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的风投资本逐利,在医疗圈里还能撑多久?

随着国家对医疗行业准入制度的出台,进入医疗行业的门槛逐渐降低,众多苦于当下经济下滑的投资环境中无法获利的投资者,手握大把资金望眼欲穿。突然的医疗投资市场的开放让他们嗅到了钱的味道。

风险投资在民众眼里就似乎是一群在股票金融行业中,隐身幕后、高瞻远瞩、身经百战的将军、一将功成万骨枯后的浴火凤凰,巨额资金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如三国周瑜,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又或如小说(高老头)中的葛朗台,手里数着大把的金币,脑子在想着如何用手中钱赚的更多。用钱生钱,利益最大化是风险投资人骨子里的想法。但是当他们把目光盯上了医疗行业的时候,资本的利益攫取理念和救死扶伤的医疗行业结亲的举动便多了一些值得玩味的内涵。


2016的风投资本逐利,在医疗圈里还能撑多久?


对利益的渴求让风投资本对于医疗行业无所顾忌,甚至失去理智


随着国家对医疗行业准入制度的出台,进入医疗行业的门槛逐渐降低,众多苦于当下经济下滑的投资环境中无法获利的投资者,手握大把资金望眼欲穿。突然的医疗投资市场的开放让他们嗅到了钱的味道。不可否认的是当下的医疗体系积弊重重,来自于医疗产业市场化的结果让众多民众困于医疗高消费而导致部分低收入者因病致贫,能够吸引更多的民间资本进入医疗行业有助于减轻公立医院的工作压力,这种来自于官方的判断为那些风险投资人打开了进入医疗行业的一扇大门。但是,作为当下医疗健康产业的丰厚回报对于投资人来说,无异于鹰隼嗅到了血腥的味道,加快冲进医疗市场掘金的愿望时时地刺激着他们的心脏,无所顾忌。


部分民营资本介入医疗后的融合的困境


回顾2015年发生的浙江富阳某医院的集体散步抗议某民营资本介入等多起事件、N多年前的宿迁某公立医院拍卖给私人资本,若干年后被当地政府重新回购案例、无锡某公立医院交由民间资本托管转为私立医院后,原本由当地政府投巨资建造,功能完善、设施豪华的惠山区某医院一直门可罗雀,其日门诊量及住院量远不如当地近在咫尺的镇卫生院。医疗功能严重缩水,大打折扣。这类事情在当下的医疗行业比比皆是,相当多的私立资本投资医院经营者也对于当下以公立医院为主垄断的医疗环境大吐苦水,怨声连连。众多的医院管理者在接手医院初期的雄心壮志在清冷的门诊大厅和空荡荡的住院病房映衬下,显得更加落寞、无奈。因此,不顾一切的追求“业绩提升”便成了众多民间资本下辖的医院的主要目标,曾经广东的某医院在当年的年底挂横幅“庆祝住院病人超过XX人”,被媒体和当地卫生主管部门责罚。这种透视着民营资本逐利的渴望的例子不胜枚举。


以上诸多案例看似民营资本介入医疗行业的水土不服,其实说明了民众对于民营资本的牟利恶名的反感。毕竟那些早期在医疗行业掠夺式掘金的人为这个行业的后来者留下的陈年旧债,需要这些后来人慢慢去清偿、抚平,但是如果风投资本坐不住屁股,耐不住寂寞,只是拿着资本市场行规和包装倒卖的老套手法在医疗市场里面兴风作浪,受累的绝非只有最后的接盘者,恐怕是整个医疗行业也要为之埋单。


