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国际大牌医院互联网创新七大趋势

2015年以医院(美国)为首的医疗服务机构动作不断,而且还不只是试点哦,而是在全面的进行数字医疗工作部署。下面是我们进行整理分析之后总结的一些趋势,非常长(干货满满)。

2015年以医院(美国)为首的医疗服务机构动作不断,而且还不只是试点哦,而是在全面的进行数字医疗工作部署。下面是我们进行整理分析之后总结的一些趋势,非常长(干货满满)。


2015国际大牌医院互联网创新七大趋势


趋势一:风险资本向医院渗透,双方不断擦出火花


有些创新型的医院特别专注于数字医疗,比如克利夫兰诊所(对,每次提到创新都有他!)今年二月份,它和电信巨头Cox Communications公司闪电联姻,结成“战略同盟”,合作提供数字家庭保健服务。这家新成立的合资企业总部在亚特兰大,它将会帮助Cox为医院、医疗保健公司提供合适的宽带服务,据路透社报道,Cox同时还投资了健康公司HealthSpot,但具体金额不详。


到了今年3月份的时候,GE风险投资公司宣布和斯坦福大学医疗保健部合作,联手打造新的数字医疗有效性评估机构Evidation Health。就在Evidation成立后不久,它就顺利融入了健康活动平台公司的综合交易系统中。另外,除了斯坦福大学之外,Evidation 11月也宣布了新的合作方奥克斯纳医疗系统。


在5月份的时候,Meridian Health 子公司iMPak联手生物医疗和保健集团NetScientific创建了一个专注于数字健康销售的公司Triventis Health。Triventis health会先将NetScientific集团子公司Wanda Health 投放市场的产品进行组合,然后使用iMPak的设备对这些组合进行数据分析和远程监控。该产品系列会先在NetScientific 旗下的医院进行销售,然后推广到全国各地不同的医院。


最后一个资本向医院渗透的新闻就是美国最佳医院之一的布莱根妇女医院与Rock Health 的联姻了。双方宣布将合作测试来自Rock Health旗下孵化公司的产品组合技术。其实早在夏天的时候他们就进行了亲密接触,我们预计这项合作将持续三年左右。


趋势二:远程视频访问&家庭医疗寻呼服务


大概2015年年最大的数字健康趋势就是远程访问了,远程医疗巨头Teladoc, American Well以及 Doctor on Demand今年都喜获丰收涨势喜人,并一并获得了大的投资机构和医疗服务商(医院&私立医疗机构)的亲睐。但是商场如战场呀,怎么可能没有硝烟呢,今年Teladoc和 American Well 都深陷在了专利战中,在十月的一次混战中,Teladoc意外败给了它的竞争对手,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有时一些商业模式不同公司之间的竞争可能还会帮助远程医疗进一步向前发展。


古往今来,医院从来都是坐山观虎斗,然后悄悄地收获余利。在这一年里,一些医院系统以这种或那种方式悄悄在远程医疗领域里布局。在以明尼阿波利斯的明尼苏达州为基础的医疗体系里, Fairview Health迈出了它“显着”第一步:今年一月战略投资了远程医疗公司Zipnosis,但实际金额不详。后一个月,有着1000张床位、营收达21亿美元的托马斯杰斐逊大学医院投资2000万美元新建两个紧急护理中心,并与之配套了一个远程视频访问方案,使医院能够帮助远程患者。


今年加州的卫生系统 Sutter Health 也有新动作,在二月底的时候它推出了全新的iOS应用,使之可以通过 Sutter Health 去年投资的公司MDLive进行远程访问。而今年四月份的时候,MultiCare卫生系统就宣布,它将为华盛顿的患者提供医生远程视频访问服务。


六月,克利夫兰诊所也发布了一个新的远程视频访问应用MyCare Online,它能够通过America Well为患者提供24小时的紧急护理访问服务。


到了第四季度的时候,America Well 成功地打败了另外两个供应商Intermountain Healthcare 和 Community Health Systems,获得了为俄克拉何马州和华盛顿当地的居民服务的机会,为此新成立 Intermountain Connect Care 将会在2016年成立,而American well。


