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的医疗投资:迄今为止仍在败家 主导者为何乐观?

谷歌在医疗科技投资上一直履行“败家”政策。2月初,谷歌的市值一度超越苹果,跃居全球第一位。今天的败家货是不是有可能成长为未来的现金牛呢?

2016年2月初,谷歌发布了2015年财报,全年营收从2014年的660.01亿美元,增长到超过预期的749.89亿美元,这家公司的市值也一度超越苹果,跃居全球第一位。


谷歌的医疗投资:迄今为止仍在败家 主导者为何乐观?


2015年,谷歌进行了重组,硬生生为自己新造了一个“妈”:成立了母公司Alphabet,将核心的互联网业务与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家居和医疗健康等创新业务进行了分离。今年是Alphabet将首次公布这两大业务的营收、运营利润和资本支出情况,并提供回溯至2013年的历史数据。


众所周知,谷歌对医疗、生物科技方面的兴趣由来已久。在这份127页的10-K(美国上市公司年度报表)文件中,我们不妨看看谷歌披露的在健康领域的投资情况。


谷歌的医疗科技投资总览:迄今为止仍在败家



从财报上的数字中可以看出,Alphabet最大的收益依然来自于Google的核心业务,例如搜索、安卓和YouTube等。在财报中,医疗科技领域的投资被Alphabet归入了“其他投资”(Other Bets)的大类,主要集中在谷歌风投(GV)、Verily和Calico三个部门中。谷歌的其他投资类还包括Fiber(谷歌光纤)、智能家居Nest、以及研究无人驾驶汽车等前沿项目的Google X实验室等。


从财报中不难看出,这些所谓“其他投资”坚定不移地履行了“败家玩意儿”的角色:2015年总收入4.48亿美元,共亏损36亿美元。2014年,这些项目的收入为3.27亿美元,亏损19亿美元。所以2015年Other Bets的收入尽管增长了27%,但损失却增长了83.7%,几乎翻了一倍。考虑到相当大的收入是已经能商业化运作的智能家居Nest贡献的,医药生物领域的投资回报目前仍然少的可怜。



GV:医疗投资,我不差钱


2009年,当谷歌决定创立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GV)的时候,就是在为谷歌的未来“种树”。而谷歌栽种的这些树苗中,数量最多的就是在医疗科技领域。


Bill Maris是GV投的创始人,Maris对健康领域投资的兴趣从大学时代就开始了。他自己的专业就是神经学,毕业后他曾在瑞典的银瑞达集团(Investor AB)担任生物医药方面的投资经理。2009年参与了GV的创立工作。


这位GV的决策者手上至少拥有24亿美元可供“挥霍”。GV过去在高科技领域的投资已经很出名,现在他们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在医健和生物科技领域成为更大的玩家。


Maris表示,GV 2015年投资的三分之一是在健康领域。健康领域自2014年就成为GV最大的投资领域,超过了消费品、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等近年来大火的行业。2013年,GV只有6%的投资额度流向了医疗健康领域,2014年,这个数字是34%,2015年,这个比例为31%。据彭博新闻报道,Maris还计划扩张GV在医健行业的投资人队伍。


Maris的言论可能会让很多风投经理气个半死。他说“我从不花时间在募资上。Alphabet对我们的投资额度需求有求必应。我们在投资时机选择的谨慎程度上远远超过金钱。 ”



GV在医药生物科技领域的投资矩阵


Maris在解释GV在医药科技领域的投资逻辑时说:“我关注技术上的问题,当技术问题解决以后,剩下的不过是水到渠成。”GV在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的广度和对监管风险的包容程度都是投资领域里罕见的。数字医疗研究机构Rock Health 的前任总监Malay Gandhi认为:“其投资风格真的很罕见。GV并不是再某一个领域浅尝辄止的涉猎,他们甚至会在同一领域里投好几家公司,而且给予每一家公司的投资额度都很高。”


Bill Maris


在描述自己对GV投资项目的愿景时,Maris列出了基因组学、癌症、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和衰老几大领域。平心而论,Maris的目标是几乎所有的制药商都在努力寻找突破的领域。例如,自1998年以来,已经有100多种尝试攻克阿兹海默症的治疗方案,无一例外的是都失败了。不过也正因此,任何成功的治疗方案都将具有数十亿美元计的市场。


