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号源?移动医疗“破局”再陷困境

“出台这个通知的最直接原因是从病人的利益考虑的,医院的专家号一般只有几十元,但是加号形式的挂号费却高达上百、甚至上千,从这个角度来说,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反而是加重了,所以北京考虑紧急叫停。”

政策的反复,无疑是最让移动医疗的“圈内人”摸不清、看不透,也是最感到恐惧的东西。近日,北京市卫计委下发《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关于开展对医务人员通过商业公司预约挂号加号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清理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明令严禁医生与商业公司合作挂号加号。


谁的号源?移动医疗“破局”再陷困境


“这个通知对于移动医疗行业来说无疑是个很大的打击,从这一趋势来看,很多无钱可烧的公司会更加快速地死掉。”瑞慈医疗集团首席执行官廖晓辉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从网络轻问诊到收费的预约挂号,是各大商业化的移动医疗公司主要的盈利途径,这个通知的下发正好等于将这条路给堵住了。”


“痛点”难解决


根据这项通知:在2016年3月25日前,北京所有有此类行为的医务人员,应当自行解除与商业公司的合作,并将个人自查自纠情况(包括合作商业公司的名称、合作内容、收取费用、解除合作时间等情况)报所在单位备查。


此项规定的出台与此前北京的“号贩子”事件不无联系。事实上,近期北京市卫计委已经相继推出了包括“北京市属医院非急诊全面预约”、“知名专家团队模式”、“取消医生手工加号”等八项措施,意在进一步解决“挂号难”、“挂号贵”的问题。


据统计,包括好大夫、微医集团(挂号网)、传太医等多数的移动医疗平台均涉及挂号、加号的业务,而此通知的出台将势必会对这些平台造成冲击。


“出台这个通知的最直接原因是从病人的利益考虑的,医院的专家号一般只有几十元,但是加号形式的挂号费却高达上百、甚至上千,从这个角度来说,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反而是加重了,所以北京考虑紧急叫停。”一位卫计委的内部人士透露。


家住上海的李小姐对记者透露,前些天自己的小孩因为发生过敏反应,在专家挂号难求的情况下网络“轻问诊”,但就诊经历并不如她想象中顺利。


“我是早晨挂的‘微医’的号,付了60元,但一直到晚上医生才给了回复,给出的指导意见似乎与我在网上查到的也差不多,最后还是需要到医院去挂号才能解决。”李小姐表示。


李小姐的看病经历背后反映的问题是,尽管此前移动医疗一直以解决“医患痛点”为主要诉求,但实际情况是优质资源仍然难以撬动,“优质号源”仍然难求。


“优质的三甲医院副高级以上的专家很多对移动医疗的挂号行为并不感兴趣,不可能为了几百元进行加号。他们很多还承担着手术、查房、科研、教学等多重任务,并没有这样的精力。”廖晓辉透露。


一方面,专家资源难以撬动,另一方面,医务工作的“后备军”也正在加速撤离。


记者此前在上海、北京多地的医学院调研时发现,如今越来越多比例的医学专业的毕业生愿意前往制药公司而并非传统的医院,有些甚至在大学期间就已经转了专业。


“多点执医”能否继续推进


让业内人士担忧的另一个问题是,这一通知的下发可能让正处于放开前的医生“多点执医”再次停止,毕竟三甲医院平台的衬托对于多数医生而言产生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有不愿具名的上海三甲医院的医生表示,一个公立医院的医生,他的专家号在医院里被票贩子以3000元的价格倒卖也有许多人愿意买,但当他到私立医院执业,将挂号敞开并定价为500元,却并没有那么多病人问津。


“如果让医生完全撇开公立医院的平台,不从公立医院的口子去放开号源,患者的认可度会低很多。”廖晓辉表示。


是疏还是堵?对于管理者来说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在国家卫计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看来,目前我国公立医院管办不分,医院自主权小,事业单位体制有很大问题,医生自由执业一步到位很难。


作为移动医疗“剥洋葱”的第一层, 被认为是医院最浅表业务的挂号,曾是各大移动医疗集团多方争夺的主要战地。


而此次医生作为移动医疗的核心面临“被限”,最直接的商业化途径“被堵”,未来移动医疗能走多远答案无从知晓。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