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热背后的医疗挑战

近些年,运动医学在中国十分“热闹”,无论是作为一种产业经济意义上的火热,还是在全民健身口号下的需求爆发之热,运动医学在中国发生着快速的变化。

近些年,运动医学在中国十分“热闹”,无论是作为一种产业经济意义上的火热,还是在全民健身口号下的需求爆发之热,运动医学在中国发生着快速的变化。


运动热背后的医疗挑战


“热潮”本身是一件可喜的事,但也不得不正视并且警惕正在发生的一些不好的现象。规范化的缺失让运动医学的发展与实践无论是从管理上还是从医疗服务本身的水平与质量上,都处于一种无法衡量的境地。因为“热潮”产生的人才培养无序也是中国运动医学面临的尴尬。为了经济利益的原因涌入这个行业,教育本身的无规划等等都不利于运动医学的发展。


配套治疗缺失也是运动医学治疗效果难以提升的困境。运动医学的核心价值是运动功能的恢复,治疗之后的康复训练可谓疗效保证的另外“半边天”,但中国康复科室的稀缺,难以助力术后运动功能的恢复。


运动医学溯源


运动医学在中国发展还是比较晚的。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峰会独立成立是在2007年,是为了服务2008年北京奥运会。迄今,不到10年,所以,历史并不久。


如果向前追溯,中国运动医学始于1957年、1958年的中国经济困难时期。那个时期,俄罗斯专家来到中国,在当时的北京大学医学部办了运动医学第一期讲学班,中国有很多医学院校派教授到讲学班学习,因此这些教授回校后创办了运动医学学科,这些院校成为中国最早拥有运动医学的单位,有八大院校,北医、上海医学院、广州医学院、湖南、襄阳、南京、哈尔滨等等。当时这些院校就已经播下了运动医学的种子,到现在为止,算起来也有半个世纪了。


当时的运动医学只是为比较少数的人服务的,主要是为运动员服务。当时的运动医学主要还是局限在创伤、体疗,运动员的选材这些方面。真正的微创技术的发展,也就是讲关节镜技术的发展。现代运动医学的真正发展是上世纪末,即2000年前后,上海、北京有些大医院,如北医三院,华山医院,本身就是中国运动医学的创始单位,一些医学老前辈也是中国运动医学的创始人。


华山医院也就是2000年以后开始大量的做一些运动损伤的关节镜的病例。由于中国运动医学这几年快速的发展,尤其是跟国际接轨。到现在为止,我们在手术的数量方面、手术的难度方面,已经跟国际不相上下了。膝关节、肩关节,这些手术方面,华山医院做得非常好。


最近华山医院刚刚在广东佛山成立了年轻一代的肩肘关节外科医生协会,这个领域现在是在整个骨科的10个专科里面是最活跃,也是发展最快的,非常吸引人。


在学科分级上面也有一些问题,打一个有趣的比方:最开始的时候,运动医学是骨科的儿子,但是现在运动医学变成骨科的爸爸了。为什么这么说?从学科分级上讲,骨科是临床学科下面的外科学科,外科学科下面的骨科,它是三级学科。运动医学刚出来的时候,它是以做关节镜手术为主的,等于三级学科下面的四级学科,但是现在由于全民健身运动热潮的推进,运动医学会大力的发展。最近卫计委委托给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峰会起草了关于在全国开展运动医学学科发展的文件,要求每一个三甲医院都要成立运动医学专门专科,运动医学要定位为二级学科。


这个学科不是卫计委定的,是国家定的。这就是说,运动医学一下子从儿子变成老子、变成爷爷,这会产生一些矛盾,因为你跳的地位太高了,但大部分运动医学医生还是骨科医生在做,只是我们的骨科治疗理念以矫形为主,相对来说对功能的考虑少一点。而在运动医学里面是功能至上,这是给骨科带来一个新的挑战理念。


规范化缺失


美国是体育大国,它的运动医学发展于上世纪70年代,而中国是在2000年的时候才开始的。骨科里面有创伤、关节、手腕,运动医学康复等等分支,运动医学是整个骨科的分支里发展最快的。这本身是好事,但在这个领域也存在一些问题。大家一窝蜂地来做运动医学,就造成了运动医学的规范化还没有跟上它的热潮。无论是治疗方案还是整体运动医学各个领域的规范化,都需要进一步完善。


比如,有关运动医学的协会。中华医学会在全国有9个协会,9个协会下面分别成立了运动医学协会。中华医学会直接下设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峰会,这是最正宗的协会,中华医学会骨科峰会下面有一个关节镜运动医学学会,这个也是正宗的,是一个体系下的。


除了上述两家协会,中国医师学会、中国体育科学学会、老年医学学会、中医药学会等都成立了运动医学。全国各个学会都纷纷成立运动医学,这就意味着中国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去指导其运作。


而发达国家,如美国的运动医学有两大系列,一大系列属于美国骨科医生学院,它是一个很大的学会,下面有很多骨科医生。这个学院分出一个机构AOSSM,成立了一个以骨科医生为主的学会,它的医学也是非常强的。美国还有一个美国运动医学院(ACSM),这个学院有运动医学大的健康产业,拥有运动损伤、运动康复、运动营养、运动兴奋剂、运动生理、运动生化等专业,每年就会有来自全世界的很多人参加ACSM举办的会议。北美还有一个北美关节镜学会。


美国的每个学会都有自己的差异,但是做运动损伤治疗的还是以骨科医生为主。中国现在搞了这么多学会,无论是在管理规范上,还是治疗方案上,都有些“乱”,缺乏规范性的标准去指导。当然,很多东西刚起来的时候是这样,但是慢慢发展以后会好一些。