最近与曾在和睦家医院工作过的一位医生谈及美中互利公司被国内公司收购的事情,2014年大手笔收购了和睦家股份转而成为了控股方的复星集团,坐上了笔者心目中国内唯一一家原汁原味的美方管理医院的首席交椅。这位医生谈及此事,言语之间颇具悲哀。据该医生说,和睦家医院的美方管理细化到点滴,但是随着美中互利的易主,未来医院的走向如何不得而知,关键在于国内的投资方能否在医院管理理念上与原来的美式精髓契合以及新的掌舵人能否耐得住性子。如果走向“中国特色”,或是资金链断裂,不过是又成为一家“中美合资”的新医院。这样的打着“中外合资”噱头的新医院在当下的医疗市场比比皆是。2015年末复星集团的最高管理层短暂失联,人心惶惶,其曾经放言在国内收购500家医院的计划被质疑。但是作为一家医院来说,老老实实看好病,赚技术和服务钱,慢慢朝前稳步走下去,一定会成功,就如当年的那些源于欧美的教会医院如今都成为了今日的湘雅与协和。


当下中国医疗体系的特点及医疗并不适合风投行业的掠夺式掘金


中国的医院模式由明末或清初由传教士拷贝自欧美,繁盛于清末及民国后毁于日军侵华战乱。中医的传统的行医方式是江湖游医或开医馆,服务周边百姓。这种方式在解决医疗问题时,效率很低。而且医疗服务只能面对能够请得起“郎中”的那一部分人。药铺和坐堂医也只能在市镇提供医疗,对于偏远乡村、交通不便的地区,缺医少药是常态。解放后的医疗面向全社会、强调服务基层成为时至今日的主流,大规模推广基础医疗解决了基层就医难的困境并消灭了众多的传染性疾病。随着政府医疗服务行业的投入减少和医疗需求加大产生冲突成为今日医疗体系的现状。因此出现的医疗市场化让整个医疗行业群体陷入困境,具体表现为呈几何数字上升的针对医务人员的伤害案例和民众对于高昂的医疗费用怨声载道。


此时面对着单纯的医疗需求,作为掌握大量资金流的风投有实力加入任何一个市场,参与竞争交易。但是中国医疗市场的特殊性有别于国外的医疗体系,风投资金的投机愿望难以实现短期盈利,这是与中国的风投行业成功的圈钱模式相左的,纵然来自于政府主导的医疗市场化后的健康相关产业的盈利前景诱人,让嗅觉敏锐的风投资本兴奋的双手出汗,也无法使靠着资本快速运作盈利的风投和需要慢热的医院养成走到一起,因此来自于风投的盈利方式和动机令人感到担忧。


传统的风险投资的逐利本质及盈利模式与医疗治病救人的理念在道义上存在冲突,资本逐利的愿望和医疗行业的人性帮理念助相抵触。


风投资本盈利模式和医疗技术获利的方式融合困难,资本盈利需要短平快,才符合资本的特征。通行的现代的资本盈利模式更多的是在大规模产业化的工业生产中,通过提高标准技术,同质化的企业产品生产,将得到量产的商品出售用于获利,得到资本回报。


医院是由专业医务人员提供医疗技术和针对病人的个体化关怀服务,改善病人的健康状态和生活质量而获利。这种全球医院的通行盈利模式中有着更长的周期和不确定性,因为标准的医疗技术并不适合千差万别的病人需求。而且现代医学的发展远没有达到人类的心理预期。这也是众多医院困顿于患者因为心理预期过高而产生众多医患纠纷的原因。


医院资本运行的特征区别于普通企业生产模式,病人的求医诉求千差万别,疾病种类繁多,作为生物种群中最高级别的人体具有众多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问题,医疗技术难以触及的盲区,这种以高级生命做服务对象的现代医疗与当代工业生产的低水准级水平反差巨大。因此也是资本投资的险境,对于嗜赌成性的风投资本来说,具有极大压力。虽然风投的投机心理及曾经资本领域里的成功给了他们的胆量,但是作为资本的本性就是以盈利为目的而生存,如果在面对资金压力或是投资回报不符合风投的盈利预期时,如壁虎般断尾逃生止损的举措针对资本市场是合理的,但是对于需要长期投资的医院养成则可能变为灾难。


当下经济下滑时,民间资本进入医疗行业,福祸未知,2016能撑多久?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