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三甲医院齐推自主APP 望从源头截断黄牛

APP不仅方便了老百姓,对医院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窗口,通过APP可以把医院的品牌特色、强势专业、服务理念推广出去。

       国庆前夕,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医院不约而同相继发布官方APP,开通APP预约挂号服务。一方面,早已涉足预约挂号服务的第三方移动医疗平台获得注资,开始相继推出除挂号外的其他服务功能,改变患者的就诊体验。另一方面,就便民性和医院管理的便捷性上而言,医院更倾向于自身开发的预约挂号平台。正如业内人士所言,APP不仅仅是方便了老百姓,对于医院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窗口,通过APP可以无形中把医院的品牌特色、强势专业、服务理念推广出去。


北京三甲医院齐推自主APP 望从源头截断黄牛
 
       医院热衷开发新媒体预约挂号平台
 
       据了解,目前,北京儿童医院、广安门医院、协和医院、人民医院均推出了各自的APP软件,提供预约挂号、查询检验结果等多项服务,一些医院也开始把更多的号源放到了自己开发的预约挂号平台上。
 
       北京儿童医院更是从6月18日起实行“非急诊挂号全面预约”,这意味着,除急诊科外,其他科室都需提前预约。这其中,APP上的号源占了日总号源的约2/3。协和医院近期开通的APP上也每天开放8000个左右的号源,约占日总号源的70%。
 
       朝阳医院和中日医院则借助第三方软件向大众推出预约挂号服务。如朝阳医院可以通过“我要就医”APP预约挂号,中日医院则是通过百度医生APP预约挂号。
 
       除了APP,微信也是各大医院试水新媒体预约挂号的阵地之一。
 
       作为北京首家开通微信预约挂号平台的北京中医医院,在微信预约平台放出了超出10%的号源,虽然与114、北京市预约挂号平台及窗口挂号放出的号源比例相近,但北京中医医院门诊部副主任唐武军坦言,就便民性和医院管理的便捷性上而言,医院更倾向于自身开发的预约挂号平台。“自己掌握号源分配会更安全,交给第三方的话,管理和沟通上可能不是很方便,比如114预约挂号就类似于第三方,在管理上遇到很多问题都需要沟通,相对麻烦一点。而自己的平台发现问题可以及时调整。”
 
       APP也是医院宣传窗口之一
 
       “现在是智能化时代,大家使用智能化手机,就能很快对接到医院层面。各家医院试水APP、微信,充分利用了新媒体的便利性,给百姓带来了便利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打击黄牛党。”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讲师邓勇看来,APP不仅仅是方便了老百姓,对于医院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窗口,通过APP可以无形中把医院的品牌特色、强势专业、服务理念推广出去。
 
       对老年患者和外地患者仍有一定障碍
 
       尽管有些医院倾向于将更多号源放到新媒体平台进行预约挂号,但也有医院内部工作人员指出,不能忽略了对新媒体运用涉及甚少的老年人群体,从国内的就诊人群来看,多数仍然是老年人,他们的知识结构、对现代智能设备的使用度比较有限,如果都采取新媒体的方式进行预约挂号,那么很多老年人将不得不依靠家里的年轻人来协助挂号。
 
       另外,外地患者,尤其是偏远地区、贫困地区来的外地患者,也可能对此无所适从。全面实施“非急诊挂号全面预约”的北京儿童医院也坦言,APP的实名认证对于黄牛党来说有了一定的制约,那些对医院各种预约手段知之甚少的外地患者,也成了黄牛党利用信息不对等进行坑蒙拐骗的对象。有些黄牛党会在院外“拦截”患儿家长,尤其是外地来京治病的患儿家长,仗着家长们不懂如何进行预约挂号而进行瞒骗。“说是帮人挂号,其实就是拿着家长的手机下载APP,完成挂号程序,再收取高额的挂号费。”北京儿童医院办公室副主任刘原虎提醒患儿家长不要上当。
 
