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ICU引入互联网医疗的四种模式

在ICU收治的患者中,心脑血管病类的患者最多,占总病例数的38.36%,其余依次为中毒及严重创伤、多器官功能不全、严重感染、恶性肿瘤等。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重症患者超亿,其中在山东省烟台市牟平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做的统计分析发现,在ICU收治的患者中,心脑血管病类的患者最多,占总病例数的38.36%,其余依次为中毒及严重创伤、多器官功能不全、严重感染、恶性肿瘤等。


在ICU收治的患者中,心脑血管病类的患者最多,占总病例数的38.36%,其余依次为中毒及严重创伤、多器官功能不全、严重感染、恶性肿瘤等。


考虑到重症监护资源供求不甚平衡的现实,越来越多的医院将目光投向了远程重症监护室(tele-ICU),比如,武义县医院与邵逸夫总院的远程会诊;绍兴第二医院用于远程监护所启用的e-ICU;华西医院呼吸感染ICU病房启用的家属视频探视等。


它们,借助现代医疗物联网技术,大量的生理体征监测传感器,通过互联网技术和云平台,围绕ICU患者实施的一系列远距离监控。


由于患者所处位置不同,监控目的不同,所生成的模式也多样。


比如,围绕院内的ICU移动查房、监护,围绕院间的,与基层、社区、边远地区的医院通过远程会诊,分析、讨论患者病情,确定治疗方案;围绕救护车的远程救护指导,以及与家属端的连接,家属和患者通过远程视频进行音视频通话。


这其中还有一种新兴的远程重症模式——家庭ICU病房,也即在患者家庭中配备一台监护仪,医院医生通过远程查房,实时监测患者的情况,但这类模式主要针对的是急症早期干预。比如,山东省立医院重症医学科试点的ICU重症远程家庭病房。


对比其它,它算是一个医院ICU服务向外的延伸,满足部分患者和家属的需求。据研究机构估算,家庭ICU模式总费用是住院费用的三分之一左右。


就目前而言,远程重症监护室一般配置了非侵入式的传感器、生命体征传感器、除颤仪、多功能呼吸机、中央监护系统、远程诊断、远程会诊系统等先进的现代化医疗设备。


下边我们根据四大主要模式来分别聊聊。


▼院内移动查房、监护


因为ICU收治的患者是整个医院抵抗力最低、最容易产生并发症和严重感染的人群,所以要尽量避免外界的感染。


ICU远程医疗


而远程监护,顾名思义就是医护人员借助体征传感器、远程监护系统实时观察患者的生理状态,并直接提供护理服务,从而实现一对多进行监控的目的。比如,广州天河医院启动的ICU远程监护管理系统。


由于是实时监护,所以需要监控人员24小时监控患者的实时心电、血压、呼吸、血氧饱和度等生理指标。


这其中较为熟知的是,美国加州圣地亚哥Sotera Wireless开发的ViSi Mobile生命体征监测仪。ViSi Mobile是一套可穿戴式感应器,其还使用了Wi-Fi技术,允许医生通过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等设备,远程监测患者的生命体征。


ViSi Mobile包括了一个有读数的腕上装置、胸腔传感器、袖戴血压监测器和拇指传感器。这些传感器允许医生不断地监测患者的血液含氧量、血压、心率、心电图和皮肤温度,提供重症监护病房级的精确数据。


除监护外,同时还常用到的是移动查房,将重症医学科各种应急预案流程、重症病人各项指标评估等各类资料植入移动查房车。即开即看,方便医护人员及时查看并学习。比如,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中心ICU开通的移动查房车。


当然,院内也涉及疑难危重病人的多科会诊。尤其适合高疑难的胸痛会诊。大大解决大医院ICU院内感染、超级耐药菌和高门槛的医疗费用。


▼院间会诊


一般是优秀医疗资源集中的大型医院和边远地区技术落后的基层医院的合作。


媒体曾报道过的,比如,襄阳市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在今年5月份与武汉市同济医院”建立了合作,实现专家与患者、专家与医务人员之间异地“面对面”的会诊,并附带远程教学、远程查房及远程会议等活动。


还有闻名于耳的美国三家乡村医院,位于爱荷华州的Grinnell地区医疗中心、阿拉斯加州的普罗维登斯-科迪雅克岛医疗中心,和克林顿市的联合医院(Union Hospital),通过远程重症会诊系统,与中心医院合作,来解决乡村医生短缺问题。


▼急救车上的远程救护指导


在急救车上安装上移动急救信息系统。适时实现生命体征数据传输、编写急救电子病历等功能,并通过语音视频进行远程会诊,江苏市急救中心已投入使用。


另在2013年,中国移动杭州分公司利用4G网络技术与杭州市急救中心合作推出了120急救医疗信息化项目,通过移动4G网络与急救中心服务器进行联通,把急救相关信息传送到急救中心、医院,实现音视频通话与医疗数据的及时传输。


▼家属端的探视


ICU病房利用互联网视讯技术,让家属通过网络和处在重症加强护理病房中的患者进行音视频交流,从而杜绝因当面接触带来的感染及其它医疗风险。


不过远程探视的操作分为家属端和患者端,而患者端的所有操作都将由护士代替。


家属端分为家/办公室和在院。


在家或办公室上网,登录中心医院的探视页面,在探视列表中查找到探视对象,点击登录即可与患者进行远程视频交流。


针对在院,医院专门设置有一间家属视频探视中心,部署有视频终端、摄像机、麦克风以及电视机,家属通过在院进行语音和视频交流。


患者端由护士代为操作,专用电脑放置在小推车上,配置高清摄像头和麦克风。整个过程操作简单,不需要安装任何软件。


比如,2013年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松江南部重症监护室(ICU)启动家属视频探视区,用远程视频探视取代传统的“半限制式”床旁探视模式。


以上这些模式其实是交叉互联的,结合各种远程解决方案,提供监护、探视、查房等服务。像我们熟知的应用于医院ICU远程探视系统的Gotomeeting,应用于远程医疗会诊的系统软件平台LiveUC,以及应用于远程监护的Vidyo系统等。


据MedPage Today 2011年的分析,在使用远程医疗系统之前,医院的死亡率是13.6%,而在其之后该数值降至11.8%,死亡调整优势比为0.40(95%可信区间为0.31至0.52)。分析结果显示患者的平均住院时间也由原先的13.3天缩短到了9.8天,风险比降低了1.44(95%可信区间为1.33至1.56)。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