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新秀今朝几何:互联网医院的小船哪能说翻就翻?

从去年至今,各种带有互联网医院或云医院招牌的互联网+医疗模式如雨后春笋般迸发出来,虽然我们不是预言家,但是在互联网大潮的裹挟下,仍可预见未来还有更多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智慧医院等形式的互联网+医疗模式问世。

4月6日,微医集团与甘肃省宣布合作成立甘肃互联网医院。而在前不久,3月25日这天,同时有两家云医院诞生——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云医院和广东云医院宣布正式上线。从去年至今,各种带有互联网医院或云医院招牌的互联网+医疗模式如雨后春笋般迸发出来,虽然我们不是预言家,但是在互联网大潮的裹挟下,仍可预见未来还有更多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智慧医院等形式的互联网+医疗模式问世。


昔日新秀今朝几何:互联网医院的小船哪能说翻就翻?


对于这一前无古人,后有来者的新事物,虽然大家持有不同观点,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很受人关注。


那些还没有启动互联网+医疗模式的医院正在积极准备跃跃欲试,而那些已经成立的互联网+医疗模式的医院,他们的云医院、互联网医院现在的运营情况如何?有句大家熟悉的广告词,“不看广告看疗效”,我们找了两家有典型代表的互联网医院,来看看他们现在的发展情况。


我们要说的这两家典型代表,一个是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云医院,另一个是杭州邵逸夫医院的智慧医院。


我之蜜糖彼之砒霜


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位于淮海中路,在这个地段不但有繁华的商业区,而且云集着丰富的优质医疗资源,除了有名的瑞金医院、复旦大学医学院、上海中医药大学医学院、上海儿科医院等众多的公立大三甲医院,还有远大心胸医院、仁爱医院等知名民营医院。可以说,徐汇中心医院处在一个众多优质医疗资源的包围圈中。在患者看病要去大医院找专家的心理驱使下,徐汇区中心医院面临着和大三甲医院或民营专科医院竞争的局面。


正如徐汇区中心医院副院长葛春林所言,“我们被大医院包围着,我们面临着患者资源越来越少,这也是我们开展云医院的初衷。”


如果说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启动云医院业务的驱动力来自为了增加患者和吸引患者,那么,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启动智慧医院的原因则是因为就诊的患者太多、医院的流程太复杂。


据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表示,大家常说的“看病难、看病贵”,虽然这些都是国家的问题,但是很多也跟医院的管理有关系。病人早晨5点钟排队挂号,8点钟才能挂到号,10点才能看到医生这在大医院是很普遍的问题,但是对患者来说这是极其痛苦的就医体验。所以邵逸夫医院率先引进支付宝实现患者在网上预约和支付。“我出发点就是解决我碰到的一些问题,医生的时间很宝贵,老百姓的就医体验好了,我们医院的运行成本就下降了。”


一个二级医院的“云医院”实验


这个案例是健康点之前报道过的徐汇区中心医院,这是一家二级医院。这家云医院正式成立于2015年12月,其前身是一个糖尿病慢病管理课题,起始资金是吴阶平基金加上政府补贴的1000万元人民币。据徐汇区中心医院副院长葛春林介绍,徐汇中心医院开办云医院的基本思路是依靠徐汇中心医院原有医疗资源,线上线下结合起来,建立云医院加实体医院。


因此,这也决定了徐汇区中心医院的优势与劣势。葛春林说,“和一些漂在云端,比较轻的云医院比起来,徐汇区中心医院具有运营成本比较低、效率比较高、涵盖面比较大的优势。”“但也存在一个弱势,即徐汇中心医院云医院只能进行一些比较轻的全科问诊或者是慢性病管理,患者主要以慢病患者为主。”


为了吸引患者,徐汇中心医院采取了优化政策,目前在云医院看病的患者不收挂号费,凡是通过云医院App预约线下就诊的给予部分的优惠,比如:挂号费可以优惠20%。诊疗费用可以优惠10%。