       医院自主APP挂号攻略
 
       协和医院:每天开放约8000号源
 
       9月16日,在北京协和医院第94个生日当天,医院正式发布其官方APP,每天开放8000个左右的号源,同时开放医院导航、体检定制等功能。
 
       据悉,开放的号源包括东、西两院区所有科室的普通门诊、特需门诊,可供实名就诊者预约第二天到未来7天内的门诊。这些号源约占医院日总号源的70%。APP预约挂号服务推出后,北京协和医院30%的号源放在114;70%左右的号源同时“推送”协和APP、银行预约挂号、自助挂号机挂号等渠道,开放式供实名就诊者预约;剩下的号源,在医院挂号大厅“接待”当天的就诊者。另外,与搭乘航班时的“值机”程序类似,在APP预约挂号模式下,可通过颜色提示号源是否挂完,每天、每位医生“门”下还有多少可预约号源,一目了然。
 
       协和医院信息管理处负责人孙国强介绍,为了让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一老一小”也能享受预约挂号的便利,协和APP特增加“绑定多个用户”功能,采取“1+3”模式,即在每个绑定唯一手机号码和唯一实名就诊卡的协和APP终端,只能关联四个实名就诊者(协和医院建议关联自己的父母、爱人、孩子),关联就诊人一年内只能更改一次,一次最多更改两个。
 
       【特别提示】每天上午九点开始放号
 
       孙国强介绍,协和APP放号时间目前确定为每天上午9:00,目前,在协和APP上预约挂号成功后,五分钟内使用支付宝完成在线支付,即成功完成预约;支付金额同其他挂号方式,无任何新增费用。就诊当日,非北京医保患者可直接去诊室就诊,北京医保患者需先到窗口换取医保号条,关联医保信息后再去就诊,挂号及本次就医费用中医保报销部分才能自动返还。
 
       广安门医院:除特需号外均已放开预约
 
       2015年6月,广安门医院正式在移动终端推出“广安门医院APP”,推出在线预约挂号、检查(检查检验)报告单查询、了解科室医生、就诊提示、导诊服务等服务,后续即将推出在线病情咨询、自助送药、自助缴费等服务项目,从信息技术层面保障患者获得更好的就医体验。
 
       为解决患者挂号难的问题,今年8月18日“广安门医院APP”正式推出预约挂号功能。患者可在任何场所、任意时间通过手机端,用已绑定就诊卡、医保卡或京医通卡预约3天内的广安门医院普通门诊和专家门诊号。同时,“广安门医院APP”也完善了信息提醒功能,在遇医师停诊等特殊情况,将会及时以APP消息和短信通知患者。挂号成功后可凭短信和就诊卡等在指定窗口和自助机进行缴费取号,方便快捷。就诊完毕后,还可在“广安门医院APP”终端查询三个月内的报告单。目前APP的注册人数已经超过1万人次。
 
       据悉,目前广安门医院APP上所有科室的普通号和专家号均开放,但特需号没有放开。在APP上预约成功后,需要到窗口取号。
 
       另外,广安门医院还在支付宝的“服务窗”开通了挂号、缴费和查询服务。在手机的支付宝客户端,点击“服务窗”进入后,点击右上角的添加标志,搜索“广安门医院”并完成添加后可进入。只有在广安门医院就诊过的病人持诊疗京医通卡才能使用预约挂号、查询检验单结果和缴费功能。广安门医院提醒,这种方式不支持医保患者使用,外地患者可以考虑通过这个途径挂号。APP和支付宝服务窗上的号源量约占医院日总号源量25%。
 
       【特别提示】一个用户一天不超过3个普通号
 
       为限制黄牛党,APP规定一个用户只可以预约同一就诊日不超过3个普通号,2个不同科室的专家号,同一科室只能预约1个专家号;一个月内不能预约超过12个普通号,4个专家号。医院每天上午9点15分发放新号;每日下午15点截至次日预约挂号。就诊前一日15点之前可以取消预约,一日内取消三次当天不能再预约。
 
