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大数据将成为撬动中国经济内需的支撑点

早在2013年,麦肯锡就认为,属于医疗行业的大数据革命到来了,甚至已经到了引爆点,因为医疗行业早就遇到了海量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的挑战。

       10月14日,阿里云2015云栖大会在杭州召开,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表示,DT时代最了不起的是利他思想,数据和计算能力给人类带来的普惠价值,将成为撬动中国经济内需增长的支撑点。


马云:大数据将成为撬动中国经济内需的支撑点
 
       “DT时代最了不起的是利他思想,因为只有你相信别人比你更强大。”马云表示,在DT时代,计算能力将会成为一种生产能力,而数据将会成为最大的生产资料,会成为像水、像电、像石油一样的公共资源,“中国是一个计算机大国,但是中国不是一个计算的大国,未来中国一定会成为一个计算大国。”
 
       一边是小跑步入老龄化社会的中国国情,一边是超负荷运转、臃肿不堪的传统医疗机构,当下的医疗健康产业已经成了一个持续性的朝阳产业。正如马云所说,中国十年以后最大的麻烦是健康问题和快乐问题,认为下一个超过他的人,一定出现在健康产业里。
  
       早在2013年,麦肯锡就认为,属于医疗行业的大数据革命到来了,甚至已经到了引爆点,因为医疗行业早就遇到了海量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的挑战。
  
       大数据正在引爆革命
 
       1997年上映的的美国电影《Gattaca》(《自然人》)中呈现了一个未来世界的医学形态:婴儿才呱呱坠落产床,护士就从一旁的医疗机器里拿出体检报告单,上面逐条列出婴儿将来各种疾病的患病几率和发病几率,甚至详细到死亡年龄。
 
  
 
       这部近20年前的科幻电影对未来世界的洞见惊人,2014年Google X实验室的推出Baseline Study计划,被业内人士预估为谷歌在医疗方面发力最大的项目之一:不仅可以让医疗专家预测治疗重大疾病,最终目的是利用大数据分析找到健康完美的人类基因模型。
  
       如电影中所描摹的景象一般,未来医学为减少自然分娩带来的有先天缺陷和遗传疾病人群,利用基因工程对未出生的婴儿进行基因加工,确保生下来就是遗传学上的人类精英。
  
       如果说谷歌X的基因工程计划还是大数据在人类医疗领域的远景,离实现还有距离,而现实场景或许可以让我们更真实地看到大数据对于当前医疗健康行业的改变。
  
       作为大数据的策源地和医疗行业的全球先驱,美国的大数据道路无疑走得最快。奥巴马上台后提出了大数据国家战略,如今这一战略的价值正在医疗行业渐渐凸显。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报告显示,如果美国医疗保健行业对大数据进行有效利用,就能把成本降低8%左右,从而每年创造出超过3000亿美元的产值。
  
       业内人士分析,收集数据是医学研究最大的难题之一,支撑一个专家研究某种疾病的形成机制往往需要规模尽可能大的案列数据,传统的医学研究项目一般要耗时多年才能采集到数千个案例,时间跨度大且工程量大。
  
       在整个健康医疗产业里,只有传统医疗机构手握核心数据资源。虽然可穿戴设备采集数据看起来很美,其实要面对的问题还很多,首先医学研究对采集数据的精准度要求非常高,这对智能终端设备在数据采集的精确度上构成挑战;其次目前国内缺乏统一的数据接入平台;此外,消费者对于可穿戴设备普遍抱着尝鲜的心态,最先戴上Jawbone up的那群科技达人,可能早已在热情消退之后把手环丢在了某个角落,而大数据的前提是有一定规模和能持续积累的数据。
 
       对于中国而言,破除内部、外部、公共和商业之间的壁垒成为首要解决的难题,将不同渠道的信息内容整合在一起,用统一的标准去建立信息流动的数据库,为大数据的计算分析提供信息池。当然,医疗机构从业者仅仅把得到的信息输入到电脑中还不够,还需要利用临床决策系统去支持诊断,利用临床分析系统做效果分析。
  
