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医院或成互联网医疗里程碑

互联网模式是大势所趋,医院不主动加入互联网迟早要被市场淘汰。

互联网模式是大势所趋,医院不主动加入互联网迟早要被市场淘汰。


云医院或成互联网医疗里程碑


有人问我互联网医院与云医院有什么区别?我想,宏观上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从目前互联网医院的发展现状来看,可以这样理解:互联网医院如同集团军的组织建制——师、团、营、排、班,如果做到互联互通,当然最好。但是事实上,目前即使是医联体,很多也只能做到集团军内的情报互通,没有资源共享,依然处于原有的“编制”状态,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依然是医疗市场的势力划分或资源瓜分。


由于新技术的应用,复杂的技术变为简单,昂贵的会变为更合理,人际关系与价值观也会随之改变。我认为,目前的“云医院”只是一种尝试、起步,或者是前所未有地运用互联网思维试图将医院之间的壁垒打通,使医生更容易接近患者,医生和患者更容易获得信息为“医疗”服务。因此,我希望云医院将成为“互联网+医疗”的里程碑,开创了互联网时代医疗服务的新纪元。


现在,民间建立云医院平台,无疑也是对政府在利用互联网问题上踟蹰不前的一个极大推动。就广东省目前情况而言,省级医疗卫生服务平台至今没有建立,而互联网技术与概念都在一年一年地进步。现在虽然启用了,但如何建未知数还很大。因此在政府这个项目还没有启动之前,云医院先动起来了,无疑在倒逼政府加快推进医疗卫生工作的进度。


互联网思维是开放性的,云医院概念其中一个优势就是降低医院网络化成本。互联网模式是大势所趋,医院不主动加入互联网迟早要被市场淘汰。是用自己的团队去建设,还是利用第三方建设,这都是可以选择的。如果医院自己建,投入多少人力去做互联网管理?这无疑将增加更多的成本。比如广东省二院,安排了十几名医生,上万个接诊点,但其服务还是很初级的。比如中日友好医院就抢先尝试性地跟商业公司、互联网公司进行了一种有机的结合,通过平台的互用、资源的共享,提供有效的服务给患者,医院也因此有了广阔的远景,可以通过互联网选择自己的客户群,做重度垂直开发。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温州医附一院,与医保无缝连接。提出一个基于医院管理的理念:我们不是在旧流程上的信息化,而是信息化使旧流程再造。


以上列举的三所医院虽然都不是真正互联网(云医院)概念,但是旧流程的信息化最终也会改变现在信息封锁的格局。


我倡导互联网最大希望达到的是通过它市场配置的功用使医疗资源均衡化,同时使医生的实用价值最大化。互联网是使医生更加容易寻找合适的医院和合适的病人的最佳工具。医院又可以通过建筑合适的平台吸引合适的医生和医生团队,医院的经营成本、医生机会成本、患者的时间成本都控制在最适点,优质资源和医生的价值的最大化。所以我说,医疗服务的供给侧改革,会打破公立医院相互垄断壁垒,尤其让医生自由地在公立医院之间、在市场上流动。


医生在哪里做,应体现自身价值,而不是目前的价格表。一级医院医生多少钱,二级医院医生多少钱,三级医院医生多少钱——人为地将医生分门别类了,甚至将医生个人价值也等级化了——同一个医生在同一种属性医院不同的等级“标价”就不一样?医疗又何来下沉呢?分级诊疗不是将医生分级!


如果医生给松绑了,他就可以带着技术在所有的医疗机构“悬壶济世”,加入技术准入的堡垒也给破了,医生到云1、云2、云3、云N工作,价值不变,价格不变,技检部门的诊断医生、技术员给出的诊断不因所在单位不同、等级不同不予以认可。所以说仅这一项结果互认了,绝对是中国医改的一个里程碑。


在云医院平台内,实现医院与医院之间信息的互联互通没有政策的瓶颈,只有院长的“态度”。在政府决策部门方面就是放不放和放多宽的问题。数据安全虽然很重要,但是信息技术总有“保驾护航”的本领,也有资源如何利用的能力。广东省医疗安全协会就是一个独立于医院、医生、医保、医药、器械的第三方,完全协助政府部门加强标准建设和安全监管。


我相信,云医院更多的是给大家一个启示:互联网到底能为我们做些什么?到底给分级诊疗有多大能量?“互联网+医疗”不乞求做太多,只求一个“没有”边界的资源共享,一个没有围墙云医院。不是我们不能为,而是我们为不为!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