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医院争着“上线”

“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有两种明显趋势,一是实体医院、诊所等医疗机构走到线上,或是通过第三方提供的平台如社交平台、机构平台等向患者提供服务;二是线上医疗落地线下,如线下开设诊所、手术中心等。

猴年新春,医疗拥抱“互联网+”的热风扑面而来,“互联网医院”“未来医院”已达几百家。互联网和医疗更密切地结合,改善着人们的就医体验。从使用者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有两种明显趋势,一是实体医院、诊所等医疗机构走到线上,或是通过第三方提供的平台如社交平台、机构平台等向患者提供服务;二是线上医疗落地线下,如线下开设诊所、手术中心等。


实体医院争着“上线”


线上院区丨三甲医院 网上瞧病


全国首个公立三甲线上院区——浙医一院的互联网医院近日正式启动。杭州的钱先生闻讯后登录该院网络门诊,向心内科专家咨询自己的病情:心悸30余年,最近两个月加重,发作频繁,持续时间长,时不时头晕……详细问诊后,专家建议他住院接受射频消融手术,并预约了第二天的手术。次日上午9点,钱先生来到心内科病房,出示网络预约信息,办理了入院手续。主管医生再次评估病情后,约定了手术时间。下午4点,钱先生进行手术,仅半个小时就完成了。


这是浙医一院互联网门诊的第一例手术患者。截至3月24日下午4点,2125名患者通过网络平台进行了诊疗,开出电子处方72张,排队预约情况每天都很火爆。


浙一互联网医院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打造的一所“线上院区”,全院安排了12个科室124位专家在“浙一互联网医院”等待患者。患者通过手机、iPad、个人电脑登录浙医一院官网,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与专家名医“面对面”远程看病。患者还可以在网络上轻松完成分诊咨询、线上付费、检查预约、住院床位预约、慢病随访等功能。


目前开放的12个专科门诊包括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肝病、消化疾病、呼吸疾病、神经疾病、肝胆胰外科、儿科、精神卫生、妇科、肿瘤、全科。浙医一院表示,其他科室也将陆续全面上线。


“因为网络门诊仍有一定限制,所以急病还是上医院,对慢性病、复诊,依托互联网医院就方便得多。” 浙医一院院长王伟林说。


互联网医院崭露头角,叫好声一片,但真正运作起来,很多难题摆在眼前。比如专家的工作量本已较大,网络门诊会不会让他们的工作量超负荷?网诊毕竟不是面对面,误诊率会不会增加?


“目前线上医院只是一个雏形,为中国互联网医院探索模式和路子。哪怕是走弯路、不完美、阻力和困难重重,也要做下去!”王伟林说,这些年,尽管优质医疗下基层成为常态,但很多老百姓还是得不到优质医疗资源。专家下基层最多到县,因为社区、乡村医院病人不够多,会浪费专家资源。再有,眼下大医院人满为患,分级治疗一直难以推行。“疑难病人来大医院看,小病在基层看,这是共识。但病情轻重怎么分?以前是基层医院分、病人自己分,容易漏诊,所以病人还是有病就上大医院,让专家看了才放心。现在有了互联网医院,可以轻松分诊,实现‘双下沉两提升’,即大医院人才、资源下沉,大医院服务效率提升,带动基层医院服务能力提升,助推分级诊疗成为现实。”王伟林说。


复诊人群也可以分流到互联网。王伟林提到一个数字,专家门诊中复诊病人起码占30%。患者通过互联网进行复查、咨询、预约检查,大大减轻双方压力。


据了解,浙一互联网医院免费问诊,预约检查项目才需要付费,后期问诊将逐步收费。目前仅支持自费用户支付,未来或将开通医保支付功能。浙医一院还将开发更多的互联网特色项目,如健康云档案、药物配送到家等。


网络医院丨村里来了“不走的医院”


在农村,不出家门能得到省医院医生的诊疗,药品还能送上门——借助互联网工具,这样的好梦在湖北渔村成为现实。


阿里健康网络医院今年1月正式在湖北洪湖市洪狮渔场农村淘宝服务点运行,村民在村淘服务点,通过远程视频、影像中心等在内的远程医疗体系,可以享受到三甲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13个专业科室的医疗服务,凭着网络医院医生开出的处方,村民可以请药品配送企业将药品送到家。


胡先顺是第一个感受远程视频看病的渔民。花费4.5元挂号后,武汉市中心医院内分泌科一名副主任医师给胡先顺看了病,根据他的病情加了一种药。“这些药在村卫生室买不到,去武汉看病要住一天,当天回不来。去洪湖市里也要花大半天时间。”


