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医生加号权,移动医疗成殃及的池鱼?

在优质医疗资源持续稀缺的情况下,移动医疗不应该利用平台去挤占瓜分资源,而应该干出更有技术含量的事。

在优质医疗资源持续稀缺的情况下,移动医疗不应该利用平台去挤占瓜分资源,而应该干出更有技术含量的事。


取消医生加号权,移动医疗成殃及的池鱼?


东北女孩在视频中对号贩子“冲冠一怒”,引发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效果也相当显著。春节前,北京市卫生部门出台八条措施整治“医院黄牛”打击“号贩子”。其中,最显眼的一条是“统一号源管理,取消医生个人手工加号条,利用医院信息系统严格加号管理”。不过,取消医生加号权,那些靠挂号、加号渠道吸引用户的互联网医疗公司怎么办?


年前“东北女孩怒斥号贩子”的视频流传甚广,姑娘的问责句句恳切。随后多地媒体也跟进报道大医院号贩子云集的现象。有说号贩子倒卖号源,赚的比医院专家还多。几块钱的挂号,转手就是几百;几百的专家号,转手又炒到几千。有的号贩子为了拿到加号,甚至模仿医生笔迹造“假加号条”。春节后刚开,有媒体暗访发现号贩子死灰复燃,于是北京各大医院纷纷动手整治号贩子。北京市妇产医院、北大口腔医院设保安定岗巡查,同仁医院热门科室挂号不限号,眼科一上午就挂出700个号。据说多管齐下,效果还不错,号贩子不见了踪影。


众多报道中,有一个故事令人印象深刻:一名60岁长者跪倒在医生面前“求加号”,医生心一软,开了加号条,结果人家转手拿出去倒卖出了3000元的高价。有关方面是不是也看到这个故事了,所以开出“取消医生加号权”的药方?


取消医生加号权,有人担心会影响医生的利益。说实话,能让患者苦等加号的,一般都是主任级名医,有这样高水平的医生,基本不会跟第三方平台勾结为了区区“阿堵物”自折名节。医生给病人加号,大多应该只是医生行善的人性化之举。


不过,医生不能加号,估计苦的不仅是号贩子,众多挂号软件也会“中枪”。2月20日央视报道称,有号贩子利用手机软件“一呼医生”挂到专家号后,再倒卖给患者。对此,一呼医生立刻发表声明,表示移动医疗企业是“黄牛天敌”,将完善技术和机制,避免号贩子对移动医疗平台的利用。


事实上,通过第三方医疗软件挂号加号,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像好大夫、挂号网等互联网医疗公司在业内浸淫多年,一早开通了专家预约加号服务,并且明码标价。有业内人士指出,移动医疗公司开拓加号业务,既没有改变就医服务品质,也没有优化医疗资源分配,最终其实跟互联网黄牛无异,纯属在盈利模式威逼之下的短视行为。


医院号贩子横行,根源还是优质医疗资源供不应求,满足不了庞大的患者群体。这其中涉及分级诊疗体系、患者教育等等多方面问题。在优质医疗资源稀缺的情况下,移动医疗不应该利用平台去挤占瓜分资源,而应该干出更有技术含量的事。比如通过互联网双向选择,帮助专家找到“对的病人”;比如类似V大夫这样的平台,通过“精准预约”模式,实现患者和医生的碎片时间无缝对接深度咨询,既解决部分患者的就医需求,也让医生从中找到职业尊严。据V大夫CEO汪银辉介绍,平台不承诺加号,患者和医生都不额外收费,并要求医生不能在上班时间做咨询,每个医生一天最多做两个见面咨询。这些“减法”让医患双方见面的愉悦度大增,医患沟通高效准确。“事实上大部分患者也是拿着检查单去咨询预约的专家求解读。”


“取消医生加号权”的做法,虽然不可能彻底刹住号贩子,但如果效果显著,很可能在全国推广。相关的移动医疗公司不妨早寻出路,创新更多为中国优质医疗增量的方法。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