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云医院

在大家的印象中,网络应该是空中的结构,而一旦上升到云端,则完全是一副站得高尿得远的架势,由此获得一种一览众山小的快感。由此会让人思考一个问题,云医院真的比其他互联网医疗产品胜出一筹吗?

前段时间互联网医院很受人关注,几天前又传来消息,阿里健康以2.25亿元人民币增资华润万东旗下万里云公司,这一举动使云医院这个概念又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在大家的印象中,网络应该是空中的结构,而一旦上升到云端,则完全是一副站得高尿得远的架势,由此获得一种一览众山小的快感。由此会让人思考一个问题,云医院真的比其他互联网医疗产品胜出一筹吗?


云医院


最近不断有关于云医院的消息传出,3月25日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云医院正式上线,3月25日“广东云医院”宣布成立,再早前尚有天坛医院的云医院以及宁波云医院的成立,而太原更是喊出建立“百个基层云医院”的豪言壮语。在当今这个到处充斥着APP、医生个人工作室、医生集团、网络医院的时代里,云医院如此高调地挺身而出,莫非真有祖传秘方或者独门绝技吗?其实早有人指出,这样的概念与其他互联网医疗的实体并无本质区别。


云医院的实质,依然是传统医疗向线上的移动。它可以是独家医院的架构,也可以是一个地区医院的架构。当然,如果老板有胆量使劲吹的话,甚至可以把全国的医院都开到自己的“档口”里。这便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云医院的长相。


就如今云医院的结构来看,首先与互联网医院没有本质的区别。小规模的云医院可以类似南方某医院弄的网络医院,大规模的云医院则与东部某镇的网络医院相仿。至于所谓的“百个基层云医院”,则完全是小医院弄QQ聊天的干活,这一点倒是很像某小规模网络医院的弄法。由此可以看出,把医院从网络提高的云端,除了名字不同外,完全是吹的功夫,这好比一头牛,即便是被人从田里吹到了天上,也依然是头牛,而且一定是头母牛,绝不可能成为别的畜生。


再从本质上看,云医院甚至与所有APP、医生个人工作室、医生集团们没有实质的差异。所有这些概念都是连接医生与患者的桥梁或者媒介,它们通过资源的整合,将所有与看病相关的条件聚集在一起,最终完成诊断治疗的目的。云医院高高在上,似乎是一座开在云彩里的皇家医院,而其实质依然是让医生给病人看病的,所以云医院无非是一个概念上新的说辞罢了,并不是了不起的新生事物。


互联网医疗发展到今天,很多领域都有人和资本在试水,这些经验非常宝贵。而不管名称怎样改变,技术上的内容是不可能有太大变化的。也就是说,“互联网+医疗”的模式不可能改变。既然如此,把医院定位到云端就没有意思了。站到高处看得远不假,但也有高处不胜寒的说法啊,难道不怕冻坏了?


国人一向有热爱攀比的喜好。拿我们的国医们来说,经常会看到“中国中医中药研究院”、“中国国家中医研究院”、“中国现代中医药研究院”等等之类的名头。这些名头一个比一个牛,一个比一个吓人,弄得民众们一看到老中医就如看到了御医一般胆战心惊的。而有些国医们更是觉悟,他们会弄些诸如“国际中医研究院”、“美国中医科学院”、“国际中医中药科学院”的名头来吓唬人。说实话,如今的国医们弄太多这样的东西了,以至于民众如喝多了三鹿牛奶一般具备了顽强的免疫力。所以,如果今天再有国医们拿着这样的破玩意儿骗人的话,就很不灵验了。


玩互联网医疗的人基本上都是西医,国医的弄法本来是被西医们不齿的。但大家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很多中医与西医还是好基友,这难免使某些贵恙在二者之间传播。从APP到网络医院再一路飘到云端,这风格显然就是得了国医们的真传染啊。由此再大胆地设想下去,下一步的医院会飘到哪个层面呢?莫非到星星里面去?


互联网医疗最终是为医生和患者服务的,方便看病是任何形式的互联网医疗产品设计的初衷。对于一款真正让用户贴心的产品来说,即便是一个小小的APP,只要能真正解决大家看病难的问题,都会比那些看似高大上的这医院那医院强千万倍。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