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医院或成医生第二执业点

放开医生多点执业,民营医院就可能成为医生的第二执业点;人才的引进也有望给民营医院带来足够的业务量,逐步提升科研实力。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允许医师多点执业,等于推开了社会资本办医的‘大宅门’。”合肥市安宁大药房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永生表示,目前公司旗下有一个门诊部,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将会向民营医院进军。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鼓励社会办医”,让张永生感觉到未来申办民营医院的“门槛”应该会降低。


民营医院难以吸引高技术人才


位于省城宣城路的包河区长明门诊部,因为“平民价格”受到周边老百姓的青睐。门诊部负责人张永生同时兼营多个大药房,药品进货上比很多门诊部有优势。


从门诊部升级到民营医院,一直是张永生的想法。在他看来,中国的医疗服务需求严重未被满足,民营医院将来肯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不过,现时的政策让民间资本很难插足。


“钱不是民营医院最紧缺的,制约发展的是政策。 ”张永生表示,现在的医生资源基本上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框架下,医生享有事业单位编制,民营医院难以吸引高技术人才。如果不放开医生这一块,很多工作都是无用功。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不仅将“鼓励社会办医”放到了突出的位置,而且明确提出“允许医师多点执业”。 “放开医生多点执业,民营医院就可能成为医生的第二执业点;人才的引进也有望给民营医院带来足够的业务量,逐步提升科研实力。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张永生认为。


放开“双管制”社会药房才会做大


除了向民营医院进军外,张永生还希望将药房的产业做大。前不久,张永生扩大了药房仓库的规模,为下一步扩张埋下伏笔。 “我家族都是开大药房的,目前连锁大药房有20多家,计划未来两年内要扩充到50家左右。”张永生介绍,目前医保对药品零售行业存在两个明确的限制:一个是医保定点零售药店的审批限制,另一个是医保定点零售药店销售范围的限制。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允许民办医疗机构纳入医保定点范围”。 “如果放开医保定点药店的审批限制,取消对医保定点药店销售范围不合理的限制,将社会药房纳入医院按病种付费范围,那么社会药房将分享到一块很大的蛋糕。 ”张永生认为。


为民资松绑催生新兴行业发展


“允许医师多点执业”政策的提出,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私人医生行业可能会有更好的前景。


省城一家专业体检机构的负责人介绍,私人医生与公立医院医生的最大区别在于“未病先防”,积极帮助受到不健康威胁,或已呈现亚健康状态的人保持和回复健康状态,因而私人医生被世界医学界公认为“健康的守门人”。


据介绍,在欧美及日本,六成人拥有私人医生,为自己及全家提供健康医疗方面的指导和服务。而在国内,由于医疗体制和国情的不同,“私人医生”仍旧是一个空白行业。


“社会很需要私人医生,新的政策将有可能催生私人医生这个新兴行业发展壮大。 ”这位负责人认为。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