葛春林举例说,“我们给上海市总工会的一些弱势群体做体检,这属于公益性的项目。同时上海市总工会有一个便民网络,我们把徐汇中心医院云医院的App端口接入在这个便民网站上,我们承诺凡是上海市工会会员通过App到我们医院预约挂号,做诊疗就可以享受某些优惠。上海市总工会的会员有三百万,这样我们可以间接的吸引一批患者。”


当然,尝试了这么多,大家最关心的还有盈利情况。徐汇区中心医院云医院的现在盈利有两部分:直接盈利是提供的线上医疗服务费与给一些机构提供的医疗服务费盈利;间接盈利就是通过云医院吸引大批的患者到徐汇中心医院就医,其中包括体检的患者。


目前,徐汇中心医院云医院院外的布点有三百多家,包括医疗诊所、药店、社区卫生中心、养老机构等,在这些布点中,有些是收费的,有点则实行免费。收费的是和徐汇中心医院云医院合作的单位或集体,如:工会、养老医院、干休所,包括老干部活动中心等。免费的则是针对个人患者布点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药店等。葛春林表示,“我们现在已经有50、60家合作的养老院,一家养老院一年的服务费大约9万元人民币,这块的直接收入就是几百万元。”另外还有一些间接的收入。比如,有一些疾病不能在线上诊断的,由云医院预约到线下做进一步的诊疗和治疗。


作为新的服务业态,徐汇区中心医院云医院在管理方式与绩效考核方面又做了哪些调整呢?葛春林表示,云医院的医生主要从徐汇中心医院全科、老年科、儿科抽调,场地、人员的社保等也是由徐汇中心医院提供,“在总体上来说我们还是体制内的,绩效考核还是多劳多得、优绩多酬。”


一个三甲医院的智慧医院梦


另一个案例是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这是一家位于杭州的三级甲等医院。因为患者太多,为了优化服务流程,提高医生的工作效率和患者的就医体验,邵逸夫医院作为国内最早探索并实践“互联网+医疗”的医院之一,早在2014年就引进支付宝,对医疗服务流程实施了智慧化改造,建设了国内首个全流程移动化智慧医疗服务系统,实现了手机端分时段就诊预约、实时智能候诊、医药费移动支付等多项功能。


2015年4月,邵逸夫医院在国家推动分级诊疗政策下,上线了“邵医健康云平台”,这是全国首个以分级诊疗为核心、以实体医院为主体的健康云平台,医院也由此成为国内首家全面实现医疗云服务的实体医院。


在这个云平台上,基本功能有预约、付费、远程咨询和远程问诊。而平台的核心功能是就诊病人的复查,慢性疾病的协同检查检验,还有远程的查访,以及医生对看过的病人进行最后的随访和基层医务人员进行远程教育。据蔡秀军介绍,从2015年5月到现在,在这个云平台上,省内注册医生达到4400多人,省内10个地市以及69个区市县的148家医疗机构在使用这个云平台。而邵逸夫医院通过这个平台进行的省内转诊、会诊等核心业务单数超过1万单。


由于邵逸夫医院发现只有13.4%的患者使用支付宝进行预约和,如果想让100%的患者都可以使用便捷的网上预约支付,就要实现医保网上支付。2016年3月3日,邵逸夫医院推出医疗移动支付2.0医快付系统,通过指纹认证实现医保和资费患者在线支付。


“邵逸夫医院建成的‘掌上邵医’平台,在过去两年间,使用率已达50%以上,解决了约15%的患者排队问题。”蔡秀军在医快付上线时曾对媒体表示,“而此次试点的邵逸夫医院全国首个医疗移动支付2.0平台,则更进一步解决医院核心患者群体医保患者的结算问题,实现了全流程移动化覆盖到100%的用户,一键支付融合医保与自费支付,以生物识别技术应用保障支付安全,并且能与邵医掌上医疗多平台全面融合互动。”


两个不同处境的医院,面对不同的问题,同时选择了互联网+医疗的模式来改变他们所遇到的问题。那么,这种相似解决的方法和途径,是否会真的会给面临不同问题的他们带来新的改变,还要长期观察下去。评判一个新事物的成败,仅靠一两年的时间一则为时尚早,二则有些武断,那么,就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