旗下Virtual Health Now平台将会被整合进当地的网络,亚利桑那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则有望在未来几个月里接入。


在远程医疗领域里,有新机会出现,就有旧的公司消亡。今年德国公司Bosch 就正式关闭了其在美国的子公司博世医疗保健,以减少医疗保健开支。


今年,同时也涌现出许多优秀的远程医疗app,他们其中有些可能会成为下一代视频访问应用程序:家庭远程医疗,而现在则还是普通的数字化医疗辅助工具。今年在驾驶室也推出了许多服务,比如 Heal, Pager, FirstLine Medical, MedZed, Dispatch Health, FRND, PediaQ和 Circle Medical等等。Dispatch Health亦将会和Centura 合作为它的患者提供服务。


虽然今年许多许多初创公司致力于成为医疗健康界的Uber ,但可得先问问Uber答应不答应呢。今年白宫峰会上Uber宣布和波士顿儿童医院、 Voalte以及 Practo达成合作伙伴关系。不过,Sherpaa CEO杰伊·帕金森根据自己的经验来看,认为这种依靠家庭电话来提供的上门服务使不可持续的。Sherpaa提出了自己的远程医疗模式,即主要依靠异步消息传递的远程医疗服务,另一家与它商业模式类似的公司Talkspace早前就宣布了与杜克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合作伙伴关系。


但远程医疗也有自己的烦恼,这其中就有法律和立法方面的问题。Teladoc对德克萨斯州医学委员会的反垄断诉讼仍在继续,据其表示整个诉讼将会花费超过700百万美元的律师费。得克萨斯州的总检察长在立场上比较倾向于医疗委员会,但后来法官否认了它的观点,这真是一场吸引人眼球的诉讼。


德州并不是唯一的一个面临远程医疗的法律麻烦的,还有超过200项涉及到远程医疗的法案还搁置在州议会那儿呢。2015年国家医药局联合会通过了一些许可法案,另外十一个州(阿拉巴马州,爱达荷州,伊利诺伊州,爱荷华州,明尼苏达州,蒙大拿州,内华达州,南达科他州,犹他州,西弗吉尼亚州和怀俄明州)今年通过了医疗执照法,但使其生效还需要剩下的七个州通过该法案。


十月份的时候,美国医学协会创造了一系列新的CPT代号,以支持远程医疗的报销流程。这些代号是非常重要的医疗保险依据,它规定了哪些可以报销。这一套新的标准化的,明确的CPT规范有望一改过去市远程医疗保险市场混乱的局面,让供应商大大的放心。


趋势三:面向患者的移动产品


今年许多医院,尤其是儿童医院已经发布了面向患者的移动产品。


而迈阿密儿童医院好几年前就已经在为患者开发移动工具了,但他们脚步仍然很快。今年一月份接受采访时CIO 爱德华·马丁内斯表示,他们计划推出一个虚拟放电选项,这样医院就可以视频记录下整个放点过程了。


今年三月,在华盛顿特区妇产科私人执业医师Reiter, Hill, Johnson & Nevin (RHJN)和华盛顿特区签署了一份叫Babyscripts的协议,他将提供一个“妈咪套件”,其中包括它的怀孕app以及相配套的健康设备,并且“妈咪套件”的客户也可以使用Withings或iHealth支持的医疗设备。


同月,华尔街日报在一篇文章里提高了三个不同的医院的一些项目不约而同地在他们的加护病房使用平板电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Project Emerge项目、布里格姆妇女医院的 the Patient-Centered ToolKit 项目以及 波士顿以色列贝斯医院中心正在开发的项目MyICU。医院们在开发这些项目的过程中发现,在ICU接受治疗的患者常常会有一种他们不被尊重的感觉,而使用手机或者平板软件就不同了,患者和他们的家属可以直接和他们的护理团队联系,而不必跑到医院,被医生和护士像看护犯人一样时刻跟随着自己,他们认为从医院到家庭护理的转变可以让患者更加自由,毕竟客户才是上帝,患者也是一样。


