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名儿童分不到半个医生 “加分”仍难拯救儿科“医生荒”

目前我国儿科医生资源呈总量紧缺状态,资源分布不均衡,而近年来儿科医生更是数量增长缓慢,甚至处于停滞状态。

       “给孩子看病的医生真的不够了”、“儿童看病难、难于上青天”--为了缓解儿科和院前急救人员紧缺,国家卫计委决定,2015年9月中旬举行的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和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报考儿科、院前急诊定向的考生可以加试相关专业内容,加试成绩可以计入总分。

 
       为什么会出现儿科“医师荒”?“加分”政策能拯救儿科医师吗?
 

千名儿童分不到半个医生 “加分”仍难拯救儿科“医生荒”
 
       人才“告急”:千名儿童分不到半个医生
 
       “县医院不收,市医院没床位,大医院要排队。”来自安徽池州的农民张永抱着刚刚三个月大的孩子在南京市某三甲医院挂号处排了整整一上午的队,却被告知当天儿科的号已经发完了。由于孩子哭闹不止,他不得不花高价从号贩子手里买了一个专家号。
 
       这种情况并非个例。目前我国儿科医生资源呈总量紧缺状态,资源分布不均衡,而近年来儿科医生更是数量增长缓慢,甚至处于停滞状态。
 
       据2014年9月全国儿童医院院长会议发布,全国儿童医院仅有92家,仅为医院总数的0.4%左右,且七成以上都集中在大中城市,北上广成为儿科医生集中的“高地”。
 
       从全国情况看,《2013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包括助理医师在内,我国共有执业医师261.6万,其中仅有3.9%是儿科医师,约10.2万。而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我国14岁以下儿童有2.2亿余人,平均下来每千名儿童只有0.46名医师。据相关统计数据,我国儿科医师的缺口至少有20万,儿童看病难的形势可以想象。
 
       “我们今年打算招10个人,但是目前只招到3个,医院现在不缺床位就缺人。”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方向东说,该院近年来又建了新区,但却苦于一直招不到足够的医生,为此不得不将招聘门槛从研究生降到本科。
 
       基层医院儿科近年来更是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甚至萎缩。如在安徽南部一些市县级人民医院,虽然内科、外科都迅速扩张,有的科室甚至占据了一整幢楼,但是大部分医院儿科的病床数只有三十四张,其中还包括10张左右的新生儿病床。而据该省卫计委调查,80%的乡镇卫生院没有专职的儿科医师,村医基本没有专业儿科知识。
 
       更为严重的是,儿科医生流失不容忽视。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曾发布称,近年来平均每年每家医院都有2名儿科医师离开岗位。
 
       据了解,基层医院的儿科医生转岗和辞职的情况更加严重。由于入职门槛较低,基层医院平均要花费3到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培养儿科医生,但是这些医生能独挡一面之时也是要跳槽离职之日。
 
       儿科为何沦为“最差科室”?
 
       “宁治十大人,不医一孩子。”多家三甲医院医务处负责人表示,医学院学生最不愿意去的科室之一就是儿科。儿科被称之为“哑科”,给儿童看病要比大人困难得多,这是因为大部分年幼的孩子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不适,有的孩子还不停地哭闹、不配合医生,治疗难度大。
 
       儿科医生所要承担的风险和压力也远胜于普通科室。当治疗效果达不到预期时,爱子心切的家长很可能归罪于儿科医生--根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披露的数据,儿科发生医疗暴力事件的几率比其他科室高出许多。
 
       出于爱子心切,相当一部分家长不会理智遵从分级诊疗,孩子一生病就会跑大医院,根本不信任小医院,这也导致儿科分级诊疗难以实行,基层儿科医生处境更加艰难。
 
       在辛苦与危险下工作的儿科医生,待遇也不尽如人意。某三甲医院儿科主任透露,综合性医院中所有科室效益最差的之一就是儿科。因为儿科用药的剂型和剂量都比成人小,医生主要靠技术手段治疗,比如让发烧孩子多喝水、冷敷等,儿科的收费自然也就偏低。
 
       安徽省妇幼保健院相关负责人透露,儿科本来就赢利少,病房的医护人员与患者的比例要高达1:1.6,比其他科室要投入更多的人力,这样下来,儿科医生的绩效都会比医院热门科室如外科等少三分之一,加上儿科还容易有医疗纠纷,因此基层医院都不愿意发展儿科。
 
       大多数省级三甲医院儿科和儿童医院常常处于“战时状态”,不少家长都怨气很大,称“排了半天队,医生问诊时间却只有一分钟”。儿科陷入了一个“儿科医生少--就医体验差--医患纠纷多--医生更不愿意留在儿科”的恶性循环。
 
       “加分”仍难拯救儿科
 
       多地卫计委负责人表示,希望通过加试加分吸纳新人加入儿科也是无奈之举。记者随机采访了安徽、辽宁等地多家医院今年参加医师执业考试的“准医生们”,大部分考生均表示不会报考加分考试。
 
       辽宁某医学院儿科硕士小李已工作了7年,他说:“跟我一起毕业的同班同学一大半都在非儿科。”
 
       从多地考试院反馈回的信息,报考加分考试的考生寥寥,甚至还有不少报了名但人却根本未到考场。基层医院相关人员解释,在报考执业医师考试之前,考生们入职时就已经进行了岗位分配。这也就是说,考生考不考加试对其选择科室没有影响。
 
       业界还担心,降低儿科医师的执业门槛,容易导致医疗质量逐步下降,也加大医患矛盾致使医生流失。

       专家认为,恢复儿科医生的培养体系,是儿童医疗服务长远发展的关键所在。目前全国仅有重庆医科大学等5家医学院校招收儿科专业本科生。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就曾建议教育部恢复并扩大对儿科专业医学生招生,让更多优秀学子学习儿科医学知识,投身儿童健康事业。
 
       安徽省立儿童医院院长金玉莲建议,建立儿童医院联合体,以此推动全国儿科综合服务体系建设,提高医疗效率、提升基层医疗质量。据介绍,安徽省儿童医院尝试发展省内多家县市级医院儿科作为联合体,建立快速转诊和会诊制度,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基层儿科不足的现状。
 
       中国医科大学医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曲波认为,提高待遇,建立良好的职业保障体系,才是让儿科医生“把心留住”的根本解决之道。
 
       方向东认为,政府财政长期投入不足,医院依然要靠自己创收才能维持运营,有“金眼科银外科,一钱不值小儿科”的说法。他建议,政府还要加大对公立医院的投入,特别是要给予儿科等创收能力较弱的科室一些倾斜,提高基层儿科医生的待遇,让他们能够安心地为孩子看病。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