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活”民营医院 能否缓解看病难?

浙江省日前出台的《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民营医疗机构加快发展的意见》规定:调整和新增医疗资源优先保障社会资本进入,其诊疗科目、床位设置、技术准入等,只要符合准入条件的均不受限制;在“十二五”期间,暂停审批省级和部分市级医院在主城区内

浙江省日前出台意见,优先保障社会资本 进入医疗资源


“激活”民营医院 能否缓 解看病难?


早报联合大浙网展开调查:高费用和水平参差不齐影 响患者对民营医院信任度


11月8日,阳光明媚,杭州阿波罗男子医院院长黄万顺坐在窗边的沙发上,和记者聊着医院的发展未来,聊到兴奋时,直言:“民营医院的春天真的来到了。”


让黄万顺这些民营医院的负责人们发出这个感叹的,是浙江省日前出台的《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民营医疗机构加快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两条规定就是:调整和新增医疗资源优先保障社会资本进入,其诊疗科目、床位设置、技术准入等,只要符合准入条件的均不受限制;在“十二五”期间,暂停审批省级和部分市级医院在主城区内扩大床位规模的申请,严格控制公立医院开设特需医疗服务,已开放特需床位的公立医疗机构要逐步缩小特需床位规模。


《意见》将给大家看病带来哪些变化?困扰大家的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能得到一定的缓解吗?作为扶持对象的民办医疗机构们能获得老百姓们的认同吗?喊了多次的“春天”,这次真的会来吗?


上周,记者就此展开一系列调查。


患者体验


公立医院看病实在太折腾,民营医院方便但费用不菲


看病难等问题,不但让卫生行政管理部门感到头痛,也让一些无法忍受等待的患者,选择了去民营医院。


杭州某事业单位的余女士,三年前因为实在无法忍受公立医院反复的排队之苦,选择到杭州一家妇科民营医院看病,对民营医疗机构的看法也有了点转变。


当时,余女士妇科炎症反复发作,对工作忙碌的她来说,家里离市区又比较远,每次到省妇保看病都要花费大量时间。好不容易挂上一个心仪的专家号,专家没说两句就交待先做检查,检查又要排长时间的队,往往当天都不一定能做上,即使做好了检查专家也下班了。身体上的不适,长期求医的不便,终于使余女士忍无可忍,在过年前夕,选择到市区一家民营妇科医院看病。


“当时就是看到很多宣传广告,医院离我们单位也近,就去看了。”余女士说,没有公立医院长时间的等待,当天就做好检查并做了治疗,不适感马上消除,看病的体验很好,不用等待。不过价格确实是贵,仅一种喷雾治疗就用了1000多元。“权当花钱买服务了,公立医院看病实在太折腾人了。”余女士感叹。


11月7日,本报联合腾讯大浙网在网民中开展为期一天的关于民营医疗机构信任度的调查,有近800名网友参与问卷,91.5%的人表示曾经到民营医疗机构看过病,74.72%的人选择到民营的中医堂馆看病,选择民营医疗机构的首要原因就是看病不用等待,跟余女士的想法不谋而合。


“造成目前看病难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绝大多数患者涌向省级大医院,这就好比城市交通只有一条道路,必然所有的车都往这里走,拥挤可想而知。”浙江省卫生厅医政处处长王桢说,正是看到了这样的情况,浙江省才于近日出台《意见》,目的就是想对大家的看病需求进行分流。


王桢描绘了未来大家看病的格局:初诊及小病在社区,疑难杂症到省级大医院,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在公立医院,美容、保健、整形、康复等健康服务需求到民营医疗机构。这也是为什么《意见》中规定,限制公立医疗机构在主城区的发展,目的就是给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腾空间。


“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分层引导,形成一种多元化办医的局面,满足大家不同层次的看病需求。”王桢说,这就好比旅游住宾馆,既要有经济实惠的快捷酒店,也要有高端大气的五星级酒店。


可有可无的两味名贵中药材,无形中加重了看病负担


在早报联合腾讯大浙网的问卷调查中,有一个问题就是“你觉得影响民营医院信任度的因素有哪些?”在众多选项中,“看病费用太高,害怕被坑”这个原因被排在了第二位。民营医疗机构乱收费,这个印象在老百姓脑中根深蒂固,宁波的严老师就深有同感。