同样在三月,凤凰城儿童医院宣布,他们将安装200台专为病人及其家属定制的平板电脑,以此来与患者的治疗方案进行交互。凤凰城儿童医院将会把整个治疗过程数字化,以此为工具来帮助孩子的家庭将其带回家之前了解到必要的执行程序。目前,该程序介绍已经被打印出来了,并分发给病人及其家属。


这一年Scripps Health (斯克里普斯健康)也为患者推出了一个应用程序。不过让人惊讶的是,斯克里普斯健康很早就涉足数字医疗了,然而到现在这家医疗供应商才推出了专为患者定制的应用程序,应用程序和这家供应商同名,支持iOS和Android设备,病人和访客可以很容易的通过该软件找到克里普斯相关医生及其信息。


到了第四季度,越来越来的面向患者应用程序浮出水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神经内科的研究人员同辛辛那提儿童医院神经外科的研究人员一道开发出了一款针对脑积水的应用程序“HydroAssist”。它允许病人手动输入他们的治疗、组织多次治疗以及根据日期查看治疗历史。当病人需要在新的医疗机构诊治时,病人还可以使用HydroAssist和其他医生共享相关数据。


十一月,波士顿儿童医院公布了他们内部开发的用于出院处理的程序DISCO相关数据,数据显示,两个不同的研究小组分别有26%和10%的几率使用该应用程序出现过问题。


在11月HIMSS卫生互联工作会议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讨论了许多面向患者的应用程序,包括一个面向患者娱乐和教育的平板,一个为患者在医院接受前列腺癌筛查的应用程序以及监控病人术后愈合情况的远程应用。


最后,在今年一整年里,医院们都在持续进行一项实验,以弄清楚到底有多少患者需要访问自己的医疗数据,以及哪些数据是患者最想知道的。一月份,波士顿以色列贝斯医疗中心使用从联邦基金的45万补助金开发出了一款名为OurNotes的程序,以此来让患者能够贡献出他们的医疗记录。众所周知,该程序是OpenNotes的一个扩展,它将会和全国其他的供应商合作。在5月,洛杉矶儿童医院宣布他们将为他们的患者提供免费的医疗影像程序 ImageInbox,该程序将帮助患者获得电子版的医疗影像,包括MR、CT、超声检查和X射线的影像文件。


趋势四:慢性疾病管理


今年相当多数量的卫生系统采用了一些旨在帮助用户管理特定的慢性疾病的连接设备。4月的时候,Partners HealthCare宣布它将与三星合作开发慢性病管理软件,六月的时候, Partners 进行了新软件的临床试验。另一项合作发生在五月, Partners 宣布将和PatientsLikeMe合作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提供者的门户访问。


其他的一些相关消息主要集中在特定的领域,下面我们列出了一些有趣的新闻。


哮喘/ COPD


今年是用于治疗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数字医疗产品爆发的年份,但却有一家公司因为缺乏兴趣而关闭了其COPD产品,Michigan's integrated health system (密歇根州的综合卫生系)Spectrum Health 宣布它将关闭其2010开发的哮喘类移动应用Ideomed。


据当地商业杂志MiBiz报道,Spectrum Health 哮喘应用“不温不火的销售”,以及缺乏来自外部投资者的投资使得Ideomed被迫关闭,目前它又开发了另一个应用程序Abriiz,来帮助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


然而,其他医院可不管这些,他们相继开展了呼吸相关的研究项目。今年三月,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公司LifeMap Solutions 和纽约西奈山医院进行新的尝试,它将与伊坎学院西奈山医学院以及国立犹太医学中心呼吸中心(NJHRI)合作开发一个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系统,该系统包括一个移动应用和一个智能吸入器。接着在12月,LifeMap推出了它的第二个免费应用COPD Navigator,同时它和 哮喘护理公司SuperCare Health. 合作推出了该应用的企业版iBreathe。


Supercare health(超级健康护理)


今年五月,加利福尼亚远程疾病监控公司Sentrian(前身为Jointly Health)宣布他将和Scripps Translational Science Institute (斯克利普斯转化科学研究所)合作,在200名COPD患者上测试它的技术。该远程智能平台采用生物传感器进行远程监控,不同的地方是它采用机器学习,能够为每位患者定制警报参数。


