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级诊疗下移动网络医疗的“无限商机”

分级诊疗政策本身是为了限制病人的转诊,而大医院自身的发展要求刺激着病人的转诊。在当今这个体制中,商机是无限的,但困难也是如影随形的。

分级诊疗政策一经实施后,受益最大的一方自然是下级医院。这样的医院之前通常是没有太多病人的,而如今却因为政策的倾斜终于如愿以偿尝到了医疗资源的甜头。这样的政策对大医院却是会带来致命的损伤,这意味着一个艰难而又巨大的挑战。尽管大家已经纷纷主动出击抢占市场,也许能够获得一定数量的资源,但不可避免的是,其数量肯定会比之前下降得十分明显。这将直接影响和冲击医院的整体利益。


分级诊疗下移动网络医疗的“无限商机”


医院收入减少了,各方面的压力就会大起来。在市场经济的时代里,大医院也是商人,他们也会时刻想着经营。如今大医院主导的医联体布局完成了,为了获得最大的效益,他们肯定会严加管理,努力经营,从而使更多潜在的资源流向自己的口袋里。这应该是所有大医院的院长医生护士甚至护工们共同的欲望。这样的欲望与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质有矛盾,但无可厚非,谁让政府逼着他们成为商人甚至可能沦落为奸商呢?


大医院的地位改变了,生意难做了,机会减少了。面对这种GDP下降甚至地位被取代的现实,院长除了紧紧盯住自己医联体内的资源之外,必然会不择手段地渴望弄到更多资源。院长们有明确的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场,结果商机就来了。这大概是很多想做病人转诊生意的家伙们最原始的动力。


病人转诊的事情实际上并不稀奇,在互联网出现之前这样的事情就一直存在。那时的形式大约有三种:其一是病人自行找大医院治疗,其二是下级医院的医生介绍病人到大医院治疗,其三是专门的中介也就是“医托”们对病人进行的引导。


病人自行到大医院就诊是一种自发的行为,形式简单,不涉及交易。下级医院医生介绍病人的事情,一般会被理解为上级医生“帮了下级医生的大忙”,按照一般的人情世故来处理,下级医生多会给上级医生一定的回报。在这样的行为中,上级医生依靠自己的地位和技术做了得了便宜又占便宜的工作。在第三种行为中,病人被引导到了并不是非常著名的医生手里,如果下级医生没有参与利益的分成的话,则其中的好处完全被医托同志们获得,否则下级医生也会有一定好处的。


由此可以看出,在以往转诊的模式中,由于也涉及资源的流动,因此也会产生价值。这便是所谓的商机。如今到了网络医疗的时代,尽管分级诊疗的政策使当今的供需格局发生了变化,但市场还存在,需求依然旺盛,所以必然有钱赚。


如今很多朋友在做这个领域的工作,正是看准了这样的商机,所以只要能把机会把握住,就必然会有所作为。但很多朋友会遇到大问题,这问题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如何把机会变成收益的问题。说白了,就是如何利用这样的机会赚钱的问题。这其实如其他所有门类的互联网医疗一样,是个最要命的细节,需要深入研究。


上级医院渴望得到病人,而这种行为是要从下级医院手中“抢走”病人,这工作有些类似响马的工作,非常刺激却有大风险。如何才能完成这样的工作呢?这需要首先分析分级诊疗政策下这个市场的特点,这是大家赚钱的前提。那么,这个市场究竟有怎样的特点呢?总结起来,大致有如下几个明确的方面:


1.高度垄断。公立医院是政府的一个实体,所以任何政策都首先是为公立医院服务的。大医院虽然被推向了市场,但其地位没有办法撼动,因此一旦类似医联体那样的体系建立起来,就意味着彻底垄断的形成。病人的转诊主要是沿着固定的通道来完成,很难流失到其他医院。这使得大医院的利益有了一定的保障。在这样的格局中,病人的流动是难免的,但大医院已经为自己体系内的病人流动买了单,所以绝对不允许第三方机构对病人进行分流。网络医疗公司不可能在这样的体系之内寻找到商机,大家必须在之外寻找机会。这样的做法显然与医联体的格局有很大的冲突。没有额外的资源,就等于没有产品,就必然不会有收益。所以目前这种高度垄断的格局,不利于互联网公司商业行为的开展。


2.潜在风险。分级诊疗制度是一个政策方面的内容。尽管这个制度符合如今医疗体制的需求,却也存在有很大的潜在风险。要知道,政策是人制定的,而制定政策的人一直都河里摸石头。那么试设想,如果换了人去摸这个石头的话,政策是不是有可能出现完全不同的变化呢?这样的事情大家其实都是经常看到的,这种来自政策性的风险不得不提防。举个例子说,最近大家都非常清楚的挂号业务出现的怪事情,就是一个政策风险方面的实例。据说京城的一些医院已经取消了网上挂号的业务,这政策几乎是所有人之前都意想不到的,来得异常突然,以至于所有玩挂号的网络实体都傻眼了。这就是政策性风险的危害。那么对于分级诊疗这样的政策来说,谁能保证其未来的哪一天不发生变化呢?如果变化真的到来了,是不是所有的梦想与现实都会终结了呢?


3.医保绑架。享受优质的医疗资源是每个患者的愿望,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即便是发烧感冒大家也不情愿到小的诊所看病。而分级诊疗政策却扼杀了人们享受优质医疗资源的冲动,这种政策从本质上来看是不道德的。在这个过程中,医保政策恰好起到一个帮凶的作用,所以整个病人流动的机制实际上是被医保制度给绑架了。在这样的现实中,如果有人希望将病人转移到上级医院的话,分明是在逆着政策和医保的意志在做事的,其中的阻力就可想而知。


4.利益冲突。分级诊疗的政策实施后,存在有两种利益方面的冲突,其一是医联体之间利益的冲突,其二是医联体内部利益的冲突。利益冲突的核心是对病人资源的争夺。在医联体之间,不同医院可能会达成某种形式的默契,从而保证大家在垄断的框架内彼此有序地赚属于自己的那份钱,避免恶性竞争导致的两败俱伤。这种愿望是美好的,如果大家都是规矩的生意人,当然可以让所有的大医院都心安理得。但商人之间的合作永远是有限的,这是由资本的本性决定的,因此彼此挖墙角的事情会时有发生。这会为很多第三方实体提供赚钱的机会。


利益冲突的另外一种形式是存在于医联体内部的冲突,这样的冲突也许更加激烈。尽管下级医院被绑定于上级医院制定规则的体系内,却依然处于一个地位低下的位置。他们的员工永远不可能与大医院的员工一样平起平坐,其中涉及员工切身利益的所有项目依然是截然分开的。在这样的格局中,为了获得更多的自身利益,大家必然会努力去争取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而利益的核心就是病人资源。上级医院需要病人,下级医院也需要病人,且这样的愿望更强烈。于是矛盾必然会发生。这种矛盾对病人的流动会产生很大的抑制作用。


由如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分级诊疗政策本身是为了限制病人的转诊,而大医院自身的发展要求刺激着病人的转诊。在当今这个体制中,商机是无限的,但困难也是如影随形的。钱就在那里,看得人眼花缭乱,但要想把钱赚到口袋里会有很大的难度,所以需要商人们对自己的产品进行非常认真的设计。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