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供不应求 社会办医遭遇“隐形壁垒”

解决医疗服务供需不平衡问题,一是国家直接投入,继续把现有的公立医院做大做强;二是引入民间资本,增加供给量。我国每千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为4.24张,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医疗服务供给远远跟不上需求。

医疗服务供不应求 社会办医遭遇“隐形壁垒”


民营医院要的不仅是优惠政策,更是公平发展的环境

社会办医快点降门槛


资源不足呼唤放宽准入


我国医疗服务供给远远跟不上需求。2012年,我国每千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为4.24张,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数字:我国慢性病患者已超过2.6亿人,因慢性病导致的死亡占总死亡的85%。我国已经进入慢性病高负担期,慢性病患病人数多,医疗成本高,患病时间长,服务需求大。慢性病在疾病负担中所占比重达70%。


慢性病已成为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医疗服务的需求量随之显着增加。在过去五年,全国就诊量增加了50%,2012年达到68.9亿人次,住院量增加了一倍,2012年达到1.7亿人次。由于脑卒中、癌症、冠心病等疾病无法在基层救治,大量患者不得不去大医院就医,造成“大医院人满为患、小社区门可罗雀”的现象。这也造成国家超过80%投入花费在疾病治疗方面,而用于初级预防的支出不足2%。


医疗服务是健康需求的核心。然而,我国医疗服务供给远远跟不上需求。2012年,我国每千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为4.24张,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1.94人,每千人口注册护士1.85人,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解决医疗服务供需不平衡问题,一是国家直接投入,继续把现有的公立医院做大做强;二是引入民间资本,增加供给量。但是,医疗服务需求供给完全依靠国家投入,国家支撑不了,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完全靠国家投入来办医。”北京三博脑科医院院长张阳说。


张阳说,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健康服务领域,不仅能极大地增加服务供给,还能和公立医院形成竞争,倒逼公立医院改革,从而有利于服务价格下降,缓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民营医院的用人、薪酬、激励机制与公立医院不一样,更加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更适合人们多样化的需求。


“很多高收入人群的非基本、特需医疗服务需求,可以通过商业健康保险来保障,由非公立医疗机构提供。”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说。


他认为,高收入人群除了强制性参加国家基本或主体保障制度外,还可灵活选择商业保险作为补充,在一些社会办医机构得到服务,这也是国际上较为通行的做法。


社会资本遭遇“隐形壁垒”


在医疗资源集中的城市,民营医院无法与大型公立医院竞争。而在医疗服务薄弱的基层、边远地区,民营医院又无利可图,难以生存


“十几年前来大陆投资的时候,政府已明确支持民营医院发展,如今回头看了,自己投资办独资医院,却经历了那么多手续,光审批就耗了一年多时间,更不要提土地、人才等问题。”一位境外独资医院投资人告诉记者。


我国民营医院的国际资本很少,尤其是境外医疗集团大规模投入更少,这种状况与我国审批过严有关,即使是政策已明确,但落实非常困难,就像看不见的“隐形壁垒”。


“在医疗资源集中的城市,民营医院无法与大型公立医院竞争。而在医疗服务薄弱的基层、边远地区,民营医院又无利可图,难以生存。人才是民营医院的关键,只有在公立医院才有好的事业发展前景,所以中青年骨干技术人才一般不会去民营医院。有人说,找不到专家,可以高薪聘请刚退休的老专家,关键是老专家做一段时间就做不下去了,因为不少民营医院逼着老专家昧着良心赚钱。”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教授姚岚说。


“对民营医院的歧视,也是对百姓健康权的损害。民营医院要的不仅是优惠政策,更是一个公平发展的环境。这需要政府在医疗服务的投入和产出上,给予公平的制度安排,使民营医院也能提供质量可靠、成本合理、服务便利的医疗服务。”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国务院国家医改咨询委员会委员刘国恩说。


“国家明确鼓励引导健康体检机构发展,但是没有具体的配套措施,落实起来还有相当大的难度。” 慈铭体检集团医疗中心总监崔其祥说。他说,比如在机构设置方面,由于民营机构按照属地化进行管理,结果慈铭在每个地区的连锁分支机构都得重新在该地进行申请,不能由总部一次性申请。同时按照级别进行管理,体检机构按照一级门诊部设置,超出一级范围的设备、设施难以通过审批。慈铭机构内部的人员也按照属地化一个执业点进行管理,内部流动或在内部两个地区机构执业都是不允许的,评职称相当困难,集团总部的评审办法不被许可;在土地方面,用地难、建设也难,各地机构都在租房,同时内部建设受到各种限制;税收没有优惠,没有医保资格。


“社会资本发展健康体检业,符合国家医疗资源合理配置的要求,同时在服务上也比公立医院更有优势。我们把体检对象当客人,对他们是平视的,而医院长期以来是坐堂行医,患者是求着他们的,大夫对体检对象是俯视的,服务品质自然差距很大。”崔其祥说。


专家认为,社会资本进入健康服务业遭遇“玻璃门”,关键是政府部门认识不到位,一些落后观念阻碍了社会资本的进入。例如,有人认为民营医院分流公立医院的病人;有人认为民间办医不成气候,没有必要支持。


冲破体制机制的藩篱


公立医院是事业,民营医院是产业。对于民营医院来说,政府要搭好两个平台:一个是方便百姓就医的平台,一个是鼓励投资人进入的平台


我国健康服务业处于起步阶段,除产业规模较小、服务供给不足外,还存在服务体系不够完善、监管机制不够健全、开放程度偏低、观念相对滞后等问题,供给不足与资源浪费现象并存。《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出台,彰显了政府冲破体制机制藩篱的决心。


《意见》提出了“坚持政府引导、市场驱动”的原则,即强化政府在制度建设、规划和政策制定及监管等方面的职责;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激发社会活力,不断增加健康服务供给,提高服务质量和效率;坚持深化改革、创新发展,建立符合国情、可持续发展的健康服务业体制机制。


“公立医院是事业,民营医院是产业。对于民营医院来说,政府要搭好两个平台:一个是方便百姓就医的平台,比如纳入医保、进行异地结算报销等;一个是鼓励投资人进入的平台,即给医院发展提供支持政策,如土地、税收等。再加上有效的监管,民营医院一定可以发展得更好。”张阳说。


“按照经济规律,医疗服务的提供要区分基本与非基本,并分别给予相应的政策。”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产业经济学教授冯中越说,提供非基本服务的医疗机构,应该按照市场规律办事,接受行业监管。提供基本服务的医疗机构,政府可以购买其符合标准的服务。


崔其祥认为,发展健康服务业,还需要冲破观念的障碍,彻底转变现行的医学模式。


他说:“20年前,我国已提出医学模式要从生物模式转变为社会心理模式,由疾病管理模式转变为健康管理模式,由单纯的疾病诊治模式转向疾病预防模式。医改的目的不是单纯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而是战略前移、重心下沉,让老百姓不得病、少得病、晚得病。现在看来,政府和公众的健康观念都需要进一步转变。”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