去年十二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个部门生物医学成像和生物工程研究所收到一笔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南加州大学的600万美元的捐赠,以帮助他们进行儿童哮喘方面的研究。


心脏疾病相关


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今年宣布,它将试点应用iGetBetter's apps,以帮助远程病人监控以及减少出院后病人再住院率。该试点主要针对有心脏疾病的患者,特别是患有肥厚型心肌病(HCM)的病人。


然后是Partners Healthcare联手Daichii Sankyo开发了一个专为服用口服抗凝血剂的房颤患者的app,该应用能够帮助改善药物依从性以及服药后的相关反馈。


在今年晚些时候,the Scripps Translational Science Institute (斯克里普斯转化科学研究所 )宣布和 Aetna 以及Johnson & Johnson(强生)合作推出一项试验,来测试使用 iRhythm's Zio Patch 和the Amiigo activity tracke(活动追踪)来筛选房颤高危人群。


一月,智能手机心电图公司AliveCor公布了期待已久由克利夫兰诊所进行测试的该公司技术的临床测试结果。该试验表明,AliveCor的心脏监测器确实能够检测到心房颤动,并且只有3%的几率会误报。此外,Utah health system Intermountain Healthcar(犹他州卫生系统的山间医疗保健)也开始测试AliveCor智能手机心电图设备在临床方面的应用,以确定是否该设备的iPhone版本能够媲美传统的12-lead ECGs。


蒙特利尔的一家通过智能手机连接远程病人监护设备的公司Tactio Health Group也在今年宣布和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Health System(密歇根健康系统大学)进行一项涉及25人、关于家庭血压监测和患有高血压的服药提醒对病人的实际影响的研究。


四月份是一个特别的月份,很多医院争相采取措施来减少充血性心脏衰竭(CHF)病人的再住院率。纽约Health Recovery Solutions (健康恢复解决方案)宣布其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进行试点的以平板为基础的解决方案在30天内降低了53%充血性心脏衰竭(CHF)患者的再住院率。然后,在一项涉及350名CHF患者的试点研究中,费城医院通过Email和短信来通知CHF患者进行后续治疗的方案成功减少了10%的再住院率。之后,在对348例CHF患者治疗过程进行分析之后,波士顿医疗保健医院的研究员们发现,通过远程监控的CHF患者可以减少120天的再住院和死亡时间。


糖尿病和糖尿病前期


纽约市健身应用程序制造商Noom 宣布和纽约市紧急医疗护理网络服务商CityMD合作,来试点测试这些使用被整合进 Noom's health program 的Samsung's S Health app使用人群,有哪些人属于2级危险糖尿病患者,试点项目将包括至多670个被诊断为糖尿病前期的纽约居民。Noom本意是想利用试点来建立一个健康计划,来为帮助用户及时地进行糖尿病的预防与治疗。


ClinicalTrails.gov网线还报道了Noom另一起关于数字医疗的尝试。据报道,Noom将会和the 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 hospital (纽约伊坎学校西奈山医院)以及 Kaiser Permanente 进行一项12周、涉及200人的健康应用程序 Noom Monitor的开发,以帮助饮食失调的人更好地进行自我管理。


同样,Joslin Diabetes Center (乔斯林医疗中心)今年开始为I型糖尿病病人试点开发一个在线营养教育平台“Sugar Sleuth”(糖警犬)。该网络平台将帮助教育病人了解如何分析优化他们的餐后行为和葡萄糖水平。该app同样可以可以记录相关数据,以帮助患者和医护人员持续跟踪他们的血糖情况。


另一个与糖尿病相关的资本运动,这其中涉及到两家美国和两家欧洲公司,他们希望利用近场通信(NFC)技术来创造糖尿病管理的新的选择。另外,梅奥诊所和华盛顿特区的医疗技术公司Gentag合作成立American half of the venture,而荷兰的医疗技术公司NovioSense将和德国研发公司 Fraunhofer IMS合作解决欧洲同一方面的问题,巧合的是,两对公司过去都有过密切合作。


此外,去年由 Glen Tullman建立的糖尿病管理初创公司Livongo Health今年宣布,它将面向纽约居民推出能够通过西奈山医疗卫生系统进行糖尿病管理的平台。该方案已经被提供给西奈山的员工,现在将提供给Mount Sinai network(西奈山网络)的患者。


