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造人时给人类留下的十大缺陷

可惜对于任何对于完美数性着迷的人来说,人类本身完全不像是能塑造出完美女人的皮格马利翁的杰作,倒更像是马盖先用手边的东西临时凑合出来的。

       古希腊人对具有完美数性的事物异常着迷。可惜对于任何对于完美数性着迷的人来说,人类本身完全不像是能塑造出完美女人的皮格马利翁的杰作,倒更像是马盖先用手边的东西临时凑合出来的。造物主制造我们的时候用的东西几乎就是「胶带」和「废木头」,随便找了块石板在上面加工加工(加工前还没用小行星撞击或者核爆炸擦干净),然后用下脚料稍微修缮了一下。普林斯顿大学的体质人类学家Alan Mann解释说,「进化并不带来完美,它只是完善功能而已。」看到了这么多「缺憾」,我特意咨询了了解刨学家和生物学家,对人体制做了一份「遗留问题清单」,就像你买房之前做的那样。现在是时候拿出你的笔记本了,要修缮的地方可多了去了。


上帝造人时给人类留下的十大缺陷
 
       1. 不大给力的脊柱
 
       问题描述:我们的脊柱真是一团糟。「我们能行走简直就是个奇迹,」位于克利夫兰的凯斯西储大学人类起源中心主任Bruce Latimer如是说。当我们的祖先用四肢行走时,他们的脊柱是像一把弓一样弯曲的,来承担吊在下面的内脏的重量。但是后来人类学会了直立行走,这让整个系统转了足足九十度,完全乱套了,脊柱被迫变成了柱形的。接着为了支持双足行走,脊柱下端又要向前弯曲。为了让头部保持平衡—所以我们不会走路不稳—脊柱的上半部分又要向后弯曲。这给椎骨造成了极大的压力,据估计成年人中百分之八十的腰部疼痛都是由此造成的。
 
       补救措施:弓形的背才是我们的归宿。「想想你的狗吧,」Latimer说。「由骶骨到脖颈是一整个弓的样子,这系统真是棒极了。」简单,强壮,而且永远不会有疼痛困扰。美中不足的是:为了避免我们的头部重量把我们拖得摔倒,我们恐怕要做回四脚兽了。
 
       2. 不灵活的膝盖
 
       问题描述:正如Latimer所说,「你把全身上下最复杂的关节放在两个巨大的杠杆—股骨和胫骨—之间,那你就是在找麻烦。」造成的结果就是膝盖只能朝前后两个方向运动,这就是为什么除了橄榄球以外的运动都禁止从侧翼攻击对手的膝盖。
 
       补救措施:用球窝式结构来代替这个复杂的关节,就像你的肩膀和大腿那样。我们没有选择这种更有效的结构是因为,「我们之前从来没需要过这个,」Latimer说,「过去可没有足球这种东西」。
 
       3. 过窄的骨盆
 
       问题描述:生孩子疼得要死。更为可气的是,女性骨盆宽度已经200000年没有变化过了,导致我们的头部无法变得更大。
 
       编者注:《人类简史》也对人类骨盆的形成做了解释,人类深深迷恋自己的高智能,一心认为天择当然是偏好脑袋愈大、智力愈高的演化方向。但庞大的大脑也是庞大的负担。同时,人类也需要用两条腿直立行走,这样既能够更容易扫视整片草原,又能解放初双手来发挥其他用途。这对于妇女来说,造成的负担又更大。直立的步行方式需要让臀部变窄,于是产道宽度受限,而且别忘了婴儿的头部还越来越大。于是,分娩时的死亡成了人类女性的一大风险。而如果早点生产,婴儿的大脑和头部都还比较小,也比较柔软,这位母亲就更有机会渡过难关。于是,天择就让产生开始提前。因此,与其他动物相比,人类就是早产儿,许多重要的器官(如大脑)的发育都还不够完善。
 
       补救措施:「增大骨盆宽度那是必须的,」Latimer说,但是技术专家可能已经找到了一种更好的解决方案。「我打赌在10000年,甚至1000年之内,没有女性会用最原始的方法生育了。诊所会直接进行体外受精,然后你来把孩子领走就可以了」
 
       4. 暴露在外的睾丸
 
       问题描述:男性赋予生命的器官无助地挂在体外解决方案:把睾丸移到体内可以避免男性因睾丸受创而疼得半死。「要实现这个,你得先改变精子的特性。」位于奥尔巴尼州纽约州立大学进化心理学家Gordon Gallup说。睾丸被放到较冷的体外明显是因为精子必须在低于体温2.5到3华氏度的环境下保存。Gallup认为低温能使精子在进入温暖的阴道之前保持相对的不活跃,到那时它们就要向受精卵冲刺了。这避免精子过早进入疲劳状态。「那就改变算法,」Gallup说。「把精子适应的温度提高到体温,让阴道内温度再升高一点(我们甚至连草图都不用画了,大象已经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原型)。」
 