严老师在体检的时候,发现甲状腺有个约3公分的肿块,当地西医建议他手术摘除,因为这类肿块虽然大多数为良性,但会慢慢长大并影响进食。慎重起见,严老师趁周末赶到省城医院看中医肿瘤专家,未料双休日许多大专家都不上班,他辗转打听到某国家级名中医在一家民营中医堂馆看病,就赶去求医。老专家开了半个月的中药,十四帖药花费3000多元,因无法用医保,严老师全部自掏腰包。


吃了半个月后,严老师到宁波当地医院挂了专家号,想问问方子要不要调。巧的是,这名医生刚好是杭州老专家的学生,看了方子后,医生说,方子没有错,中规中矩,但是加入了两味名贵的中药材,既不会加重病情也不会缩小肿块,严老师的药费主要贵在这些中药材上,应该是和该中医堂馆追求经济效益有一定关系。


开一些无关紧要的天价药,做一些可有可无的检查,让患者多付钱……这些情况,杭州的宁医生在民营医院亲眼目睹过。五年前,宁医生从省级医院退休后,被邀请到杭州某产科医院,因为看不惯这些隐性收费,她毅然选择离开。


从1989年全国首家民营医院在浙江省温州落户后,浙江省陆续开办出多家民营医院,截至今年共有民营医疗机构502家,核定床位25743张,约占全省总床位数的12.07%,门诊量占全省总量的13.8%,低于全国22.8%的平均水平。刚刚出台的《意见》鼓励兴办民营医疗机构,计划到“十二五”末,民营医疗机构床位数占全省医疗机构总床位数的比例达到20%以上,整体质量和水平得到明显提高。


《意见》中的促进民营医疗机构发展,限制公立医疗机构扩张的主导原则,会否在缓解看病难的同时,无形中加重老百姓的看病负担呢?


“这种担心完全没必要,因为促进民办医疗机构,并不是让民办医疗机构完全取代公立医院,而是让两种不同性质的医疗机构,能够分层次满足不同人群的看病需求。并且纳入医保支付的民办医疗机构,其药价也执行物价部门统一制定的收费标准。”王桢说。


关于民营医疗机构的收费问题,记者也了解到,并不是所有民营医院都“贵”字当头,部分民营医院其实也打着“低价牌”来吸引患者。比如生孩子,顺产的情况下,公立医院至少3000元左右,而某民营的产科医院仅需要2500元。


三问民营医疗机构


高端路线,能否持续?


除了低价路线,不少民营医疗机构创办之初,就表示要提供VIP服务、走高端路线,而从卫生行政管理部门的角度来看,也希望民营医疗机构将高端路线作为发展的方向之一。


2010年进入杭城的杭州艾玛妇产医院,就将自己定位为提供高端的产科服务,艾玛妇产医院行政院长于鲲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医院瞄准的就是杭州高端妇产医院领域空白,沿用新加坡国际妇婴医院管理学院的先进管理运营理念, 同时引进开展水中分娩、拉玛兹呼吸减痛法等国际新技术。


高端的路线能走多远?艾玛医院虽然在杭州逐渐拥有了一些粉丝,但是这个模式并不适合所有医院。杭州首批民营医疗机构之一的某综合性民营医院的发展轨迹,用自己的经历来诠释高端路线,并没有大家想像的那么好走。


院长王成(化名)说,十年前开业的时候,就是因为太高调了,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作为民营医疗机构,创业之路在他们看来用如履薄冰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当时我们走的就是高端路线,杭州的专家挂号费最高不过50元,我们将国内知名的专家都请过来,开出联合门诊,每天就看10名患者,挂号费是300元。”王成说,在许多人看来这个挂号费是天价,其实将专家咨询费、路费、住宿费等费用都折算起来的话,这个价格的挂号费对于医院来说还是亏本的,目的就是吸引人气。


一开始,这种方式受到杭州许多市民追捧,但是三年后,吸引力越来越弱。“说到底还是专家不能常驻的问题,如果你到医院看病,今天看的专家和明天看的专家都不是同一个,你肯定不放心,作为民营医院,我们还不具备自主培养知名专家的能力,而公立医院不可能将自己培养的人才放给我们使用,所以就面临专家不固定的局面。”王成说,在连续五年亏损后,医院开始思考转型,走患病人群广的某专科疾病的路子,立足杭州,吸引全省以及周边省份的患者来杭州就医。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