最后,th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Medical School (UMMS) (美国马萨诸塞州大学医学院)也试点开发了一个糖尿病管理应用“Sugar”,它将帮助糖尿病患者控制体重和血糖水平。


减肥


CS莫特儿童医院(C.S. Mott Children's Hospital)是位于密歇根州安阿伯市的密歇根大学医疗系统附属儿科医院。1969年,由CS莫特先生花费重金打造的医院被大学医院儿童病房取代。2006年,大学重新建立一个新的设施体系,计划于2011年11月完成。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排名,莫特儿童医院在全美儿童医院排名中名列前茅。


而今年,CS莫特儿童医院宣布将建立一个新的远程医疗项目,以帮助减少儿童肥胖。医院表示将与新近成立的数字保健与远程医疗平台Fruit Street合作,为患者提供一个能够使用可穿戴设备进行远程视频访问的程序应用。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Diabetes and Digestive Kidney Diseases (NIDDK)(糖尿病和消化肾脏研究所)今年获得Providence's Miriam Hospital (普罗维登斯米莉亚姆医院)Boston's 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 (波士顿以色列贝斯医疗中心)$ 1.3万美元的捐赠,以帮助研究所的研究员们能够尽快启动关于减肥手术后体重下降的研究。


研究人员们将会使用 wristworn 健康监测设备ActiGraph和智能手机来追踪大约100个将要进行减肥手术患者关于食物、体力活动、行为、情绪、饥饿和渴望等等方面的情况。手术后,研究员将会继续追踪这些手术者术后四年的情况。他们将会收集包括环境因素,比如患者能够吃到哪些食物;来自家庭和朋友的支持,以评估哪些因素能够帮助减肥。


趋势五:移动应用策展&医院的应用程序推荐


随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移动应用程序的出现,而问题是谁才是值得一直使用的呢?所以帮助消费者找出这些值得使用的健康应用程序还是很有必要的。同样,今年医疗服务提供商也同样在积极尝试应用策展。


首先是去年的两则消息:当时的新奥尔良的头条新闻,奥克斯纳医疗卫生系统推出了它的“Genius Bar-type”(天才吧式)O Bar,一款可以面对面进行健康学习和保健的应用程序。二月的时候,这家医院做了两三百个应用程序来推荐给它的患者(客户),这些应用程序从食品查询、营养跟踪、健身到糖尿病管理、帮助用户戒烟、孕妇教育等等应有尽有。另一个发生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新泽西州大西洋卫生系统的分部莫里斯敦医学中心建立了HealtheConnect。一个位于就在医院的接待室的实体店,在这里病人、家属和医疗专业人士都可以学习了解关于健康应用程序和可穿戴设备的一些知识。虽然现在仍然附属于医院管理,但它的计划经过一年的试验期之后独立出来。


今年四月,克利夫兰诊所的一个业务部门与全球医疗保健创新联盟合作,推出了一个全新的医疗电子商务平台 ADEO。通过该平台,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患者都能够买到必要的护理工具,包括一些面向患者的移动应用程序。自去年十月该平台悄悄推出之后,现在已经涵盖到十三个护理品类了。


今年一月,总部在帕洛阿托的HealthTap发布了一份基于数千名使用HealthTap AppRx platform的医生对医疗健康应用程序的排名。虽然不是每个活跃在HealthTap的医生都参与了投票,但它却成功吸引到了媒体和医生们的注意力。其实这也是一个巧妙的应用策展,只不过它的主要目的是让每个应用都有获得关注的机会。HealthTap医生们推荐的前三个ios应用分别为(按顺序):MyFitnessPal、Weight Watchers和Lose It!而安卓版则是Weight Watchers排在第一,紧接着是White Noise Lite 在IOS上White Noise Lite排在了第四位,而Lose It! 再次排在安卓版第三位。The American Red Cross First Aid app、 RunKeeper rounded app则分列榜单第五六位。