       5. 密集的牙齿
 
       问题描述:人类通常在上下颌骨靠近嘴的后部两侧各有三个臼齿。当我们脑部的体积突然扩大之后,颌骨变得又宽又矮,最后侧的臼齿就放不下了。这些切割用的磨床也许在我们学会烹饪和处理食物之前是有用的,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智齿」唯一的功能就是让人的牙床疼痛不已。
 
       补救措施:扔掉这些没用的东西。曾经有段时间智齿似乎要消失了—大约百分之二十五的人(绝大多数是爱斯基摩人)今天是生下来就没有某些或全部第三个臼齿的。同时我们又学会了如何安全的用牙医学手段来去掉它们。对此Mann评论说,如果没有这么大的大脑我们应该是发明不了这些方法的,所以你可以说这是一次大清理。
 
       6. 蜿蜒的动脉
 
       问题描述:血液通过每一条大动脉流入手臂和大腿,动脉通过二头肌或髋部屈肌进入身体前侧的四肢。为了给某肢后侧的组织供血,比如三头肌和腿后腱,大动脉就需要分支出来,在骨头之间绕来绕去,有时还和神经缠绕在一起。这种迂回的管道结构可能造成很多小故障。比如在肘关节处,动脉的一支和驱动你小指的尺神经在皮下相遇。这就是为什么当你前臂下端的肱骨(或称「滑稽骨」)收到重击时,整条胳膊都会感受到麻意。
 
       补救措施:「在每条胳膊和腿的背侧再加一条动脉,」位于华盛顿特区霍华德大学研究灵长类肌肉演变的解剖学助理教授Rui Diogo说。这条新增管道会给肩膀到手背提供一条更为直接的通路,避免血管和神经太过靠近皮肤。
 
       7. 位于大后方的视网膜
 
       问题描述: 「视网膜的感光细胞就像朝着后方的麦克风一样。」位于纽约的城市大学细胞生物学副教授Nathan Lents写到。这种设计迫使光穿过每个细胞的整个长度,还有血液和组织才能到达细胞后部的「接受器」。这种设计很容易导致视网膜脱落,而这是导致失明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这也使靠近传声器电缆的细胞纤维汇聚到视神经的地方产生了一个盲点,迫使大脑去「脑补」这个空白。
 
       补救措施:再明显不过了——将视网膜反转。
 
       8. 铺设过于繁复的神经系统
 
       问题描述:喉返神经在我们说话及吞咽的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把指令从大脑送到喉头的肌肉或者声带下方的咽喉。理论上来说这个过程应该很迅速。但是在胎儿的发育过程中,喉返神经纠缠在了颈部的一小块组织中。这小块组织一直向下延伸成为分布心脏附近的血管。这导致神经在传回喉部之前在主动脉处不停循环。这样的神经在胸腔里会导致你在做手术或者打斗时胸部变得非常脆弱。
 
       补救措施:「这个很容易,」俄亥俄东北医药大学的解剖神经生物学教授Rebecca Z. German说。在婴儿还在子宫发育的时候,先把那团可恶的颈部血管组织团块送到胸部之后再发育喉返神经。这样喉返神经就不会被团块一起被拽下去了。
 
       9. 错位的喉头
 
       问题描述:气管和食管朝向同一个地方开放—咽喉部。而咽喉又从鼻部和嘴部一直延伸到喉头。为了避免食物进入气管,一片像叶子一样叫做喉头盖的器官在你吞咽时反射性的盖住通向喉头的通路。但有的时候喉头盖不够快。如果你在吃饭的时候又说又笑,食物就可能沿你的气管滑下而导致你窒息。
 
       补救措施:从鲸鱼那里得到的启发。鲸鱼的喉头位于喷水孔中,如果我们把喉头移到鼻子里面,像德国人那样,我们就有了两条独立的通道。当然我们会失去说话能力,但我们仍然可以像鲸鱼那样用鼻孔颤动产生的歌声交流。
 
       10. 效率低下胡拼乱凑的大脑
 
       问题描述: 「人类大脑的进化是阶梯式的。当版本更新时旧的大脑还要照常工作来保证机体运转。」心理学家Gary Marcus在他的Kluge: The Haphazard Evolution of the Mind 一书中解释道。而这种即住即建的项目产生了许多匆忙搭建起来的通路。大脑就好象一个功能失调的工作区,新员工(前脑)处理像语言这样的新奇技术,而老员工(中脑和后脑)则监督机构的存储信息和地下室的保险丝盒。难免会有些神奇的效果:抑郁,疯癫,靠不住的记忆和确认偏见。
 
       补救措施:没救了。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