       “理想的形态是,未来能做到‘一张医保卡’走遍天下,无论哪家医院的医生,只要刷一下病人的医保卡,就能了解病人的病史和用药史,并且通过历史数据分析,结合临床决策系统的支持,为病人提出诊疗意见。”贝恩咨询全球副董事许喆对记者说。
  
       健康医疗大数据有三个层级,第一是数据的采集,第二是数据整合与机器分析,第三是数据干预。目前国内医院正在推行的医疗信息化即是第一层级的任务。
  
       许喆认为,对于国内医疗健康产业而言,大数据还处在数据采集和整理的起步阶段。目前有两万多家医院及更大数量的基层医疗机构,仍然有大量的医疗机构还以书面形式记录病例和资料,即便是已经推行电子病历的医疗机构,使用的也是各不相同的电子病历系统,这对医疗机构的数据使用和未来打通各医疗机构之间的信息流通管道带来了实际困难。
  
       一位在医疗行业观察多年的资深记者也流露了他的隐忧,国内医疗机构之间还是信息数据互不流通、互不分享的现状。医疗健康大数据的想象空间很大,但距离实现还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BAT的医疗入口之争

       传统的医疗机构掌握着最多最核心的临床数据和样本资源,发展的当务之急还是医疗信息化的建设。而BAT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的跑马圈地运动早已如火如荼。
  
       但业内人士表示,BAT目前还“徘徊在医院门口”,无论是网上挂号还是给医院装wifi,都还处在浅层服务的阶段,更多扮演技术服务提供者的角色。BAT互联网医疗之争说到底还停留在平台、入口、支付等外围的诊疗服务上。
  
       2014年7月,百度云与北京市政府推出了北京健康云。健康云平台通过智能设备来搜集用户的身体数据,结合百度的大数据分析、处理能力,对数据进行筛选、整合、匹配、分析得出结论。分析结果同步推荐给线下的服务医疗机构和专家,包括健康咨询公司、减肥教练等,可以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健康服务,例如减肥瘦身辅导、健康管理咨询、远程心电监测等。
  
       阿里健康不久前刚介入了新浪爱问医生服务,这是继在阿里健康APP上的咨询、加号和挂号功能之后的一步新棋。阿里巴巴2014年收购了中信21世纪并将其更名为“阿里健康”,年底阿里健康APP业务的正式上线预示着全新的处方药购买方式来临。春节前又紧锣密鼓推出云医院平台,旨在联动医院、诊所等医疗机构,为医生创造多点执业的机会,并在医疗支付服务、药品流通和监管、基础环境建设等方面整合资源。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国只有中信21世纪拥有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资格证的试点牌照,即旗下95095医药平台拥有的《药品互联网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并且中信还手握国内仅有的药品监管码体系。这意味着阿里用1.7亿美元买到了医疗行业的庞大数据,而这个资源2015年1月就被派上用场:阿里健康联手中信银行,双方将共同建设推广线上线下药品电商平台,联手开拓医疗机构、医保等领域合作,实现药品信息大数据、医疗资源和客户资源的共享。
  
       与此同时,阿里健康还在力推与HIS厂商的合作。
  
       首个合作伙伴为北京阳明诊所,阿里健康平台向其提供了免费的云HIS系统,此举意在将医院的处方系统与药品监管网络连接。用户在合作机构就诊,电子处方即进入阿里健康APP,只需打开APP就能用处方向附近药店下单。这几步棋落子,基本可看出阿里健康的布局。拥有海量数据的微博将成为阿里的流量入口和售药渠道,与消费者之间的“最后一公里”旋即被打通。
  
       此外,阿里健康还将与中信21世纪共同开发、建立一整套基于医疗和健康领域的信息化标准。业内人士分析,未来的阿里健康,很可能将手握中国药品领域最大最精准的数据库,医疗电商市场的开拓和医疗大数据的应用潜力巨大。
  
