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医疗的线上赢利问题

互联网医疗产品数量越来越多,竞争愈加激烈。面对有限的市场,每个产品都在想方设法找出路。

网络医疗是目前业界强烈关注的焦点,资本家和风投们都一窝蜂地投疯了,钱大把大把地烧,烧出很多莫名其妙的各种APP来。这景象与偏冷的其他行业形成了鲜明对比。但对任何一个项目来说,活下来是大家必须首先考虑的内容。如果连苟且偷生都困难的话,不光资本不高兴,连合伙人都可能打起来。那样的话大家就没有必要在一起耍了。


网络医疗的线上赢利问题


如何才能让项目活下来?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只要有钱赚,就具备了生存和发展的一切要素,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而非常遗憾的是,如今玩网络医疗的人士真的是太多了,昨天一个杭州的护士姐姐都哭着喊着告诉我说要做网络医疗呢。僧这么多,肉这么少,让大家如何存活啊?所以一谈到赚钱的话题,很多弟兄们都会掩面痛哭。揪心的事情不提好吗?当然不能不提啊,不提怎么活下去啊?是不是这个道理。


提起赚钱的这个话题,很多朋友会即刻开始抱怨,说你国网民的素质好低啊,消费的习惯好原始啊,甚至不知道花钱为何物。还说你看人家米国的网民啊,多可爱啊,上网看个黄片都先付钱,而且还是主动付费的——面对如此崇洋媚外的言论,不光大大们不高兴,很多正义得如野医生一样的好人也不喜欢。你觉得米国的钱好赚是吗?你干嘛不像你们村长的亲爹一样移民海外呢?你没有那个基因就不要抱怨你的血统不好行吗?又没有人跪求你在本国的网民中赚钱——这是一种智商偏低的表现,像长不大的孩子,实在是淘气。


钱是好东西,人人都想赚钱,春雨医生、百度医生、杏仁医生还有野医生都想赚钱。但赚钱讲究方法,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生财之道的话,钱是不会从天而降的。六爷年前就说了,做事情要讲究,赚钱更应该讲究。


经过2015年疯狂的折腾后,很多朋友开始冷静下来思考,如今形成的共识是,必须走向线下,做线下的实体,觉得那才是赚钱的唯一途径。


大家这样看是有道理的。医疗始终被认为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不管是什么样的机构,即便是巷子里看性病的小档口都被以为是赚钱的好去处。这让所有线上赚不到钱的家伙都感到眼红。于是将业务转移到线下几乎成了所有网络医生们的共识。


然而,网络医疗公司基本的业务是在线上的,且其真正的长处也在线上。如果让线上的这些专才真的到线下和莆田系的赤脚医生、老军医、老中医们争夺革命阵地的话,谁能保证不被一阵乱棍打死啊?


我不否认线下有很多的商机,也不否认一些网络医疗项目能够在线下赚到钱。但是,作为互联网公司,大家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特长,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动动脑筋呢?难道线上真的就是个不毛之地,连钞票都长不出来吗?我始终不这样认为。


谈起赚钱,大家习惯的思维可能就是直接收费。大家想到的收费项目会包括网上挂号、网上咨询,甚至还包括网上直接治疗的收费。这样的做法不是不可以。如果遇见个把心肠善良的有钱民众的话当然可以。但是,这样的菩萨多吗?人们最常看到的事实反而是,只要一开启收费的闸门,用户即刻如鸟兽散去,最后连个人影都找不到了,你那APP还收个P啊?


很多人正是因为这样的事实灰心丧气的。表面上看,线上用户的钱真的很难赚。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互联网公司那么多,成功的人士数都数不清,为什么别人能在其他行业的网络业务中收到钱,你却只会守着互联网医疗这个阵地眼巴巴看着别人赚钱呢?这告诉大家的事实是,本国的民众不是没有付钱的习惯,重要的是,你没有合理的理由让民众花钱。


由此可以看出,收钱并不是没有可能的,关键是要讲究策略。策略到位了,用户不但不远离你,甚至还会在付钱之后再给你献花给你送锦旗的。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如果那样的话,你不就成了网络医疗的神话了吗?


好啦,下面进入正题,给大家弄点干货。


策略1:不可过于直接,切莫过于功利。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题目为《进化的台湾》,作者法号“大别山居11世”,一看就是位高人。作者提到参加台北国际书展的一些故事。他认真参观了很多个展位,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几乎所有的展商都很和善很有亲和力(当然,来自某国的展商除外),这与其他行业展销会的情景有很大的不同。在其他类别的展销中,展销商总会非常急切地推销自己的产品。那架势几乎和失足妇女做生意的做法相仿了,所以很让人反感。而这些书商却完全不同,大家根本不谈生意,更不会推销书籍,而是直奔文化主题,比如聊书的作者,聊作者的思想,聊思想的品位,直聊得客人如遇见了知己般贴心。在如此语境中,客人会忘记这些商人的身份,会把他们当成学者一般仰视。那么在如此深度的交流之后,客人还会嫌自己钟爱的作品昂贵吗?


