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限抗令”背后是中国式抗生素滥用

让抗生素的问题回归到专业问题,一个前提是让医生的专业被认可,值钱起来,劳动服务价值得到社会认可及尊重,不需要卖药也能养活自己。

为提高抗菌药物使用的合理性,日前,浙江省卫计委正式下发《通知》,要求对抗菌药物临床应用实行严格的分级管理。同时,浙江省卫计委提出倡导逐步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三级医院可以率先全面停止。根据《通知》,除儿童医院和儿科,浙江省全省三级医院应该率先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儿童医院、各医院儿科及其他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逐步减少,直至开始停止门诊静脉输注抗菌药物。


“最严限抗令”背后是中国式抗生素滥用


这道被众人称为所谓的史上最严限抗令,只不过小心翼翼再次提醒一件事情,医生,以后请尽量不要再滥用抗生素了。


三级医院代表着最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标准,也是最规范的医疗机构。如果这一层级别的医院也在滥用抗生素,那意味着在更低级别的医院,同样存在这种滥用,甚至更为普遍与严重。   


事实即是如此。这些年来,整个行业陷入了对抗生素极度的依赖,很多医生成为了“抗生素医生”。病人来就医,不开几粒“消炎药”已经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医生。在从医院门诊到个体门诊,输液大厅成为了“吊瓶森林”,抗生素越用越猛。在某些基层医疗机构,一个普通的呼吸道感染,静脉就敢用上两三种抗生素,这是我亲眼目睹过的怪现象。     


为什么那么多的医生被逼成“抗生素医生”?    


第一是经济的因素。在以药养医成为“主流”养医模式的背景下,静脉抗生素的适应症最广,以及利润极高,导致这成为一种最流行的营利手段。该不该给病人使用抗生素?如果仅仅出于专业的考量,那问题并不复杂。但如果这个问题与医院的经济、医生的收入直接挂勾起来,甚至与多数私人诊所的生存联系起来,那它就变成了一个复杂的问题。很多生意红火的私人诊所,把这一块的利润砍去,很可能账面要变得亏损起来。


只有在医疗服务价格十多年未涨的社会,养医才会成为问题。医生的劳动结果是居然连自己都养不活,这是一个黑色幽默。物价皆涨唯独医疗服务价格除外,医生劳动价值被如此漠视无睹,所以才有这种医生养不活自己的中国式笑话。抗生素经济成为了养医的工具,越是流行泛滥,越是说明医生的劳动就根本不值钱,难以摆脱这种经济依赖。  

  

第二是缺乏信任和双赢互利的医患关系环境。医生会给自己及自己的亲人滥用抗生素吗?当然不会。但为什么这种意识没有做到对病人一视同仁?因为身处一个医疗保障不足的社会,医患互信很糟糕,并且医闹流行,各种医疗暴力层出不穷。病人动不动就要找医生的麻烦,诸如看不起病的矛盾、医疗意外无人买单的制度缺陷、暴力维权的社会风气......这些种种麻烦,都会强加到一线临床医生身上,让医生养成了不敢犯错和岌岌可危的心态。所以很多时候,滥用抗生素成为了一种自保的手段。


前不久,有媒体曝光过这样一份来自医院的医嘱:“XXX上级医生查看过病人后指示:患者术后恢复良好,目前伤口未见感染迹象,感染概率不超过0.03%,正常情况应停用抗生素,但考虑患者家属威高权重,万一感染,会对我院造成灾难性后果,故指示继续予以目前2联抗生素预防治疗,遵嘱执行。”这个罕见的奇葩医嘱将暴力权力金钱面前,医疗界这种草木皆兵、人人自危的担虑展现得淋漓尽致。


让抗生素的问题回归到专业问题,一个前提是让医生的专业被认可,值钱起来,劳动服务价值得到社会认可及尊重,不需要卖药也能养活自己。其次,医患关系回归到正轨,患者得到足够的医疗保障,摆脱和医生经济对立的敌对关系,法治成为处理医患纠纷的准则。这些才是中国医生摆脱“抗生素医生”的可靠途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