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医疗:民营医院第一股的巧妙与风险

国内最大私营医院集团、首只医院股、高倍市盈率、开盘猛涨……这只新股的亮相确实风光无限。但同时,凤凰医疗的光环背后也伴随着一系列隐忧:私立医院业务平平,“曲线救国”盈利方式存“身份”、政策风险……

“11月29日凤凰医疗集团在香港上市”是近期医疗业最“性感”的事件。医学界网站创办人陈奇锐发表评论说。


当日,凤凰医疗股价报收10港元,比招股价7.38港元涨35.5%。


国内最大私营医院集团、首只医院股、高倍市盈率、开盘猛涨……这只新股的亮相确实风光无限。但同时,凤凰医疗的光环背后也伴随着一系列隐忧:私立医院业务平平,“曲线救国”盈利方式存“身份”、政策风险……


公立医院托管的模式现阶段处在探索阶段,对于凤凰医疗集团来说,其运营模式——通过托管公立医院,然后向这些医院销售药品器械——目前看来是一条巧妙的盈利路径。但今后的命运仍然最大程度上取决于政策“变脸不变脸”。


巧妙的盈利模式


凤凰医疗是迄今国内首只“医院股”。借三中全会关于民营医院的政策“东风”,凤凰医疗的上市行动被分析人士认为是“恰逢时机”。


尽管国内民资此前已有涉民营医院投资,但作为医院运营商上市的,凤凰医疗之前尚无先例。


凤凰医疗前身为吉林创伤医院,由内地女商人徐捷在1988年创立,目前集团主力已经集中在北京,并成为全国最大股份制医院投资管理集团,旗下医院网络包括健宫医院、燕化医院集团、京煤医院集团、门头沟区医院等资产在内。


徐捷此前曾向媒体表示,之所以将集团主力放在北京发展,除了一线城市市场较大、投资者较易评估之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北京“更有利集团掌握政策消息”。


近日,记者来到健宫医院。这家医院占地面积并不大,但因为前来就诊的患者不多,所以不显拥挤。挂号收费窗口前,也无需长时间等待。记者从等待挂号到进入相关门诊接受医生服务前后用时不到十分钟。为记者看诊的医生,在开处方前明确告诉记者“药估计很贵,全买下来可能要几百块钱,你如果这次没带社保可以考虑下次带了社保再来买”。


凤凰医疗的盈利来源有三块:“综合医院服务”、“医院管理服务”和“供应链”。


“综合医院服务”是指其收购的医院,比如北京建宫医院。这一块的收益,2007年占总营收的73%,如今为51%。2013年上半年,综合医院服务毛利率为17.2%。


与之相对的,是来自集团“供应链”的贡献。2013年的数据显示,供应链业务的毛利率为19.2%,凤凰医疗77%的净利来自供应链业务。


根据凤凰医疗的公开资料,其所谓“供应链”业务的具体操作模式,是指集团向供应商购买药品、医疗器械以及医用耗材,然后卖给集团旗下医院及诊所。旗下的医院和诊所,多为凤凰医疗所托管的公立医院,如燕化医院集团、京煤医院集团、门头沟区医院以及门头沟区中医院等。


这4家医院目前是凤凰医疗的4大客户,这就涉及凤凰医疗的另一块业务——“医院管理服务”。该业务是指,凤凰医疗借着公立医院改革等契机,先后与医院的所有者达成协议,从而拥有了对它们的管理权。


集团向包括这几家在内的旗下医院出售药品器械,实现集团的“供应链”收入;向这几家医院提供管理服务,实现“医院管理服务”收入。通过托管,凤凰医疗集团实现了对几家公办医院的“一鱼两吃”。


凤凰医疗集团设立了专门的子公司来完成这一行为。目前,集团旗下有两家全资控股子公司,分别经营医药及医疗器械,其业务定位为“负责集团成员医疗机构药品、医疗设备、医用耗材、试剂的采购管理工作”。


托管公立医院存隐忧


“公立医院被社会资本托管,就相当于请了一位保姆料理家务。”复旦大学医学管理研究所副所长章滨云告诉记者,“雇主方则需要向保姆支付报酬。”对于凤凰医疗来说,这“报酬”即表现为三大业务中的“医院管理服务”收入。


从最近的数据来看,凤凰医疗作为“保姆”,其“工资收入”并不理想。2013年上半年,“医院管理服务”收入为986万元,占总营收的2.3%,与集团其他两项业务各两亿多的营收相比可谓微不足道。