聊这个故事,我是想告诉那些太急于赚钱的朋友们,不妨先把赚钱的心收起来,弄点风月,谈点文艺,务几下虚,等把大家弄得警惕之心完全消除之后,再想钱的事情,那是不是更有奇效呢?


我始终坚信,真正会赚钱的人是不会一天到晚念叨钱的。钱是多么肮脏的东西啊,你不怕脏了你的灵魂也得担心会脏了你的智慧啊。一旦你的智慧都被钱这东西污染了,怎可能想出赚钱的好主意呢?


由此必须回到一个严肃的话题,那就是产品的质量问题。我总以为,在谈论赚钱之前首先要把产品做得到位,只要你的东西好用了,客户们必然会嗷嗷叫着争抢你的产品。到那样的时刻,你还用羞答答地找用户要钱吗?


“大别山居11世”的故事告诉大家的道理就是,做事情之前先不要讨价还价,不能总想着回报。做事的心过于功利了,反而会影响做事的热情,最终必然会影响产品的质量。产品质量都不能保证,赚钱不就成了某种梦想了吗?


策略2:做好弹性收费,不可强取豪夺。


直接收取费用,或者设置机械死板的收费规则,最终都会影响用户的体验。这是很多项目收费失败的原因。产品对于用户来说,实际上是一款工具。用户体验好了,多数人是愿意主动付费的。这样的事情在很多行业中都可以看到例子。所以一定要给用户自己选择的权利,让其完成体验之后再考虑是不是值得付费。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是自觉自愿的,绝对不能强求。一旦用户有被迫的感觉时,哪怕是非常微弱的感觉,大家都会如小贩遇见城管一般散去。那样你便什么收入都不会有了。


策略3:不可过于精明,要懂得装傻。


收费项目设立的时候,很多产品会制订极其严格的收费细则,唯恐有坏分子逃费钻漏洞。其实这样的做法是非常致命的。做生意要有一个菩萨心肠,要宽厚一点,仁慈一点,在钱的问题上要懂得装傻,要让用户感觉占了你的便宜。本国有句粗话,叫便宜不占是王8蛋。当用户真的感到占了便宜而时刻都想泡你那娇滴滴的APP时,你还担心你自己赚不到钱吗?


策略4:收费的对象问题。


网络医疗项目的用户,表面上看主要包括医生和患者两个群体。大家一般的做法都是先向病人收费,然后与医生进行分成。大家都在这样做,但这样的做法合理吗?为什么所有的费用必须由病人扛啊?医生有没有义务向你缴费?这个话题其实并不深刻,我不想点得太明。如果大家能把这个问题弄清楚的话,相信产品必然会上一个新台阶。


策略5:要懂得曲线救国,要发掘潜在的用户。


网络医疗是个医疗产品,而与医疗相关的业务有多少啊,大家有没有想过此问题?那些药商、器械商、医院、门诊、美容院、健身房等等机构,他们的钱烫着你的小手了吗?你赚不得啊?那你为什么要总盯着病人的钱袋子不放呢?


策略6:开动脑经,想一些更奇妙的策略。


最近公众号《医学科技频道》的主编阿雯小姐频频向我约稿,我对他们的文章进行过密切的关注。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名人写的文章,说的是作者自己装修房子时遇到的甲醛对健康影响的问题。文章写得很好,开始时,我以为是个不错的健康科普文章呢,谁知文章最后竟然很自然地为某家健康产品做起广告了。我相信多数读者是不会排斥这样的做法的。作者非常用心,在大家获得知识和乐趣的同时捎带点私活,这行为你能说可耻吗?


这是种高明的弄法。给大家讲这个故事,绝不是向那作者学习,来宣传《医学科技频道》这个公众号的。我是想劝大家真的要多动动脑子。人长着脑子是干什么用的?是用来思想的。思想得多了周到了,妙招就有了。这就如扯蛋,其实也无他,唯手熟尔,如果你也经常扯认真扯的话,肯定会成为比野医生更高明的专家。


最后总结一下野医生的意思吧,要想从线上赚钱,完全是可行的。只要大家有决心赚,说不定会如马云老先生一样,赚得不要不要的哩。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