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遍地开花,如何去动公立医院的奶酪?

当“互联网+”席卷中国时,被它诱惑的将是中国的各行各业,包括“望闻问切”为主的传统医疗,也在逐步被卷入这场互联网大潮中。传统的医疗模式如何嫁接到互联网,能否撬动当前的传统医疗模式,将是互联网医院能够活下去的理由。

当“互联网+”席卷中国时,被它诱惑的将是中国的各行各业,包括“望闻问切”为主的传统医疗,也在逐步被卷入这场互联网大潮中。传统的医疗模式如何嫁接到互联网,能否撬动当前的传统医疗模式,将是互联网医院能够活下去的理由。


随着乌镇互联网医院、广东省二院互联网医院、贵阳互联网医院等众多互联网医院开始挺进这个传统的医疗行业之后,4月6日,银川市政府与好大夫在线正式签约,合作共建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而这样的互联网医院也将继续扩大。


“我倡导互联网最大希望达到的是通过它市场配置的功用使医疗资源均衡化,同时使医生的实用价值最大化。互联网是使医生更加容易寻找合适的医院和合适的病人的最佳工具。医院又可以通过建筑合适的平台吸引合适的医生和医生团队,医院的经营成本、医生机会成本、患者的时间成本都控制在最适点,优质资源和医生的价值的最大化。所以,医疗服务的供给侧改革,会打破公立医院相互垄断壁垒,尤其让医生自由地在公立医院之间、在市场上流动。”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巡视员廖新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破解医疗瓶颈问题


能够把高端医疗资源引入自己的家门口,这不仅仅是地方政府鼓掌欢迎的事情,更是当地老百姓的最大期望,他们不用再为了看病奔跑于北上广,打着地铺排队挂号,不用花4500元去换一个专家号。


“作为银川市顶层设计者,在我的目标中第二个便是便民利民惠民,能够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同时可以推动传统产业改造,衍生新的产业。对于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西部地区,跟好大夫合作,使得老百姓在一些大病和疑难杂症上,可以引入东部的优质资源与西部共享,这就解决了民生问题,同时又是新的业态,我们从政府角度是大力支持的。”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看病难的问题在西部可能显得更为突出,这也是郭柏春要解决的重要民生问题,他看重的不仅仅是具有10年互联网经营的经验的好大夫这个网站,更是它背后10万名的医生专家资源。


“其实西部需要优质的医疗资源、高端的医疗资源,如果他们需要北京、上海等全国性的专家来提供意见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能够对接到。目前我们有10万个专家,如果说需要专家看病的时候,通过网上可以就诊,如果需要专家来到当地的时候,我们很快能够出诊。同时长期疾病慢性疾病管理方面,更是我们所擅长的,通过网络联络到慢性病患者,把他纳入到一个规范的慢病管理流程里面去,慢性患者需要不断的复诊也不需要不断回医院,因为长期慢病患者的疾病相对来说是稳定的,不需要每一次都跑到医院来,很多时候在网上就把这个事给做了。”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表示。


对于好大夫在线来说,做互联网医院是一种现有模式的拓展。在过去的十年中,好大夫在线一直都在做线上的非诊疗业务,比如咨询、提供信息、提供一些便捷的管理方式,其实都是在咨询和健康管理领域。


“在线上是否能够做诊疗,是否能够开具处方,是否能够进入到医疗核心环节,这是现在整个行业都在做尝试的地方。我们说互联网医院实际上是我们原来的那些想做的事情,让它深化,我们开始尝试做一些试点,触及到一些医疗问题。”王航表示。


王航表示,目前好大夫在线拥有全国38万医生,其中有10万个医生都是主治医师以上的医疗专家,他们实名注册在好大夫在线平台上,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在这个平台直接为患者提供疾病的科普、医疗咨询、会诊、转诊、疾病管理等相关服务,每个月通过好大夫在线平台有6千万患者在这个平台上得到了医生提供的医疗信息和医生提供的医疗帮助。


