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医集团C轮融资近4亿美元 对标美国凯撒医疗

 “挂号网本次融资的最大看点,是它宣称要定位为中国的‘凯撒医疗集团’,一个横贯保险和医疗的综合健康保险机构。”

       日前,挂号网宣布完成3.94亿美元C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高盛集团领投,复星、腾讯、国开金融等共同投资。这也成为国内移动医疗领域截至目前最大的一笔融资。

 
  同时,挂号网宣布,其母公司“挂号网有限公司”更名“微医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包括三个业务品牌:挂号网、微医和微医ACO(Accountable Care Organization,责任医疗组织)。
 

微医集团C轮融资近4亿美元 对标美国凯撒医疗
 
  “挂号网的成长需要经历三个阶段。”9月28日,微医集团董事长兼CEO廖杰远就本次融资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第一个阶段,是为中国大医院提供流程优化和效率提升的服务,这也是挂号网前几年所开拓的道路。第二个阶段,是通过互联网的分级诊疗平台,从而提供医疗资源均衡配置的服务。第三个阶段,是在有效组织现有医疗资源和健康管理的同时,为中国家庭提供全面的健康管理服务。后两者,是微医集团接下来将重点聚焦的领域。”
 
  打破医疗资源不均衡
 
  尽管中美两国每千人所拥有的医生数不相伯仲,但数字背后的就医体验,可谓天壤之别。
 
  据统计,美国每千人拥有的医生数为2.42名,而在我国,这一数字为2.06名,如果加上散落各地的146万名村医,这个数字将演变为3.15。但是,国内时常出现大医院一号难求的情况,以至于患者熬夜排号、黄牛泛滥等现象,屡见不鲜。
 
  “中国医疗体系的核心瓶颈,在于医疗资源应用的极度不均衡。”在廖杰远看来,这是目前医疗改革的症结所在。而据挂号网方面透露,本次融资金额中的3亿美元,正是要投入于全国互联网分级诊疗平台。
 
  据廖杰远介绍,由于国内医疗体系中没有全科加专科的分工协作体制,使得本应致力于教学科研及疑难症诊治的三甲医院,同时又承担了超大型社区医院的功能。“在欧美地区,超过80%的首诊是由家庭医生完成的,在国内,尚没有家庭医生的概念,社区医生与之功能相似,但首诊率仅8%。”
 
  三甲医院门庭若市,患者就医体验可想而知。而基层医院门可罗雀,又浪费了大量医疗资源。事实上,中国老百姓(50.45 停牌,咨询)哪怕是头疼脑热、伤风感冒,也首选三甲医院。这导致,国内三甲医院日均门诊量超过1.5万不在少数。正是占据全国医生资源仅10%的国内三甲医院医生,在过去一年内承担了全国46%的医院门诊量。相较之下,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日均门诊量仅0.11万至0.12万左右。
 
  早在2014年9月,廖杰远在接受采访时便透露,挂号网正计划升级为全国性的层级诊疗平台。在廖杰远看来,挂号网要优化的不仅是某家医院的流程,而是探索分级医疗的实施方法,即“健康进家庭、小病在基层、大病到医院、康复回基层。”
 
  如今的微医集团,也正以团队医疗的方式先行展开探索。所谓团队医疗,是指在微医平台上,将资深专家与基层医生相匹配,构建为医疗小组。基层医生无论身处何地,通过互联网,便可将临床中遇到的疑难问题提交团队,与专家及其他医生交流讨论。在诊疗过程中,如遇到需会诊及转诊的病例,基层医生也可利用移动互联网将病患直接转诊到微医平台专家团队的学科带头人手中。
 
  “总体来说,有互联网力量的进入是好事,可以提供政府之外的资源。”移动健康研究院秘书长罗刚评论道,“但这件事情本身涉及到利益调整,将上级医院的患者分流,将下级医院的患者转诊,在分级财政的现状下,如何加以体现,仍有待探索。”
 
  对标美国凯撒医疗集团
 
  “挂号网本次融资的最大看点,是它宣称要定位为中国的‘凯撒医疗集团’,一个横贯保险和医疗的综合健康保险机构。”移动医疗研究人士刘谦指出。
 
  在美国,凯撒的责任医疗组织(ACO)收到追捧。它拥有900万会员、38家医院,2013年营收达531亿美元。据刘谦介绍,凯撒医疗的特色就是让保户尽量在自家或者能控制的医院网络就诊,通过预防为主和慢病管理来降低医疗费用获利。凯撒的保户平均医疗成本低于别人10%-20%,低成本成为吸引客户和增加自身利润的法宝。
 
  而在廖杰远看来,目前国内的医疗健康险,还远未达到健康险的标准。“健康险的定义至少需要满足三个要求:第一,为用户提供高效的医疗服务;第二,预见性地为用户提供健康管理,帮助用户实现健康提升;第三,医疗费用的保障。”然而,迄今为止,国内医疗健康险仅仅是在不同程度上提供医疗费用的保障。
 
  反观美国凯撒医疗集团,其用户每月支付500美元左右的费用(相较国内消费水平即人民币500元左右),便可享受到高效的医疗保障、有针对性的健康管理与健康提升及医疗费用保障。事实上,凯撒每年会发布十几项凯撒会员的健康指标,这些指标远高于社会平均指标。
 
  “如果国内也存在这么一个健康管理组织,能够以专业水准帮助家庭显著提升健康水平,同时价格低廉,一定能够成为用户考虑的首选。”廖杰远总结道。具体到微医集团,其责任医疗计划则包括三个部分:首先,作为信息与服务平台,为百姓提供三级医疗保障(三公里内责任医生组-本地三级医院-某病种的学科带头人)。其次,通过细分人群,形成有针对性的健康管理方案,提升用户健康水平。再次,在现有医保基础上提供用户一个附加的补充医疗健康险。
 
  而在罗刚看来,凯撒医疗集团背后的核心在于集团化运作,从而最大化降低资源流通壁垒。“其实,美国是用支付方力量撬动医院、医生、患者及其他利益相关方,将他们变为一条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国内类似凯撒医疗集团的组织发起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该发起方能否有充足的资源去将利益各方串起来。“毕竟,‘分灶吃饭’、‘信息孤岛’的局面也已难以为继,应寻求多方合作的可能。”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