       北京儿童医院:紧俏专家号只在APP开放
 
       北京儿童医院手机APP2014年底正式上线,至今已开设了就诊卡申请、就诊卡绑定、预约挂号、检验查询、在线支付功能和疑症筛查(预约就诊)等服务项目。据儿童医院介绍,所有紧俏的专家号源都只在APP上开放,目的是防号贩子。
 
       院办公室副主任刘原虎介绍,目前APP还没有与医保中心连接,所以医保患者仍需要通过自助机或窗口预约挂号和取号。目前儿童医院官方微信并未开通预约挂号功能,院方计划设计一个可以将APP和微信预约挂号信息在后台统一的平台。
 
       【特别提示】疑病筛查平台实现 挂号前的分诊筛查
 
       为了便捷就诊及降低错误挂号导致的时间浪费,儿童医院针对疑难杂症患儿在APP上开通了疑病筛查平台,该平台只看疑难杂症,不看普通病症。家长可通过手机APP将患儿的既往病历资料上传,儿童医院的专家将其进行筛查,对符合条件的病例进行分科诊及收治。
 
       据儿童医院统计,接诊患儿中有60%来自外地,一些患儿的疾病复杂,涉及较多科室,家长经常挂错科,或者是需要挂多个科室把大量时间浪费在了排队等候上。疑病筛查平台主要针对疑难杂症患儿,不看普通病症。挂号费分普通号300元/次、专家号600元/次、特级专家1000元/次。经筛查符合条件的患儿,医院会通知家长带患儿来院就诊。
 
       人民医院:三科室开通APP挂号
 
       今年3月,人民医院APP在官网上发布,包括了医院基本信息、出诊科室、预约挂号、候诊提醒、化验单查询等多项功能。据该院医学信息中心高级工程师刘丽红介绍,APP目前仍处于试运行阶段,仅有生殖中心、神经外科和血管外科三个科室可以通过APP预约挂号,试用期过后会向全院推广。由于还没有和医保部门进行对接,APP目前面向的是自费的患者。
 
       【特别提示】首次使用需到医院进行实名认证
 
       患者第一次使用时必须本人到医院窗口进行实名认证。目前,APP的门诊缴费功能、药方缴费功能等还没有开通,预计年底将推出。
 
       微信及其他挂号方式
 
       北京中医医院:微信预约可推算排队时间
 
       作为北京市最早推出微信预约挂号的医院,北京中医医院在微信平台上放出了占日总号源量近20%的号源,所有科室均开放微信预约挂号。与114和北京市预约挂号平台不同的是,微信预约可以点名专家挂号。
 
       门诊部副主任唐武军介绍,有些患者没有挂上自己想看的专家号,会产生一些纠纷和不方便,医院经常能接到类似的投诉,而微信预约挂号正好能弥补这部分的不足。
 
       “微信预约挂号其实不是挂号,叫预约登记更合适。预约成功并不是直接告诉你在哪天看病,比如你约了某个医生,通过界面可以看到这个医生名下有多少人排队,自己排第几号,随时都能在微信平台上看进度。如果觉得等待时间太长,可以换其他医生预约。”唐武军介绍。
 
       【特别提示】紧俏号源需及时确认
 
       预约成功后,微信平台会下发就诊通知(一般预约成功后会提前3-7天下发就诊通知),信息会三小时发送一次,如果是紧俏号源,三次都未确认将有可能根据号源情况取消预约。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手机版官网也可预约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微信号为“pku-cancer”。打开微信服务号,点击微服务—预约挂号—阅读预约须知后点击预约—选择科室—选择医生,即可开始预约。
 
       还可以通过手机进入百度网页搜索“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官网”,点击便可直接进入手机版官网,首页即可找到“预约挂号”按钮,点击进去后就可以直接预约挂号。
 