但是如何把10万的资源输送到西部去,将是挑战王航的一件大事。


线上诊疗


打破现有利益格局


互联网医院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资源的撬动,还有国家政策的支持。


廖新波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医疗要解决四个问题:观念、法规、技术和服务。观念,是决策层、执行层对互联网的认识程度问题,或是正能量或是阻力;法规,是保证互联网应用从无序到有序发展的基石,既是安全问题,也是质量问题;技术,基本想到的都可以做到,不是主要问题;服务,就是运营商与医院的竞争与合作问题。


“互联网+医疗”内容极其广泛,意义非常深远。它将打破的不仅仅是表面的“看病难”瓶颈,更是对传统观念的一次猛烈颠覆,是对传统就医模式的冲击,是对原有医疗(势力)格局的改变。今天,我们要打破的是影响‘互联网+医疗’的利益格局,创造一个更加开放的医疗平台与健康管理服务平台。”廖新波表示。


但是当前医生与医疗机构的紧密捆绑,如何能够把资源解放出来,如何去呼吁很久的多点执业落地,将直接影响到互联网医院的落地。


“现在每天的工作都累得喘不过来气来,谁还有精力再去搞多点执业,或者去网上进行提供医疗服务?至少很多的医生是不会这样选择的。”一位三甲医院的副主任医生表示。


在他看来,每周能有一天的休息日就是一种奢望,难得一天的家庭聚会,他还不会放弃,因为工作日有时连见到家人的面都很难。


这或许是多点执业在政策出来之后很难落地的一个原因。虽然多点执业、互联网医院都具有倒逼医疗改革的功力,但是不解放人才,它的功力会减弱。


除此之外,廖新波认为,当前很多医院的信息还是一个孤岛,没有达到互联,很难对于一种疾病的发病进行统计,没有这些基础数据,是无法进行研究。而标准的问题,也存在很大问题,目前各个医院的端口、病例首页、病情记录、出院小结、检查报告等都输入到网上,很容易看到误诊,但是因为容易发现误诊,很多医院不愿意上传这些资料。此外对于互联网医院的准入资质,目前国家也没有出台政策。


“事实上,对于互联网医院,我们国家没有相关的政策出台,很多东西细追究的话,都存在违法。”一位医改专家表示。


但是对于入驻银川的好大夫在线,似乎面临的困难少一些。银川卫计委主任田永华表示,在跟好大夫合作的过程中,要探索出来一系列新的标准,包括准入标准。同时要探索新的监管标准,这个标准与地域性的医疗机构监管有着不同。


“互联网医院要落地到银川,必须首先要和我们直属公立医院进行有效合作,这是一个稳步推开的过程。这是一个新业态,一方面存在行业内职工的接受程度,另一方面存在老百姓的接受程度,会逐步向所有医疗机构开放。互联网医院落地以后,它是一个外地大专家跟着病人走的模式,它和公立医院合作以后,我们有病人放到比方说通过在线的问诊、在线的看病,看不了的解决不了的问题,大专家就过来在当地医院来解决他的问题,初步设想是这样的,以后会按照这个方向去推开。”田永华表示。


高端医疗资源通过互联网医院利用业务时间提供医疗服务,所得收入也是理所应当,就如王航认为的:一句话,靠服务、靠优质的服务去收费,我们鼓励医生们用自己的优质服务赚到钱,赚到阳光的体面的桌子上的钱,不仅是北京上海大专家,当地的医生当他们用自己的多点执业用业余时间产生额外奉献的时候,我们应该为他们建立起来收入模式。医生本来就应该靠自己的优质服务去赚取可观的收入,这是我们商业模式的一个基础,我们也非常乐意于成为医生的经纪人。


但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当地患者的医疗费用可能会增加,当然与他们奔波北上广就医而言更方便,可是如何使得互联网医院与医保的衔接将有利于它的落地。对此,郭柏春表示也正在努力制定相关的政策。


“互联网+医疗”已经来到,如何使得整个行业的发展从出生就进入规范,仍期待更多的政策出台进行支持。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