在中国,八成以上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大医院,农村居民获得可信赖的优质医疗资源成本高昂。洪狮渔场的渔民同样如此。


洪狮渔场是洪湖最偏远的村庄之一,三面环水,交通不便。村桥头有一个中心卫生室,有4名乡村医生,配备60余种基本药物以及血压计、体温表等简单设备,承担了周边4个村庄6000余名村民的健康服务。这样的医疗条件已满足不了村民需求,高血压、糖尿病等需要去大医院确诊,所需的药物也只有大医院才有。然而,去最近的洪湖市中医医院要先坐车到邻近集市,再坐大巴到洪湖市,车程1个多小时;到武汉的大医院,车程要3个多小时。


武汉市中心医院实力不差。2014年,门诊量达151万人次,住院病人12万人次,在湖北地区综合实力排名第五。“进入网络医院,有助于分级诊疗,一部分需要到大医院看病买药的复诊和慢性病农村患者,在家里就能解决问题,同时扩大医院影响力。”该院党委书记孙昌林说。为了网络医院的合作,武汉市中心医院专门设置网络科室,每天有各科室副主任医师在线问诊。


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剑文说,未来,在网络医院就医的患者不仅能通过电脑或者移动终端在家看病,还能拥有完整的个人就医健康档案。网络医院也会推广到更多的农村地区,形成在线医联体,促进医疗资源的合理分布,进而缓解基层百姓“大医院挤不进,小医院不放心”的问题。


当然,也有人疑虑:在农村推开网络医院的成本会不会太高?配送药品的医药公司能把药品送到村里吗?每单太少会不会赔钱影响积极性?即使是慢性病,视频诊断会不会有风险?初始阶段,阿里健康对网络医院每一单进行补贴,但是如果接下来没有形成规模化,难以降低人力和药品配送成本,无法实现真正的分级诊疗,会影响网络医院的实际效果。


支付宝医院丨手机预约挂号省时省事


上午10点多,正值患者就医高峰,四川省人民医院门诊大厅内人来人往。门诊楼里,10个挂号窗口前都排着长龙。


徐立峰拉着怀孕的妻子,不紧不慢地走进门诊楼,穿过挂号大厅,径直向三楼产科走去。


“没挂号,怎么就上去了?”记者问道。徐立峰说:“10天前,我就用手机预约了。”他掏出手机,点开“四川省人民医院”手机客户端,“15天之内的所有号都可以预约。”正说着,护士叫了他的号,徐立峰把手机上的预约凭证递给医生确认。


徐立峰一开始并不知道掌上未来医院。因妻子怀孕需要定期到医院做检查,徐立峰决定一大早去挂号。从新都区大丰镇的家里要坐车一个半小时才能到省人民医院。头几次,因来晚了,徐立峰没挂上当天的号。“我很窝火,正在手足无措时,发现了支付宝预约挂号咨询处,去了解一下,用手机就能预约挂号,省时省事。”徐立峰当即扫了二维码,下载了应用软件,注册账号,把医院就诊卡关联上,立马可以预约了。


去年,四川省人民医院先后开通了支付宝服务窗和手机APP。“登陆手机各大应用商店搜索‘四川省人民医院’即可下载官方APP。也可以打开您的手机支付宝,在服务窗里搜索‘四川省人民医院’添加即可,不用单独下载APP。”负责技术开发的芸泰网络项目负责人李瑜说,目前已经有超过34万人下载官方APP和添加支付宝服务窗,并且有8万人预约挂号,每个月平均1万人次。


在李瑜指导下,记者现场安装了APP,功能很多:智能导诊、预约挂号(14天以内)、所有医生信息查询、健康百科知识库查询、手机查看检验报告单、就诊叫号。“我们还将开通当天挂号、手机自助缴纳各种诊疗费、体检套餐预约、手机查看检验报告单功能。考虑到支付的安全性,目前使用的是支付宝在线支付。后期会陆续开通银联支付、微信支付方式。”李瑜说。


自从用了掌上未来医院,徐立峰给父母和妻子看病,不用排队挂号取号,看病变得轻松。“预约成功,直接去医生那儿看病,不用排队了。”


支付宝未来医院带来的改变不小。该院门诊部挂号室护士长白静说:“现在提高了医院的预约挂号率,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医院的违约率。”不仅如此,还节省了医院的人力成本,打造医生和患者直接沟通的平台,提供医院大数据分析的数据库,为医院在科研、教学以及特色医疗方面的发展提供便利。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