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向患者公开曝“家丑” 谁开大处方就上大厅黑名单

2009年起,从内部批评、扣除绩效、内部“张榜”,至今年1月起,武汉市普仁医院干脆在门诊大厅LED电子屏上开辟了一个“专栏”:违规处方黑名单公示。5年下来,医院的处方合格率已提高至97%以上,患者满意度也达到97%。

看病贵,贵在哪里?药费贵!去看病,最怕什么?大处方!


而武汉市普仁医院就从这患者最盼着解决、医院最难解决的地方开刀,“谁开大处方,就曝光谁。”一治就是5年,从内部曝光到今年开始的向患者曝家丑。


通过显示屏曝光的违规处方黑名单


“这哪里是在开药,明明是在开黄金!黄金的价格也赶不上你手中这张处方!”这是5年前,武汉市普仁医院董事长刘一鸣在一次院例会上讲的话。正是这样一句话,拉开了该院对“大处方”专项治理的序幕。


“大处方”,官方的定义是,无适应症用药、无正当理由开具高价药、超说明书用药以及为同一患者同时开具两种以上药理作用相同的药物处方,也称超常处方。但从常规来说,很多病人觉得,超过他们支付承受能力的,也算是大处方。


2009年起,从内部批评、扣除绩效、内部“张榜”,至今年1月起,武汉市普仁医院干脆在门诊大厅LED电子屏上开辟了一个“专栏”:违规处方黑名单公示。5年下来,医院的处方合格率已提高至97%以上,患者满意度也达到97%。


门诊大厅曝光


是对违规医生最好的处罚


2日上午,记者走进普仁医院门诊大厅,映入眼帘的便是正前方的LED电子显示屏,屏幕左方滚动着医院的讲座、活动信息,然而不变的是右方,占据1/4屏幕的“2013年10月违规处方黑名单公示”:骨科XXX 神经内科XXX……记者看到,这一期公示名单共5个,骨科两位医生,神经内科三位医生。


据了解,5位医生违规行为主要集中在不合理用药,如过度预防性用药,或者是处方超时超量,如规定急诊处方3天,普通处方7天,开的量过了。因为违规原因不同,各人受处罚的金额也不同,“其实,公示对他们是最大的处罚。”


“我最近失眠厉害,想到神经内科就诊,没想到抬头就看到这个公示,这三位医生我肯定不会找。”前来就诊的肖女士说,其实自己也不明白什么叫违规处方,“不过既然有‘违规’,有‘黑名单’这几个字,肯定就是做得不好的医生,还是不找为妙,所以盯着看了半天,就是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


也有患者进门看都没看显示屏,家住建设一路的叶先生说,不是不想看,是没想到,“总以为那是医院的宣传板块,哪个想到还有这样的黑名单?!”


随机抽查处方


完善制度 防微杜渐


“医院组成处方点评小组,每个月不定期随机抽查一周的门诊处方单,由4位临床药师,对近万张处方单进行分析,找出大处方单。”该院药学部主任罗洁丽介绍,在病房,每月还要抽查各病区近10份病例,监控用药情况;同时,对用药情况进行动态监测,发现用量较大的辅助药品和用药量波动异常的药品,作为重点管理对象,抽查科室,再具体到医生个人。


“并不是说处方单的金额大,就处罚谁,我们主要从用药量和药品品种,来定性处方是否合理。”该院副院长余长江说,当发现不合理处方存在,就会通知相关负责人进行听证会,也给医生解释的机会,最后通过“处方质量管理小组”讨论定性,若属于超常处方(即大处方),就在LED屏上曝光。


从今年1月开始公示至今,LED屏上已曝光56人次,一位医生被停止处方权1个月。


罗洁丽介绍,虽然开不合理大处方的医生只是少数,但不采取有效措施防微杜渐,就会导致不良影响,增加病人经济负担。“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对于恶性肿瘤、免疫系统疾病等需要长期用药的病人,处方开药可适当放宽。”


违规医生坦言


为患者减负该支持


去年12月的数据统计,该院一位名医有44张超常处方,今年1月底,经过小组讨论,定性为“上榜”,并于今年2月停止该医生的处方权。


2日,记者联系上该医生。医生坦言,当被停止处方权时,觉得很冤枉,因为患者觉得疗效好,自己只是把患者疗程时间记错,提前1至2天为患者开药,就被定性超常处方,这位名医说,后来一想,这是医院为减轻患者就医负担的整体举措,应该支持,“那次处罚后,我就格外小心,尽量避免类似错误。”


“我就被罚过一次,不过心里还是服气的,因为数据很真实。”另一位榜上有名的医生说,“现在,我们也相当注意,用药更加合理。”


据医院统计,自专项治理工作开展后,医院平均门诊费用同期相比减了15%,但门诊量增长25%,住院量增长15%,患者满意度调查满意度达到97%,关于大处方的投诉事件也未有发生。


对话医院


针对自曝家丑,2日,记者专访了普仁医院副院长余长江。


记者:为什么想到向“大处方”开刀?


余长江:医院原为职工医院,2004年改制前,被称为“平民医院”。医院整体面对的就医群体较为贫困。医院一直都是以满足这些人的消费能力为用药准则,改制后,也一直坚守这一准则,服务更多层次的人群。


记者:患者情况各不同,怎么判定为大处方?


余长江:首先大处方不以金额判定,从管理学和医学诊断方面:无适应症用药;重复用药;人为高价用药;乱用抗生素;超说明书用药(超时超疗程超量)。有以上嫌疑,会列为大处方,再通过各种管理小组来核定。允许科室主任,当事医生现场申诉。


记者:对医生的处罚有哪些?


余长江:扣罚:书写不规范一处50元,不合理用药一处100元,超常处方扣罚处方金额的1-2倍;公示:例会通报批评,医院LED屏幕上面以“违规处方黑名单”形式向患者直接公示违规医生的科室与姓名;停止处方权:一年内超常处方累计达3次将限制(停止)医生处方权。


记者:治理的情况如何?不怕医生有情绪?不怕医院减少收入?


余长江:有关这个方面的治理其实从2008年就开始了,至今出台了很多规定,都是根据具体实施情况,不断完善。每项政策都尽量做到全面、客观,也给医生申诉的权利。目前,上榜人员在逐步减少。抗生素使用率从20%下降到10%,基药用药比率逐年升高,合格率逐年上升,处方平均金额稳定,无大起大落。而且,最主要的是,门诊量和住院量增长了,这说明治理出了成效。


记者:希望能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余长江:将把处方管理制度与医院信息化建设相联系,进行合理用药提示、合理用药监控。处方管理继续保持高压,LED屏会保持,既有对社会公示、又有警示作用。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