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顿庄园》上演的医院管理权争夺战,你经历过么

100年前,面临医院是否合并《唐顿庄园》里分成了两派,一派不愿放弃手中的权力,另一派希望跟随时代脚步。100年后的现在,医院所面临的问题似乎并没有改变,那不如看看剧中人物是如何抉择的。

英剧《唐顿庄园》里每一季都会围绕几个社会话题,如阶级瓦解、女性解放运动等,在最后一季中,唐顿医院是否合并又成为一大看点。然而,100年后的今天,这样的问题依然存在。



在20世纪初,无论是美国还是英国的医院都和现在的医院很不一样。当时的医院只能提供基础的护理服务,尽可能让患者舒适,再无其他。这些机构大都是典型的独立医疗机构,由当地慈善家捐助的。就像剧中的医院,因为是公爵家族捐助的,所以玛吉·史密斯(Maggie Smith)饰演的老夫人就成了医院的董事。



这一时期,现代医学刚刚起步。高端医疗机构(通常与大学有关,并坐落在城市地区)开始采用新“技术”,如手术室、病理学、心电图、X光等。这些进步改变了医院和医疗行业的本质,让医院从主要用于康复的收容所变成了20世纪末期医院的早期模样。


第六季中,老夫人和儿媳妇及表亲为了医院的合并问题分成两派,作为医院董事的老夫人为了保留医院原貌各处游说,甚至威胁着请来了张伯伦当说客。就像剧中曾抛出过“为什么大管家卡森先生那么拥护阶级差别?”和“为何保守家长Lord Crawley对女儿参加女性解放运动会有那种反应?”一样,该剧也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为什么当地社区拒绝现代医学?”



在《唐顿庄园》的最后一季中,我们得到了答案。当地医院要实现现代化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首先不是经济上的,而是管理权。


让医院拥抱现代医学,需要合作方提供的临床和硬件资源。为此,那些像剧中老夫人这样,建造并且经营医院多年的保守的贵族们,不得不放弃对医院的完全管理的权力。剧中的老夫人说:“少一点权利……我的责任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对他们来说,相比于削弱董事会,效率、就医途径、医疗团队进步和其他大量利益都是可以割舍的。《唐顿庄园》进步的支持者为此展开了争辩,他们认为,社区的医疗质量应该位于少数人的个人、社会和历史因素之上。支持老夫人的团体希望通过保持对医院的“控制”来维持现状,而不幸的是,这种经营模式让其社区医疗陷入困境。而另一方则质疑,这种“控制”难道就是医院的目标?董事会除了让自己生存还有没有更大的目标?对他们而言,最基本的问题是,哪一种系统能更好地给当地人带来现代化医疗,而不是哪种系统更能帮助他们保留历史地位。剧中争辩的高潮是老夫人请张伯伦来参加晚宴,整个就餐过程充满了唇枪舌剑。



剧中的老夫人最终没能阻挡历史的潮流,医院合并,董事另选他人。而《唐顿庄园》之所以这么受欢迎就是因为它所呈现的问题在100年后的今天依然存在。当然,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是否将只有护理功能的医院转变成现代化医院,但是关于管理权和经营规模的讨论,对现在的医院仍有意义。


现在的医院同样面临着剧中医院管理者所面临的问题:医院董事会如何才能最好地满足当地社区的医疗需求,同时给他们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的医院带来更好的发展。100年前,医院是从只有护理功能的收容所向可以做手术的现代医院的转型,现在的问题是,正在从按服务收费模式向人口健康过度的独立医院或医疗机构是否可以变成有足够基础设施的医疗机构,它们通过提升质量、效率和连续性使得患者不用进医院。


100年前的《唐顿庄园》打动我们的正是人们在面临这种难题时如何抉择。我们从各大医院的咨询总所学到的东西也正是《唐顿庄园》最后一季中努力阐释的:决定,最好通过深思熟虑的激烈争辩来解决,并建立在真实信息和客观材料之上。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