中国还有一个现状是,新成立的这些学会基本没有人专于研究,研究的主体还是中华医学会体系下面的学会。


中国有很多人对创办学会感兴趣基于几个因素:一是运动医学是一个新的领域。二是,这一新领域蕴含着很大的市场。2014年,国家发表了46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核心就是开展全民健身运动,促进体育产业发展。这以后,在全民健身方面可能会有很多人参与,这个市场非常大。因此,运动医学跟运动康复必然会火起来,大家都想在这里面分一杯羹。很多人想我们把很多传统医学里面的或者新的医学里发展得比较先进的东西集中在一起,在运动医学中体现。比如从运动损伤这个角度,是运动医学中最重要的一块,大家都用关节镜微创治疗。关节镜微创治疗是这几年最流行的,谁失去了这个市场,谁就落后了,所以大家都涌上去,都去做关节镜微创。


大家都用关节镜去治疗康复,这是好事,但因为规范没有建立起来,所以也有“坏事”。谁是权威主导?没有规范化,就造成很多的手术被泛化,本来应该小做的手术做大了,使得患者无法再恢复到运动状态。很多人没有经过严格培训就去做手术,有些疾病患者本来可以不做手术的,也“被手术”了,手术越做越大,这就违反了关节镜微创的原则。


我是作为中华医学运动医疗峰会的侯任主委,对这个方面,我们正在酝酿和计划,建立一些规则。


当然,逐利在哪里都存在。即使是在美国,私人医生依然会有逐利行为,但是美国有非常强的规范主导。美国的行业学会非常厉害,主导着一个行业就业者的准入。如果你要在市场中提供一种服务,就必须有行业学会的批准的。中国现在还不行,各个行业协会的准入是由单位说了算,这就有问题了,做什么医生,不是由行业学会说了算,而是单位说了算。所以真正要促进行业发展,一是要把行业的管理放开,让行业有更多的自主权去制定规则、指南、进入标准等,以及资格的审定。这是深层次的问题。


美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运动医学已经成熟了,而中国现在还没有一个专门的运动医学职业上的分类,但是很快会有,卫计委今年会主导建立中国运动医学的发展准入标准。


核心价值是功能康复


运动医学不是单纯为运动员服务的,我们现在所做的每一百个病例中真正属于运动员的估计不到10人;运动爱好者占了60%到70%左右,还有一些病例是不爱运动,但是他出现了退化性的改变与疼痛,需要运动医学治疗康复,这样的人越来越多。


运动医学所面临的是三个对象:运动爱好者,专业运动员,越来越多的退化性的病人。现在讲的最多的是肩周炎,国外已经有脊柱运动医学这个领域了,他们用各种微创治疗,让病人恢复到重返到运动的状态,这就是运动医学最高的目标。


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让运动员或者病人通过微创,以最小的创伤达到最大的功能恢复,这个功能恢复指的是他能跑,能跳。那么这就需要康复的配套,没有康复配套,做了手术之后,患者恢复不到从前的水平。中国现在的问题就是康复没有跟上。中国真正从事运动康复的有两个科室,实事求是来讲,除了华山医院,就是北医三院。除此之外,现在做手术的科室中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建立起运动康复的团队。华山医院与北医三院的康复是专门做运动康复的。为什么做了手术之后的病人恢复很快,重返运动的比例比较高,就是因为医疗团队掌握了运动医学核心的东西——运动康复。手术大家都会做,这时候就要比康复谁做得好。


 由于中国运动医学的发展来得太快了,因此运动康复还没有跟上,所以中国需要在这个领域去做更多的工作。


美国全年30%以上的人都在健身运动。美国根据人口的基数,会对医生总量有控制。比如,美国骨科医生每年有1000个名额,分配到每个州,每个地方就有几个名额的培训,这几个名额出来以后,它有一个全国医学会、骨科医师学会、运动医学的分配,比如今年可以在全国增加70个,运动医学医生、关节置换的医生。根据全国排名量,今年只能有30个关节外科医生,但现在发病量增加了,于是给了120个名额。各个专业里面细分,即使一个教授很有名气,但只分配了两个名额,就只能招两个学生,是有序的。


但中国确实无序无节制。只要这个行业发展兴旺,有些医院、院校一个教授带十几二十个研究生很常见,在这方面,中国存在制度设计方面的缺陷。像美国的配额制在澳洲也是一样的,这样使得医生的队伍精简并且总量可以控制,某一种疾病对医生需求很高的时候,它会做倾斜调配。


我最早是在瑞典,在美国、澳洲也待了一段时间,也跑过世界很多地方,在不同地方做过运动康复的训练,也拿过职业医生的资格。我的总体感觉是,国外的医生靠的是行业的规矩,用医生本身高的素质来约束自己,大部分医生都是非常有道德的,价值观非常正确,不会为了所谓的利益去滥用手术,国外的医生基本都很敬业,因为他非常看重自己医生的地位跟他该有的一些收入,他奋斗到这个份上很不容易。国外运动医学的理念与服务是很好的,当然,这跟他的团队体系有一定的关系。世界医学的潮流是朝着越来越少的创伤的方向发展,而不是为了经济利益最大化。


你问我骨科、运动医学,一个非常和谐的状态是什么样子?那我认为,这确实是一个领域的挑战。当运动医学由儿子变成爸爸,变成爷爷后,这会产生一些矛盾,因为地位跳得太高了。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