今年五月,一家跨国大数据分析公司IMS Health宣布和移动网络医生社区Quantia进行合作,来将Quantia的22.5万成员接入 IMS' app curation platform(应用展示平台)AppScript,结果Quantia在七月份被 Physicians Interactive(医生互动)收购了,现在被改为 Aptus Health(问博健康)。


而在整个英格兰社区,无论是 the NHS England(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以下简称NHS)还是the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伦敦皇家医学院,以下简称RCOP)都开始对患者应用策划有所动作。今年三月,英国NHS批准了五个应用在其网站上进行展示,结果帮助了这些应用获得了每月40万的点击量。然后在五月份的时候,设置英国医学培训标准的专业机构RCOP推出了一套关于医生如何使用应用程序的指导方针,这个两页的指导文件标上了大大的CE标志放在网上,同时它也告诉医生要根据自己的判断开选择合适的应用,点击量依然感人。


最后,11月的时候,一个去年夏天成立于MIT的非盈利机构Hacking Medicine Institute(医疗黑客研究机构)倡议大家对现有的移动医疗应用和数字医疗工具进行评论排名。该审查由哈佛大学附属的医生来完成,而机构将为消费者和提供商进行策展,以帮助供应商做出符合病人要求的应用。该机构认为,这次策展尝试将和以往不同,因为医疗黑客研究机构是一个学术层次的非盈利机构,这是Happtique、IMS或HealthTap这些带有市场偏见的公司所不能比的。


趋势六:苹果&谷歌更为直接的医疗保健


和IBM合作、将Apple HealthKit整合进医院、ResearchKit的发布以及apple Watch在一些医院的试点尝试,apple今年在医疗上的进展可比以往都要快。


与此同时,谷歌表面上在默默进行着自己的登月项目Verily (前Google X) 以及谷歌眼镜,但它并非对医疗两耳不闻。这一点从时不时曝出来的医疗黑科技就可以一窥究竟,这表明谷歌在医疗上的脚步非常沉稳,并不急于求成。


今年苹果的许多医疗保健方面的动作仍然是在忠实履行去年宣布的医疗大计划,比如去年就宣布和与IBM合作开发企业应用程序,但直到2015年第一季度才推出公司的首批医疗保健应用程序。经汇总分析,这些动作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以医院护士为中心,帮助护士管理患者信息;以医院负责人为中心,使用一个iphone应用程序来帮助护士负责人管理护理人员;医院技术辅助,使用一个iphone应用程序帮助连接医院技术人员和护理团队的其他人员;家庭护理辅助,也是使用一个iphone应用帮助护士在患者家中或者院外工作。今年五月,苹果将apple watch引入了医院,打算在Watch上做相同的企业应用。


在去年的apple WWDC发布会上,苹果推出了Apple HealthKit及其相关联应用程序apple health app。而今年的一些宣告很大一部分是与Epic 集成有关,它允许多家医院利用数据分享平台来工作。在2月份,路透社报道称,至少有14家美国医院要么积极进行HealthKit试点,要么公开表示打算自己弄一个出来,这些打算医院大致包括:新奥尔良 Oschner医疗中心、斯坦福大学儿童医院、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杜克大学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西奈山医院和克利夫兰诊所。


就在宣告几天后,斯坦福大学就正式推出了其面向患者、支持HealthKit 的iOS应用MyHealth,它能够帮助患者检查检验结果和医疗费用、个人管理、预约安排,并允许患者通过医院的ClickWell 远程医疗服务进行视频访问斯坦福大学的医生。apple的整合帮助患者自助上传个人生命体正,并让数据安全、自动的加入到病人的历史病历中。


后来在4月的时候,洛杉矶的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雪松-西奈医疗中心)针对HealthKit推出了一个新举措:对所有患者开放开放HealthKit功能,并允许患者自主分享相关数据给它的医生。最初,任何使用Epic 病人站点的西奈患者将能够从他们的设备上载数据到体重、血压、脉冲、葡萄糖和血氧饱和度,并能够将这些数据发送到个人电子病历。目前,雪松-西奈患者站点有8.7万多活跃用户,他们现在就可以将自己的健康记录与Healthkit进行整合。


