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械市场:为何诊断与治疗“冰火两重天”

这可能是国内医疗器械市场一个普遍现象:业内多数企业宁愿着力做诊断产品,也不轻易去涉猎治疗类产品。投资方对于治疗类产品的生产企业更是相对谨慎。

这可能是国内医疗器械市场一个普遍现象:业内多数企业宁愿着力做诊断产品,也不轻易去涉猎治疗类产品。投资方对于治疗类产品的生产企业更是相对谨慎。


在医疗器械领域国家政策东风频吹的大背景下,这个预期颇丰的市场更容易受到投资人青睐。


器械市场:为何诊断与治疗“冰火两重天”


然而,在利好声一片的国内医疗器械领域中却出现了“瘸腿”失衡现象,即生产诊断类产品的企业看起来远远多于治疗类企业,进而也直接导致诊断类产品的投资份额所占更多。比如,目前国内在监护、超声、心电等诊断类领域已经基本实现产品“自给自足”。


“这是国内医疗器械市场一个普遍现象:业内多数企业宁愿做诊断产品,也不去涉猎治疗类产品。投资方对于治疗类产品的生产企业更是相对谨慎。”中兴合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刘明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一边倒”偏诊断


目前,医院里的医疗器械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即诊断设备类和治疗设备类。诊断类包括常见的影像类(X光机、CT、磁共振、B超等)、分析仪器(血球、生化、免疫分析仪器等)、电生理类(心电图机、脑电图机等)等。治疗类包括激光治疗机、麻醉机、呼吸机、放射治疗机械等。


据统计,中国医疗器械上市企业中70%以上都是做诊断类产品,例如深圳迈瑞、东软医疗、江苏鱼跃、威高集团、安科生物、迪安诊断、理邦仪器等。其中,深圳迈瑞、山东威高等大企业已可与外资品牌相抗衡。


但是国内治疗类产品上市企业却相对较少,仅有乐普医疗、珠海和佳、山东新华医疗等。


据了解,目前,我国大型治疗类设备主要还是依靠从美国、德国等进口,比如大型放疗设备几乎都是采用美国瓦里安和瑞典医科达的产品。


“对于想进入医疗器械领域的人士,如果对这个行业并不熟悉,我通常都建议他们在选切入点的时候,能做筛查类的就不要做诊断类的,能做诊断类的就不要做治疗类的。”刘明宇直言,国内诊断类和治疗类医械的确出现了明显的不平衡发展现象,原因在于,诊断类产品确实比治疗类产品容易入手,且投资回报也快。


为何“跛足”


那么,为什么治疗类产品始终做不大呢?


“这主要由于治疗类产品的注册周期相对较长,同时产品上市后担负的责任更大。”刘明宇认为,治疗类产品上市后一旦出现问题,会牵连很多方面,严重的甚至引起一些医疗事故,造成医疗纠纷。


相比之下,诊断类产品就不同。作为判断病因的辅助工具,类似超声、监护、心电、X射线等,单一手段并不能彻底确诊病情,比如肿瘤诊断,必须要结合病理分析才能最终确诊。因此诊断类产品风险相对较小,注册也较为容易一些。


“此外,治疗类调备投资者的回报周期相对较长。比如国外有些治疗类产品的研发机构十年还没出成绩,而国内大部分投资方显然不愿耗费这么长时间在治疗类产品上。”刘明宇表示。

另外,医院对诊断类设备需求量更大,对治疗类设备需求相对要小,而且要求更高。


“医院都会根据自身需要合理配置医疗设备。治疗类设备在各医院几乎均已配置完毕。”康联集团采购部经理马艳彬认为,一般情况下,病人到医院首先要用到诊断设备对病情进行全面诊断筛查,而治疗方面,主要是以药物为主,当然也有疾病需要治疗设备的帮助,例如肾病患者需要透析机、心脏病人需要支架、肿瘤病人需要伽马刀等。


此外,刘明宇认为,附加费用的问题也是导致治疗类产品在国内“萎缩”的原因。


“治疗类产品类似药物,除了产品本身,对市场推广能力的要求更高,往往需要投入资金去教育、培训客户如何操作和使用。”刘明宇向记者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好比‘达芬奇手术机器人’,一套至少要上千万元,在‘上岗’前,需要对使用者提供长时间的培训服务,‘先有驾照后买车’,这加大了企业成本。”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医疗器械分会秘书长陈红彦也表示,医疗器械行业是一个知识、人才、技术、资金高度密集型的高技术产业,存在“国外研制,国内仿制”的问题。而治疗类产品的技术门槛很高,以国内许多企业现有的资金、人力水平难以达到。


“两条腿走路”


针国内医疗器械领域存在的这种诊断类和治疗类医械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如何在顶层设计上对其进行合理规划?


中信建投经济咨询研究总监周锐指出,医疗器械企业应把握住大好的发展机遇,加大研发投入,加快技术创新,向市场提供科技含量高的产品,实现医疗器械全产业链的转型升级。


“治疗类器械的确需加强创新能力,但是创新不能盲目,其本身就是一个水到渠成的阶段性过程,慢慢积累条件才能成熟。”刘明宇表示,创新不能片面而谈,既要有商业模式的创新,又要有技术方面的创新,“两条腿走路”,才能走得又稳又远。


刘明宇还建议:“政府须多投入资金支持早期项目,因为早期治疗类项目的研发要花费很长时间,指望商业性资金投入不太现实。政府加大扶持力度,会促进我国自主研发、自主创新品牌的推广和运用。”


例如,以色列仅有约800万人口,全国有生命科学产业公司750家,其中一半以上从事医疗器械研发和生产,拥有先进的诊断类和治疗类医疗器械产业。但是因为该国自身市场狭小,只能靠出口技术维持发展,促使该国创新能力强大。欧美很多治疗类大企业都去收购以色列国内从事该领域研发的小企业。


“中国拥有广阔的市场,国内治疗类医疗器械企业可以通过收购、兼并等手段,形成自己的产权,然后推广出去。大型医疗器械企业多数只注重品牌和市场,小企业则着力创新,这是比较好的社会分工。所以我们的大企业也开始整合全球资源,在国际范围内收购自主研发型小企业。”刘明宇表示。


“相信在今后的医疗事业发展中,治疗类设备之路不会走得很艰难,国内一定会涌现出很多优秀的治疗类设备生产企业,实现诊断类和治疗类产品均衡发展。”马艳彬说。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