       2014年9月,腾讯豪掷7000万美元投资医疗健康互联网公司丁香园,在QQ、微信等平台展开合作。微信智慧医疗解决方案也于去年上线。微信智慧医院以“公众号+微信支付”为基础,试图通过结合微信的移动电商入口,来优化医生、医院、患者以及医疗设备之间的连接能力。整个流程包括微信预约挂号,候诊提醒;微信导航,诊疗室和化验室之间的指引;微信支付诊间费用,电子报告微信实时送达、离开医院后的医嘱提醒等。高端私人医生服务微信公号kgn091专注医疗健康行业。目前全国已有近100家医院通过微信公众号实现移动化的就诊服务和快捷支付,累计超过1200家医院支持通过微信挂号,服务累计超过300万患者,为患者节省超过600万小时,大大提升了就医效率,节约了公共资源。
  
       “目前医院挂号与互联网的结合才刚刚开始,智慧医院的目标是希望能够把挂号到取药、付费全部一体化,用微信的公众号把它全部串起来,包括事后的回访,相关的病例单、X光片如何分享,其他医生如何调用以前的病例。”马化腾说。
  
       而未来的智慧医疗想打造“放在口袋里的医院”:就医体验、电子病历查询、用微信自我管理健康、实现微信远程会诊。储存在云端的健康大数据,为流行病和重大疾病的预警管理铺路,腾讯想通过“连接一切”沉淀医疗大数据,为国家推行分级诊疗健康预防提供支持。
 
       中小企业蜂拥介入

       近些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医疗从业者开始主动拥抱互联网时代。像春雨医生这种手机医生问答软件移动健康咨询APP,为一部分医生提供了另一个虚拟诊疗室,也在尝试打开大数据应用的通关密码。
  
       做了三年线上“轻问诊”的春雨医生,在互联网和移动端吸引到了一群专业的医生入驻,在没有诊疗室的线上帮助患者答疑解惑。春雨医生CTO曾柏毅告诉记者,春雨医生沉淀了3000万量级的医患问答数据,以半结构的文本数据为主,主要覆盖人群(科室)集中在妇科、儿科、皮肤科等。用户在提出问题之后,后台会用大数据自动匹配类似的历史问题并呈现给用户,还会推出相关症状的信息,同时给出诊断相似度比例由高到低的医生回复。
  
       除了自身积累的数据,春雨还取得了中国误诊误治协会近20年来的30万条误诊误治数据。误诊数据看起来有不光彩之嫌,但对医疗行业的正面影响不容小觑。
  
       2014年美国的公共数据开放项目OpenFDA上线之后,先导项目开放了“300万份药物不良反应报告”,这些数据是2004至2013年间被提交给FDA的药物不良反应和医疗过失记录。对医疗机构来说,不良反应和医疗过失记录起到的是长远的贡献作用,能减少医疗悲剧的重现。
  
       正如许喆所说,数据经过采集分析之后,不对数据进行反向干预也徒劳无用,大数据的价值没有无法被盘活。
  
       春雨医生也意识到了这样的问题,目前他们正以手机APP为平台,前端链接可穿戴设备搜集用户数据,中端进行数据分析和预警,后端则链接医生服务。在这个流程中,依靠大数据的计算分析,春雨医生可以实现智能自诊,根据用户的症状输入,可以自动对用户的可能疾病进行诊断,并给出治疗方案和用药建议,同时也能够为慢性病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慢病管理方案。
  
       医疗上游企业发力大数据

       除了是传统医疗机构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意识到了大数据带来的机遇,医疗器械商也已将其纳入到了商业战略中来。
  
