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师准入门槛不能降的三个理由

当世界各国都在提高中医从业者的准入标准时,中国的《中医药法(草案)》却反其道而行之。

笔者认为《中医药法(草案)》的第八条降低了中医师的准入门槛,这对中医药的长远发展极为不利。


中医师准入门槛不能降的三个理由


1、有悖于公平竞争原则


目前,我国有35所高等中医院校、46所西医院校和100所非医院校可以提供中医药专业本科以上的学历教育。越来越多的学子通过高考走进中医殿堂,再经过至少五年的寒窗取得学历,最后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以获取行医资格,过程艰辛而漫长。


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者不用参加高考,不用在中医院校寒窗苦读,仅凭师承学习经历就可以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这本身就不公平。这些人中有相当大的比例因为基本素质太低而无法通过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这证明他们达不到行医的最低要求。所以,笔者认为不该以国家法律的形式给这些人提供捷径,让他们能够轻松取得行医资格,这对千千万万通过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而取得行医资格的中医师是不公平的。


少数支持降低师承者准入门槛的专家之所以认同这一政策,最大的理由是认为院校培养的中医师“西化”严重,不能用纯正的中医思维看病。但这只是少数人的主观臆断。我通过检索文献并未发现有何过硬的证据可以证明,仅靠师承方式学习中医者的临床水平高于院校教育毕业者。


2、危及中医在医学界的地位


自西医传入中国以来,中医经历了百年存废之争,饱受了质疑和打压。一百多年来,中医界的同仁为了中医的生存和发展不懈努力,终于争取到“中西医并重”这样一个难得的政策,使中医能够与西医平等对话,这样的地位来之不易。


任何一个行业,从业者的准入门槛越高,社会地位就越高,反之则地位越低,这是非常浅显的道理。中医这个行业要保持和提高自己的地位,必须对从业者保持较高的准入门槛。如果中医师仅凭地方政府组织的所谓“考核”就可取得行医资格,这是自降身份。


由于自身的特点,中医很容易被庸医甚至江湖骗子钻空子。即使在名医辈出的清代,庸医依然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正如《曾国藩家书》中所述的“余在乡在外,凡目所见者,皆庸医也”,足见当时庸医之泛滥。提高中医师的准入门槛是防止庸医泛滥的重要手段。门槛一旦降低,必然会冒出无数个披着合法外衣的庸医招摇撞骗,必然会严重威胁中医的形象。


3、不符合世界中医药发展趋势


中医药已经传播到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欧洲的部分国家纷纷通过立法,对中医师、针灸医师的从业资格加以规范。在这些已经立法的国家中,“学历教育+资格考试”已经成为获取中医(针灸)从业资格的基本条件。例如加拿大从2013年开始推行全国统一的中医师资格考试,学习中医者须受过最少四年的中医专业培训,学时必须达到2600小时(包括650小时的临床实习经验),才能参加中医师资格考试;通过资格考试后,才能注册成为中医师。其考试的难度,并不低于中国的执业中医师的资格考试。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中医师考试情况也大体相当,欧洲各国的中医同仁也在努力推动中医立法和中医师准入制度的建立。


中医药是中国人奉献给世界的瑰宝,如今正在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中国作为中医药的原创国,对世界中医药的发展起着引领和示范作用。中国不但是中医药技术、中医药文化的输出国,也是中医药政策的输出国。我们的每一项政策,都会对世界中医药界产生重要影响。这个行业需要更优秀的从业者,才能担起引领世界中医药发展的重任。当世界各国都在提高中医从业者的准入标准时,中国的《中医药法(草案)》却反其道而行之。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倒退,这不但会在国内产生巨大争议,恐怕也会在全世界产生不良的影响,进而削弱中国作为中医药大国的地位。所以,笔者认为我们需要更严格的中医师准入制度,而不是降低标准。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