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服务业税收优惠 让民资发展患者受惠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意见》都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开放的态度。对社会力量参与健康服务产业,政府释放出了积极的引导信号,这也意味着未来对社会资本进入的门槛会有所松动,将有更多社会资本投资健康服务产业。

“零门槛”:患者方便 民资满意


近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健康服务业的新概念,即以医疗服务为核心的“大健康业”,包括医疗服务、健康管理与促进、健康保险及相关服务,涉及药品、医疗器械、健身产品、保健用品和食品等支撑产业。意见提出,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使之成为提升全民健康素质,保障和改善民生,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


我国人均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人均预期寿命的延长,居民健康意识的增强,使人们的健康服务需求不断增长。然而,在我国,无论是公立医疗卫生部门还是社会养老等健康服务行业目前都难以满足城乡居民需求。发展健康服务业,意味着将会有更多“物美价廉”的医疗健康服务让百姓生活更有质量。


正值周末,记者走访了几家健康体检中心,发现节假日期间,一些健康体检中心迎来了比平时多的顾客。刚从体检中心拿到体检结果的黄先生告诉记者,平时忙于生意,这次是专门利用周末时间来体检。像黄先生这样到健康体检中心自费做健康体检的人正在逐渐增多。


福建省卫生部门的相关人士指出,健康服务不同于医疗服务。医疗服务需求的前提是生病,这个需求的弹性小、服务特殊性强,而健康服务业是以医疗服务为中心的前移和后延,生病不是前提,是要少生病,生小病,晚生病,这个市场需求弹性相对大。随着人们生活品质的提高和健康意识的增强,人们在医疗健康体检方面的支出也逐年增高。


“让百姓有能力、有条件消费健康服务,是政府的职责之一。”福建省卫生部门的上述人士表示,意见在保障健康服务消费方面提出了一些措施。例如,意见提出,政府要加大该领域投入,并向低收入群体倾斜;鼓励地方探索直接补助群众健康消费的具体形式。这意味着将会有更多“物美价廉”的健康服务让百姓生活更有质量。


长期关注养老问题的福州市民叶强对意见中大力发展社区养老,为老年人提供日间照料、“全托”等服务的内容十分兴奋:“我是一个独生子。我爸妈将来年龄大了,肯定需要人随时照料,我工作没时间照顾他们,但让我送他们进养老院,他们肯定不愿意去,我自己感情上也过意不去。现在好了,将来有了社区‘托老所’,我可以上班前把他们送过去,晚上再接回来。”


国家力推健康服务业发展让民众很期待,这块8万亿元的“蛋糕”也让业界颇感“提气”,而更让业界振奋的是“非禁即入”的“零门槛”准入。


意见中提出,凡是法律、法规没有明令禁入的领域,都要向社会资本开放,并不断扩大开放领域;凡是对本地资本开放的领域,都要向外地资本开放;简化紧缺型医疗机构的审批手续;放宽对营利性医院的限制。这使多年来在“夹缝”中生存的民营医疗健康机构守得云开见日出。


相关数据显示, 2012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68.9亿人次,其中民营医院诊疗仅有2.5亿人次;90%以上的医疗服务仍由公立医院提供;健康体检业,约80%的服务量在公立医院;检验检测服务,约99%的服务量由公立医疗机构开展;健康保险业,在卫生总费用中仅占2.8%;健康养老业,医养结合的机构少之又少,很多老人往往以在公立医院住院的方式养老……


福建省一家投资理财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方先生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意见都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开放的态度。对社会力量参与健康服务产业,政府释放出了积极的引导信号,这也意味着未来对社会资本进入的门槛会有所松动,将有更多社会资本投资健康服务产业。他说:“我国的健康服务产业正在发展之中,虽然刚刚起步,不过其发展势头很猛,今后健康服务产业的借贷市场将更为活跃,更多有意义的项目将得以实现。”


“不同的人群需求不同的健康服务。”福州市某医疗软件开发公司的负责人薛先生也表示很看好健康服务业的前景。他举例说,“身体状况良好但处于亚健康状态的人,需要良好的食物、环境适宜的运动和健康检测设备等;身体状况糟糕或者需要深入医疗的病人,对医院服务终端、治疗性药物和各类设备就有很大需求。需求人群和需求服务的多层次就给社会资本创造了进入的空间。”


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意见体现了在中国经济发展到一个转折点之际,国家下大决心希望把健康服务产业作为一个有力撬动点,为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注入新活力;同时字里行间也都透露出政府职能要从“领导”转变为“引导”,大力发挥市场力量的信号,非常有助于行业发展有更高的提升。


“壁垒”需要尽快打破


虽然多数业内人士认为意见中亮点很多,几乎面面俱到,很振奋人心,也有一些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国家出台促进社会资本进入健康服务领域的意见、文件和政策不少,但在贯彻落实层面效果并不明显,其主要原因就是我国健康服务业部分领域市场开放程度偏低,挡在社会资本面前的是各种“玻璃门 ”、“弹簧门”——政策看上去很美,但是可操作性差,总像是隔着一层东西,进不去。


