成后盈利状况不容乐观。


以金陵药业为例,该公司自2003年率先进入医院领域,医疗服务业务已经成为金陵药业第二大业务,但其毛利率近三年来呈递减态势,今年上半年则降至17.26%,低于医药行业整体毛利率。“民营医院负担尤其重,由于定位为营利性,税款占到营业额的30%,税收压力太大。”郭凡礼说。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尽管药企和其他民间资本收购医院面临诸多困难,但未来3-5年整合大潮依然势不可挡,未来药企的收购大戏或将以民营专科医院为切入口。


在北大纵横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看来,由于医疗市场政策层面尚未放开,进入公立医院存在政策性阻碍,目前民营医院经营成功的基本是专科医院。“综合医院在诸如挂号费、住院床位费用、服务费等收费项目方面都与医院的级别挂钩,而现在民营医院要想提级别很困难,能评上三甲的很少。但专科医院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因此利润比综合医院高。”李智刚表示,在同等业务量的情况下,综合医院固定资产投资更大,回报年限长,相对来说,专科医院更好切入。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