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生看世界:费城儿童医院如何成为“佼佼者”?

在费城儿童医院,医生会认为,这不是个Patient(病人),这是个kid(孩子)。

       作为美国专科医院的佼佼者,费城儿童医院多年综合排名第一,这家医院在管理和临床医学各方面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全球影响力日益加强的中国和被誉为“超级大国”的美国,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差异,和美国一些比较好的方面相比差距在哪儿,我们到底缺少什么?
 

中国医生看世界:费城儿童医院如何成为“佼佼者”?
 
       医患关系
 
       在费城儿童医院,总有些小事让局外人感动。patient(病人)这个单词在中国医院用的很平常,即使病人是孩子;可是在费城儿童医院,医生会认为,这不是个Patient(病人),这是个kid(孩子)。在国内很多医生的眼里,他们和患儿就是一个单纯的医生和患者的关系,而在美国医生的眼中,他不仅是个患儿,而且更是一个需要我们医生去关爱的孩子。
 
       在这里,医生和家属之间的交谈总是在一种信任和欢快的环境中进行,似乎忘了自己的孩子就要做手术的事情。医生除了了解相应的病情之外总是尝试着缓解患儿及家属的焦虑和担忧,而家属在获取自己的想知道的事情之外总是给予医生以极大的信任。在这融洽的医患关系的背后,除了文化的影响,更是是医疗人员耐心和细致工作的付出。有时会6个医护人员花费一个多小时就为了减轻一个不肯服用术前药的孩子的术前焦虑。经常遇见家属和医护人员一起,甚至是在歌声中完成特殊患儿的麻醉诱导,对给患儿带来的不舒适的操作,都会发出各种内疚的歉意。
 
       患儿苏醒后,第一眼见到的都是医护人员弥漫着爱意的笑脸。大多数医护人员再说到医患关系紧张,病人不理解时,总会说到是体制出现了问题,但如果真正的深究体制中哪里有问题,应该没有几个人能说得清楚。不得不承认,国内的医疗体制确实不够完善,但对于一个正在发展的国家来说,不可避免的会有很多的问题存在,要求一个在摸索中前进的国家或机构在开始之初就能够给出一个让社会各界都满意的医疗模式是不科学,也是不公平的。我们需要给予国家的是信任和时间。
 
       但把国内不理想的医患关系全部归咎于体制也是不客观公正的。可以说能够到国外学习的医生大部分是有着高学历受过良好教育和在医院的工作多年对医疗内部环境比较熟悉的可以引领国内未来医学界走向的群体,但交谈中很多时候弥漫着迷茫和抱怨。这中抱怨是在本质上缺少一种反思。
 
       单从医患关系上讲,我们对我们的患者关爱够吗?我们的医疗服务是不是还有很多的不足?我们有没有主动的换位思考过?我们个人的医疗水平是不是还有待提高?我们对我们医生自己的定位正确吗?是患者要我们帮助解决他的问题还是我们就应该有这种职业的责任驱使我们主动的去解决他的病痛?我们的职业责任不是施舍我们的医技而是用不断进步的临床诊疗能力去主动服务广大的需要帮助的患者。假如我们能够把病人当作我们自己的亲人时,我们的医疗行为是不是会和目前有所不同?假如我们眼中是Kid(孩子)而不是Patient(病人)时,我们是不是也会增加几分对患儿人父人母般的关爱呢?
 
       临床诊疗
 
       美国医生在做临床诊疗时,大部分手术都会让中国医生看的赏心悦目。有时也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东西,但他们几乎都通过冷静的思考和团队的合作而解决。美国是执行的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医疗操作几乎都是按照相同的模式进行,虽然不同的医院会有不一样的地方,但都是按照这个大体的框架来指导临床工作的进行。
 
       参加费城儿童医院国外深造的中国麻醉医生张彬总结,强大的诊疗能力来自于以下几点:

       (1)牢固的理论基础和临床操作能力;这首先要得益于他们的医生培训体系,普通本科毕业要考入医学院不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对医学生质量的高要求使得对每年的医学生源的人数加以限制,这就使得医学生本身就是一个高素质的群体。
 
       在医学院接收理论学习的后半期,到医院各个科室轮转后选出自己比较喜欢比较适合自己的专业,然后是4年的住院医师和各个专业年限不等的Fellow的培训。这多年的培训是十分辛苦的(早6点几乎是他们开始每天繁重工作的时间),期间不仅要掌握各自专业的实际操作能力还要对相应的理论基础知识加以补充学习。每天都会有医生对他们进行理论知识的授课和医学新进展的传递,也经常看到一本本厚厚的专业书陪伴着他们。
 
       高质量的教科书使得他们从接触医学的初始就有最直接的渠道获取更多更好的医学知识。在培训期间,几乎每名受训者都会有至少一名的医生进行直接的指导,在加上他们本身对医学的热爱和好奇,使得他们能够快速的掌握自己所需的医学能力。
 
       (2)制度的执行和指南的应用 他们能正确的看待存在的每项制度,即使在大多数人眼中有些是没有很大必要去做或者是重复去做的。比如手术安全和对制度,有时一个病人麻醉的准备需要去核对3次,但麻醉医生都会很主动地和相关人员去落实,相关的人员也会很及时的提醒大家去做,多人多次数的核对就可以降低错误诊疗的发生几率。对于一些突发的事件,都会有相应的处理指南在手术时,大家都能够看到的地方显示出来,有理论依据在紧急的时刻可以去遵循,可以在第一时间降低医疗的风险。
 
       (3)个人和团体美国医生手术时,都会在一个心态非常平静的状态下有条不紊的完成各项操作,出于医疗质量和教学等方面的考虑,有时候时间的长短好像不是他们考虑的因素。对于风险因素比较高的麻醉来说,出现紧急情况时,应急呼叫系统总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召集许多的人员来参与问题的处理,麻醉医生,负责抢救仪器和药品的麻醉技师(抢救仪器总是摆放在一个非常快捷的位置,专人负责性能和材料的核对),随时待命的人员,迅速组成一个由高年资医生和当值的医生为首的高效的抢救团队。在他们眼中,团队的力量是不可替代的。个人的危险抢救意识总是在事故发生的初始就让他们想到团体的力量,个人业务的高素养,高效而且分工明确的团队是医疗安全的基石。
 
       (4)先进的设备 性能良好先进的医疗设备是保证高质量,高难度手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医学研究
 
       (1)科研的目的 在费城儿童医院问美国医生,你们做科研的动力在哪? 大体上答复有两种,一是个人兴趣,我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想告诉别人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去解决;二是作为美国儿科专科医院中的佼佼者,有责任做一些研究去引领本专业的发展。
 
       (2)科研的态度 很多在美国研究科研很成功的中国学者,总是能够听到美国医生对他们的评价,“专注”,“严谨”和“坚持”。一位美国医生这样理解科研,“我遇到不少中国的学者,他们总想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写出文章来,要知道我的一片文章用了8年的时间,科研是需要时间的”。
 
       (3)科研的团队 美国医生有很多在做住院医师和Fellow培训时,就有机会参加到临床研究的队伍中,从早期就开始接触医学研究。在科研的团队中,总会有一些从事研究多年的人员定期的组织讨论会议,时刻关注他们的科研进展并给予他们指导和鼓励。在这个年龄梯队非常合理的科研团队中,每个人员的分工是十分明确,人员尽职尽责,大家围绕着一个共同的目的在工作。医院的投入和社会的影响力,总是能够很快得到所需要的仪器设备。不可否认,美国医生的自学能力也是非常强的,总是能够通过各种资源渠道获取一些和科研相关的知识和技能。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