Verily和Calico:接地气地烧钱我最行


Verily和Calico都是谷歌的生命科学项目。Verily原本被叫作谷歌生命科学,它的目标是以谷歌对待互联网的方式来对待人体:收集和组织所有可用的信息,并利用它们来改善我们的行为方式。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Verily目前正在开发若干智能健康设备,比如之前“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可以监测血糖的隐形眼镜,此外还有用于多种硬化症研究的可穿戴传感器,以及帮助帕金森患者控制颤抖的设备等。Verily在此次谷歌的财报中提及的不多,都是在说到“Other Bets”的时候顺带提及。


Calico的全名是California Life Company,此前媒体在报道这一公司时,喜欢夸张地用“谷歌挑战长生不老”来描述这家公司所做的工作。事实上,Calico 所做的是以医疗方法对抗和老化相关的疾病,并非追求人类的永生。


虽然Verily和Calico都是谷歌母公司旗下的兄弟公司,但是两家公司发展的路线并不相同。Verily涉足的要驳杂的多,对于许多疾病都有所研究。相较之下Calico的目标更单纯:使人类得以延长寿命,研究的也都是与衰老有关的疾病。


在今年的财报中,谷歌对Calico的提及有12处。倒不是谷歌对Calico真的如此偏爱,而是这个儿子的确值得“小书一番”:2014年,Calico与制药巨头艾伯维(AbbVie)在衰老疾病治疗领域达成合作,合作金额达到15亿美元。谷歌和艾伯维分别承诺投资2.5亿美元,并且都可以选择追加5亿美元投资。这些资金将用于在旧金山开设一个新的研究中心,Calico将在那里聘请一个研究团队,专门开发新药并开展早期开发。艾伯维的重点则是临床试验、晚期开发,以及将有前景的新药引入市场。相比媒体渲染的“追求长生不老”,Calico实际在做的新药研发是不是接地气多了?


谷歌医疗投资的一大特点:不惧进入重度监管领域


与很多老牌的风投不同,谷歌在医疗领域的投资有一个特点:不怕进入那些被FDA重度监管的领域。


近年来,许多面向科技创业领域的投资人都给予了生物医疗领域相当多的关注,但是大家有一个倾向:尽力避免那些FDA重点监管的领域。因为这些领域最终出来的产品或疗法要经历冗长的前期临床试验和人体试验,真正能商业化上市可能可能需要数年乃至数十年的时间。


谷歌似乎并不是很在乎这一点。比如说,GV去年投资了Editas公司,这是一家生物制药公司和基因编辑公司,今年二月份刚刚在美国正式提交招股说明书,准备在纳斯达克上市。尽管如此,其基因编辑技术的人体试验最早也得2017年才能正式开展。



GV投资的另外一家公司DenaliTherapeutics,主攻神经变性疾病的治疗工作。这家公司甚至还没有公开其研发的候选药物,可想而知进入临床试验的日子更是遥遥无期。


当然,一些谷歌投资的医疗健康企业也面临各种显著的挑战。仍然以GV的投资项目为例,其2011年投资的FoundationMedicine,这家公司对肿瘤的基因治疗方案迟迟没有获得保险公司的认可和支持。GV2010年还投资了大名鼎鼎的23andMe,去年这家公司被FDA弄的灰头土脸,其基因测序服务一度被FDA叫停。至于高大上玩基因编组的Editas,无论在技术领域还是在伦理方面都走的更远,FDA对这份“想要直接编辑人类基因组”的野心会亮红灯还是开绿灯依然不得而知。谷歌的这些投资只有时间才能告诉人们最终答案。


Maris倒是非常达观:“投资最不济的结果就是亏掉所有的钱,但是如果我们的投资成功,其回报远远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


从财报上看,谷歌投的这些医疗科技项目无一不是赔钱的“败家玩意儿”,但是相比无人驾驶汽车、谷歌气球这些谷歌实验室里更加天马行空的项目,今天的败家货是不是还更有可能成长为未来的现金牛呢?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