       GE中国医疗信息化部总经理杨涛表示,要把移动技术、远程医疗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引入到医院,首先要将这些数据从设备中连接,实现设备和医生之间的人机互动。比如患者拍一个核磁的片子要等待2~22个小时,这样的效率显然不能满足患者的就医体验。所以移动医疗解决方案使得设备和医生、医生和患者之间都能够通过数据的无缝连接协同医疗。高端私人医生服务微信公号kgn091专注医疗健康行业。比如:远程超声、远程心电,利用远程技术带相当于城乡卫生院、社区卫生院和三级医院协同作战的效率,这样的大数据协助,在中国已经成熟应用。
  
       根据居民第三次死因调查报告显示,脑血管病已成为我国居民的第一死因。脑卒中发病率正以每年8.7%的速率上升,我国每年用于治疗脑血管病的费用约在100亿元以上。2014年,GE医疗中国联合国家卫生计生委脑卒中防治工程委员会(脑防委)启动了“脑卒中行动”合作战略。GE医疗“脑卒中行动”的法宝之一就是大数据。尤其是GE构建的三级筛查网络,对双侧内膜增厚的高危人群检出率提升了近10%。GE搭建的脑卒中信息管理系统可以与医院Lis和His系统全面对接,记录患者的基本信息、初筛信息、复筛信息、用药信息、实验室检查、体格检查信息及其随访信息等,全面跟踪患者的诊治流程。还可以与PACS系统对接,全面记录患者的影像学信息,实现患者影像信息的共享。同时,可对患者全流程疾病影像信息回顾,减少患者重复检查的负担,协助医生对患者疾病信息的全面判断。
  
       杨涛认为,数据分析在健康医疗领域的利用,对于改善就医体验和医患关系有着重要的意义,但中国医疗现在面临着复杂的流程,未来还需要长时间的探索。
  
       隐私安全——医疗大数据的阿喀琉斯之踵

       在电影《Gattaca》(《自然人》)中,隐私的泄露不是一封私人邮件的外传,也不是被对面楼的住户窥探家里的窗户,更不是银行将客户的信用卡信息倒卖给了销售等这么简单,而是你无意中掉落的一根眼睫毛或发丝、溅到马桶上的尿液、粘在衣服上的皮屑等,只要被人捡了去,找到像基因银行那样对公众开放的测试机构,不消5分钟,根据检测样本就能将个人的基因数据像购物小票一样打印出来,未来社会里,大家将不会再热衷于讨论星座,基因数据能准确说明个体的一切,包括健康指数、性格等。那个时代,也不会再有歧视处女座的说法,甚至种族差异都可能无足轻重,基因歧视将大行其道。
 
       所以医疗健康数据从长远发展来看,泄露成本将远高于其它行业。全球范围内医疗机构的信息正在逐渐电子化,快速访问医疗数据的需求湮没了安全的重要性。
  
       我们在看病时留在医院中的社保账号、银行卡号等,会给同样有大数据思维的黑客们留下机会,对个人各种信息的拼凑可以构建出个人信息图谱,这些信息可以非法兜售,也可以用来入侵私人账户窃取财产。
  
       尤其是近年来,人们将手机和平板电脑接入互联网的同时,也在将个人的医疗健康数据、运动数据等通过可穿戴设备传给不同的医疗机构,给泄露隐私埋下隐患。
  
       在许喆看来,在中国,病人的诊断说明和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都被放在一个数据库中并且一目了然,如果一旦泄露后果非常严重。美国在1991年开始就推出了HIPPA(医疗电子交换法案),为病人的病例保密问题、网上就医系统的可靠性问题、急救调度响应系统的可用性问题等保驾护航。在美国的医疗数据库里,也分为个人可识别信息和非个人可识别信息,前者设置严格的授权访问机制,后者则可以供医疗从业者拿来计算分析。
  
       许喆认为,目前医疗大数据在国内还在起步中,技术并不是他最担心的问题,归根究底,国家层面居安思危做好顶层设计,建立起大数据相关的法律法规,保护个人隐私,将来才能赢得更多主动。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