另外,苹果今年确实如期的推出了两款新的医疗保健产品:Apple Watch 和Apple ResearchKit。Apple Watch上有多达264个与医疗健康相关的应用,并且它也开始出现针对医院的试验性应用。其中有两款应用是针对癌症治疗的: 使用于伦敦的国王大学医院的应用MedoPad Apple Watch app和新泽西南部库珀的安德森癌症中心为他们的30位乳腺癌患者开发的一个程序,以帮助他们使用apple watch连接到医疗服务团队以及进行更好地自我管理。目前安德森癌症中心正在与宾夕法尼亚州的行为健康科技公司Polaris Health进行软件的第二阶段随机对照测试。


而新奥尔良的奥克斯纳医疗卫生系统也推出了 Apple Watch 试点应用。手表将会被发给该院高血压病人,提醒病人及时服药,同时手表内置的健身软件将帮助提醒他们进行必要的锻炼。


三月份的时候,apple宣布了一个专为医学研究、开源的平台ResearchKit,它集成了此前推出的健康数据共享系统HealthKit。此后,苹果开始与过半的医疗保健系统合作,以开发针对特定疾病的应用程序。


之后,罗切斯特大学和Sage Bionetworks(圣人生物网络)合作推出了一款研究帕金森病疾病的应用程序mPower,目的是为了帮助研究员更加容易的进行研究注册以及提交研究理由;麻省总医院使用ResearchKit 建立了一个研究糖尿病的应用程序GlucoSucces;斯坦福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用它来 ??创建了一个研究心脏疾病的应用程序MyHeart Counts;西奈山医院和康乃尔医学院联手打造了一款研究哮喘的应用Asthma Health;Dana Farber癌症研究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Sage Bionetworks(圣人生物网络合作推出了一款针对乳腺癌幸存者的应用Share the Journey。


尽管网络上出现了很多反对和疑虑的声音,但ResearchKit仍然走得顺风顺水。ResearchKit目前成为研究人员广泛使用的平台,自四月份以来,苹果就在不断的修补ResearchKit规则方面的漏洞,以消除有关审批ResearchKit项目方面的疑虑。公司还补充了一些指导方针,规定通过ResearchKit进行的所有研究项目都必须通过独立伦理审查委员会的批准。


在上述医院针对ResearchKit平台推出了一些应用之后,又有不少医药加入了这个大家庭: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进行了一项名为PRIDE的研究,该研究对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酷儿(LGBTQ)等进行了纵向研究,以检验性取向是如何影响他们的健康的;耶鲁大学进行了名为Yale Cardiomyopathy Index的研究,以弄清楚谁可能发展心肌病;杜克大学进行了自闭症相关研究;约翰霍普金斯针对癫痫的研究;日本进行了一项名为 Heart and Brain的研究;COPD基金会也据此开发了针对 COPD的应用StopCOPD,后续还会有很多相关研究出现。


到了年底的时候,ResearchKit转向了Android作为新的突破口,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将资助ResearchStack,这是一项由Deborah Estrin领导,由Open mHealth 和Cornell Tech(康奈尔科技) 共同开发的项目。


另外,除了apple和谷歌以外,美国一些研究院也有行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就资助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9.75万元发展类ResearchKit平台ePeople,以支持数字健康研究,它能够为研究员提供一个进行研究的数字基础设施,允许它们通过移动和无线技术来收集志愿参与者的健康数据。


今年谷歌作为医疗服务商,主要的新闻就是关于Google Glass了。一月份,谷歌表示将关闭Google Glass的相关访问服务,而Google Glass也将搬出Google x实验室,转而成立自己的团队,新的团队将由 Nest 创始人Tony Fadell领导。虽然之后许多媒体都认为Google Glass已死,认为其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发展空间被夸大其实了,但是Augmedix 和 Pristine这两家初创公司却依然在坚持谷歌眼镜应用方面的研发,它们坚信其将在医疗健康上闯出一片天。


一个月后,这些唱衰谷歌的媒体就被啪啪啪打脸了。伊利诺斯公共卫生部门在和谷歌经历了长达两年半的谈判之后,决定在伊利诺伊州救护服务中心推出一个合作项目,以让医生通过谷歌眼镜在线进入护理医务点。之后,医疗快递救护车服务或者是短期MedEx开始使用由Pristine公司开发的软件来和芝加哥伊利诺伊州共济会医疗中心合作提供医疗服务,它们还计划将合作推广到更多的医院。