       目前有112名医生放在了网上的挂号方式里,基本涵盖了各个科室。但乳腺中心目前还无法通过网上挂号方式进行预约挂号,可以通过现场、114、诊间预约等方式挂号。
 
       【特别提示】首次就诊先挂普通号
 
       医生会根据检查结果出来的时间、患者病情等为患者安排下次就诊和预约相关事宜,所以有一部分号预留出来用作诊间预约号。挂紧俏科室的号,建议首次就诊的患者先挂普通号。

       朝阳医院:几种挂号方式共享同一号源
 
       朝阳医院从2013年就开通了APP挂号服务。在移动端下载“我要就医”APP后,选择北京地区的医院,即可进入朝阳医院页面,进行预约挂号。
 
       还可以通过微信进行预约。关注“北京朝阳医院”的微信公众平台,选择“预约就诊”栏即可实现微信预约挂号。目前在挂号窗口、114平台、微信及APP等多种挂号方式共同享用同一号源池。目前,通过上述方式可以预约医院包括普通门诊、专家门诊及特需门诊在内的各个科室。
 
       【特别提示】手机可查看检查报告
 
       患者还可在APP中缴费、查询医疗服务价格等。患者在APP中登录后,待报告结果出来,医院将通过手机软件将完整的检查结果推送至患者手机。
 
       中日医院:部分银行手机客户端也可预约挂号
 
       从9月15日开始,中日医院开通APP预约挂号服务。患者在百度医生APP或百度直达号(手机百度APP输入@中日友好医院)中,均可预约一周内的号源。目前,医院各个科室号源均可通过这种方式预约。
 
       另外,关注“中日友好医院”微信公众服务号,也可以预约一周内的号源,还可以在微信平台实现支付。在院内自助服务终端,同样可以预约一周的全部号源,此外,医生还可通过医生工作站为复诊病人提供现场三个月预约挂号服务。
 
       另外,在部分银行的手机客户端,同样可以实现预约挂号。记者了解到,在中国工商银行网上银行、工商银行手机客户端“银医服务”均可提供一周的预约挂号和支付功能。
 
       同仁医院:眼科等热门科室均可微信挂号
 
       据了解,关注“北京同仁医院”微信公众平台,在“预约登记”一栏内,便可实现预约挂号。
 
       据悉,患者可以根据微信平台的提示,绑定就诊人信息后,便可以开始预约登记。目前,包括医院眼科、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等在内的医院热门科室均可以实现微信挂号。院方建议,所有患者在就诊时尽量选择预约挂号,根据提示的就诊时间前来就诊,以节约在医院的等待时间。
 
       ■专家提醒
 
       隐私信息安全仍需注意
 
       对于这些APP、微信实名注册认证的背后,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讲师邓勇也对其隐私信息的安全性产生了担忧。“只要使用微信、APP预约挂号服务,就需要进行注册,这就涉及了患者的隐私信息保护问题,而目前我国对这方面的立法和保护并不乐观。”
 
       在邓勇看来,这些信息可以被拿来做很多事,比如,医院获取这些信息后可以稳定自己的客户群,通过随访提供更为全面的医疗服务;但也可以和药商进行医疗大数据上的合作,把患者数据信息给企业,作为医院的资本进行投资,针对性地研发药物、服务等。从立法来讲,由于现在对患者的隐私保护还是一个真空地带,监管部门也不明确,所以医院如何去管控和保护患者隐私信息的安全也是一个很重要而且是必须去考虑的问题。
 
       北京某三甲医院的相关工作人员就明确表示,尽管院内的信息化程度很高,但医院对于开发APP预约挂号可能会带来的隐私安全问题有所顾虑,持谨慎态度。
 
       另外,邓勇建议医院,自己开发APP或微信平台,把获取的患者隐私信息交给医院内部的部门来专人管理,而不是将号源放到第三方平台上。这也要求医院在管理过程中适应新生事物的发展。借助第三方平台,则很有可能让企业拿着医院的号源提供给自己的高端客户,从中赚钱,导致公共资源被稀释掉或者私人化。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