民营机构进医保难就是一例。国家规定民营医院在获得医保、新农合定点资质上与公立医院享有同等待遇,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民营医院却在获得医保、公费医疗定点资格方面存在困难或遭遇限制。


山东省华夏医院副院长王子英告诉记者,他们这家在济南市算得上是中等规模民营医院有医保资质,可是相关部门对接诊人数和诊疗金额做出很不合理的限制,导致他们医院基本不能接诊使用医保看病的患者。


“我们每个月只能接诊8个使用医保的患者,单个患者的最高诊疗金额不能超过3045元,这种限制导致基本没有医保患者来我们医院看病。我们虽然有医保资质,但是实际上无法进入医保这块对医疗机构来说非常重要的市场。”王子英说。


而人才问题更是一直困扰着民营医院发展。目前,受政策环境影响,医学人才大都集中在公立医院,社会办医院的人才问题越来越突出,民营医院人才引进难、稳定性差。


王子英说:“民营医院的医生要么是刚刚毕业的学医的大学生,要么就是年龄偏大的退休医生。虽然2009年国家就提出探索建立注册医师多点执业的制度,但医生多点执业需要本医院同意,并可能会影响医生职位晋升,如此一来也就没有医生愿意自找麻烦。”


济南市一家健康体检机构的副总经理萧军也对目前业内普遍存在的各种“壁垒”感触良多。他告诉记者,近几年,健康体检行业发展非常迅猛,年均增速至少在30%以上,甚至达到50%;但即使是像他们这样累计投资达6亿元,在全国有上百家分店,每年提供健康体检服务超过10万人次的大型民营健康体检机构仍然无法进入公务员、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健康体检这个最优质的市场。


“现在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已经把定期体检作为一项福利,每年都会组织公务员和企事业单位职工体检。由于这部分费用是属于公费医疗的范畴,相关的财政部门均对此作出限定,指定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必须选择某个级别的公立医院来做职工体检。这种限定直接把民营健康体检机构排除在外,使我们根本没机会进入这个市场。”萧军说。


有关专家指出,社会资本进入健康服务领域面对的“玻璃门 ”、“弹簧门”问题,核心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亟须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如何合理调整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激发潜力,政府要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执行政策时,更要上下贯彻一致,一视同仁。


多位业内人士也表示,健康服务业需求量非常大,可以说不缺钱投资、不缺人来做,缺的就是政府的“许可证”。事实上,社会资本并非期待特殊“优待”,而是期望能与国家资本享受同样的政策。在这一基础上,社会资本更期待引入真正的竞争机制,“公资”与“民资”之间形成公平竞争,做大健康服务业,形成消费者、政府和企业多赢的局面。


“专属”财税扶持政策何时出台


在税收和价格政策上,意见在医疗机构现行税收优惠政策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经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的医药企业,依法享受高新技术企业税收优惠政策。非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取消价格管制。非公立医院用水、用电、用气和用热,与公立医院同价。各地对非营利性医院建设免征行政事业性收费,对营利性医院建设减半征收行政事业性收费。


业内人士表示,就目前的状况而言,社会资本进入健康服务业,特别是进入医疗服务领域的风险还是很大的,意见中提及的财税政策可以为民营健康服务机构提供一些支持,降低社会资本的投资风险。


山东省一家民营专科医院的负责人说,根据意见中的提法,取消政府对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的管制后,非公立医院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个性化的标准,可以通过降低大众化的医疗服务项目的价格,吸引更多的患者,提升非公立医院的知名度和人气。对于高端病房、高级产房等特殊服务,调价有利于非公立医院采取更为个性化的贴心服务,以更好地吸引高端患者。


“我们一年房租就要200多万元,水、电和供暖又享受不到居民价格,日常运营支出就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意见中提出非公立医院用水、用电、用气和用热,与公立医院同价的政策就可以给我们不少帮助。我认为国家应该进一步出台政策,推动社会资本投资建设具有一定规模的综合性医院。比如在一定期限内对综合性民营医院的企业所得税给予一些减免。”辽宁省大连市一家民营健康保健机构的负责人也对记者说。


一些健康服务业企业表示,希望国家支持健康服务发展的财税政策的针对性,扶持力度能够进一步加强。


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省分公司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根据现有政策,企业为全体员工支付的补充养老保险费、补充医疗保险费,分别在不超过职工工资总额 5%标准内的部分,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准予扣除。


“但是,在实践中,补充医疗保险的范畴不够明确,很多企业在为职工购买商业健康保险时对是否适用该政策并不确定,造成购买欲望不大。再有,目前国家对购买健康保险的个税政策还存在着空白,无论是企业购买代扣代缴个税还是个人购买都没有税收优惠。这种状况也较大程度的制约着健康保险业务的发展,期望国家能出台适当的优惠减免政策。”这位人士说。


有关专家认为,在税收政策方面,国家下一步应该研究出台专门针对健康服务业的税收优惠政策,把扶持的侧重点放在鼓励健康服务业的研发、生产领域;鼓励这个行业在创新方面的投入,形成具有特色的服务品牌,扩大品牌效应,增强服务辐射功能。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