然后,JAMA 皮肤科在四月份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大多数患者都非常满意使用谷歌眼镜来进行皮肤咨询,甚至愿意进一步通过电话交流。实验中有93.5的人非常满意通过程序来进行交流;有96.8的人确信这个视频设备既准确又能保证其个人信息的私密性;另外有有28个人甚至表示会帮助推广谷歌眼镜在医疗咨询方面的应用。


在今年第三季度快要结束的时候,谷歌X生命科学团队宣布它们将开发一个可穿戴式医疗传感器对心脏和身体其他健康活动跟踪。这个装置接近于临床医疗器械标准,主要被设计来进行科学研究的。另外,这个名为 wristworn 的医疗传感器将能够连续的测量脉搏、身体活动水平以及皮肤温度,它还能够进行心电图监测,同时还会监测一些影响人身体状况的房子环境信息,比如光线和噪音水平。谷歌将会为该设备进行多套不同方案的测试,还会将它用在出院后仍有再住院风险的病人身上。


到了今年年底,Alphabet旗下的生命科学部门已正式选择“Verily”作为自己的新名称。在谷歌重组为Alphabet之前,生命科学部门隶属于谷歌旗下Google X的研发部门。根据Verily的新官方网站(www.verily.com),这家公司的使命是“通过联合技术与生命科学,来展示健康与疾病的真相。Verily目前已在从事若干个项目的开发工作,其中包括携手瑞士制造商诺华,开发嵌入葡萄糖传感器的智能隐形眼镜,他们希望这种新型隐形眼镜,能够有助于糖尿病患者通过测量眼泪中的葡萄糖成分,来不间断的监控自己的身体状况;和Biogen合作研究多发性硬化症;纳米级”癌症传感器药丸“;以及与杜克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合作进行的Baseline项目,Baseline 会收集巨大的生物样本,主要是那些健康人群的基因与分子信息,至今为止总共搜集了 175 个标本,当标本基数越来越大,专家就可以用数据完整的描绘出一个健康人类。最近它和一家即时血糖水平监测系统的生产商——DexCom 合作打造一个绷带般大的、连接云端的传感器,以帮助人们监测血糖水平。DexCom 负责开发传感器,生命科学部门负责处理微型化工作。


其他方面关于谷歌的新闻主要是有”Google Flu Trends“(谷歌流感趋势)、面向公众的跟踪软件关闭。谷歌流感趋势团队表示他们将继续使用根据历史记录来跟踪流感的模式。但现在它已经将数据直接开放给了波士顿儿童医院公共卫生部的研究人员、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学院以及美国疾病控制预防( CDC)流感部,关于登革热流行趋势,谷歌方面也不再发布新的数据。


趋势七:听力和视力检查


这算是一个小的趋势吧,但今年我们确实发现了移动视觉和听力领域的一些发展。


今年三月,提供黄斑变性或糖尿病眼病视力测试服务 商myVisionTrack宣布,它将和斯克里普斯转化科学研究所和罗氏合作一起进行相关临床试验。


十一月,Gobiquity Mobile Health (前身为iCheck Health Connection)正式推出了其视力筛查智能手机应用程序GoCheck儿童版。刚开始公司是以儿童手持移动设备的方式发布的,后来又加入了更多功能,apple app store上可以下载。


同月,DigiSight Technologies 推出了其以智能手机为基础的视力测试产品的新版本以及一个新产品Scope,这是一个软硬件结合的系统,它允许医疗专业人员使用智能手机的摄像头拍摄患者眼睛的背面和正面。位于马萨诸塞州萨默维尔的眼诊断工具制造商EyeNetra 也推出了新的服务Blink,这也是一款帮助纽约市患者进行视力测试的工具,其强调产品预约仅适用于需要佩戴眼镜的用户。


最后,波士顿儿童医院验证了一项基于iphone系统来进行内耳问题筛选的研究。该系统成本低廉,能够替代昂贵的传统排查方式,使用时它主要是将iphone放在垃圾桶里来预防刺激。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