为了当上这个“保姆”,凤凰医疗还付出了真金白银。以其旗下管理的门头沟区医院的托管为例,资料显示,2010年,门头沟区医院被作为北京市第一家公立医院改革试点,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引入了社会资本凤凰医疗集团参与区医院改革。“经过艰难的谈判”,门头沟区医院同凤凰医疗集团签订了合作共建协议(IOT协议)。根据这一协议,凤凰医疗以7500万元注资,获得了门头沟区医院的“保姆”身份,且有年限规定。


一位不愿具名的政策研究人士告诉记者,仅从收取管理费的获利来看,对于凤凰医疗而言根本不划算。“因为按照现阶段的有关限制,公办医院被社会资本托管后,其公益性质并不发生改变,这就决定了管理方获得的管理服务费用也将是有限的。”


此前据媒体报道,凤凰医疗集团接管医院后,门头沟区医院“公益性得到进一步加强”,医疗费用“不升反降”。


“凤凰医疗集团负责医院的管理运行,政府对其公益性和服务水平进行考核,并给予资金回报。”门头沟区医院负责人徐泽昌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是否盈利并不是考核标准”。


2010到2012年,凤凰医疗作为几家托管医院的“医院管理服务”收入,在总营收的占比分别是4.1%、3.8%、5.3%。


上述政策研究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一些社会资本对公办医院进行托管,主要目的在于药品等采购权。”


根据公立医院所有方和凤凰医疗的协议,凤凰医疗掌控了药品采购。招股书中写道:“据IOT协议,本集团有权管理相关医院,因此我们能够控制、整合及管理该等医院和诊所的采购,包括促使其向我们的供应链采购药品、医疗器械和医用耗材。”


“这种营利模式全靠双方合同约束。而且合同的另一方是明显更强势的政府。这种情况下,保姆能不能长期做下去、能不能一直有采购权,这都是问题。”


凤凰医疗也在招股书里向投资者公开了这一顾虑:“若本集团未能与IOT医院所有者保持良好关系,在当前协议期满后,其医院可能选择不与本集团续签IOT协议。”


政策夹缝中求生


卫生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胡善联告诉记者,一些社会资本参与投资管理非营利性医院,之所以外设医药公司,通过自买自卖的方式获取利润,是因为国家规定非营利性医院不能以营利为目的,经营结余不得用于分红,且投资人不能通过股份转让套现。


作为几家非营利性医院的管理方,凤凰医疗自然也受到这种制约。


“在这一政策限制下,凤凰医疗通过药品、器械采购赚钱的盈利方法,以非营利医院的面目出现,行营利之实,这个做法本身有取巧的嫌疑。”前述政策研究人士说,“但这也是民营资本的一种尝试。是无可奈何的。资本生来就是逐利的,投资赚钱天经地义。”他说,“你不能既鼓励社会资本办医,又不明确人家的回报路径。”


章滨云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一直以来有些政策的不明朗以及缺乏引导,让本来应该名正言顺的事情显得名不正、言不顺。


今年10月24日,由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等机构发布的《民营医院蓝皮书: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2013)》曾呼吁鼓励公办医院托管经营:“目前在世界各国,托管经营的方式并不普遍,也缺少可资借鉴的经验。但对目前的中国医疗服务行业来说,它是搞活公立医院的一项重要探索。可以成为国有资本民营化的一种过渡措施。”


卫生部研究员朱恒鹏告诉记者,此次三中全会关于医改的方针有望破解政策壁垒。三中全会公报中,关于医改问题提到“鼓励社会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社会资金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行、也行、还行’。其中,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这一规定,将凤凰医疗已经实践的‘托管’形式包含在内”。朱恒鹏说,“这是全面放开的信号,政府强调了市场的绝对地位。”


有分析人士认为,凤凰医疗运作已久的托管模式,与此次允许民资“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的精神不谋而合,依托于“托管”模式的“供应链”业务也将前景可期。


国务院国有资产办公室副主任文宗瑜告诉记者,一直以来,对于社会资本托管公办医院,国家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政策法规来管理和规范。


在这种政策“留白”下,凤凰医疗通过另类盈利模式的发展壮大,被分析人士认为是“夹缝”中求生的一个典型。


中信建投证券研报分析称:凤凰医疗以“曲线救国”的方式解决了公立医院不盈利、改制困难的问题,也为单个医院变成集团连锁提供了一种可选择的路径,“或许不是最好的,但在目前的政策背景下是最取巧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