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江门:医院保安配置 江门无一达标

记者调查发现,江门目前还没有一家医院能达到这个“保安员配置国标”,要达标也面临着诸多困难。而这种靠保安员数量来抵挡暴力袭医的“办法”,也被认为治标不治本。部分在一线的江门医生,更认为深入医改、建立合理的调解机制才是治本良策。

浙江温岭杀医案,将医患纠纷、暴力袭医、医护安全推上了舆论的浪尖。江门本地医疗界也为此哀痛,有医院还组织医生为不幸被砍伤的同行举行了默哀仪式。政府层面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公安部很快就印发了《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医院保安员配备数量作出了详细要求。南都记者调查发现,江门目前还没有一家医院能达到这个“保安员配置国标”,要达标也面临着诸多困难。而这种靠保安员数量来抵挡暴力袭医的“办法”,也被认为治标不治本。部分在一线的江门医生,更认为深入医改、建立合理的调解机制才是治本良策。


保安数量:江门没有医院达“国标”


翻开江门医患纠纷的历史,你会发现江门医护人员也曾遭遇严重的暴力伤害:2006年12月,一名男子袭击新会人民医院一林姓医生,造成林姓医生头部和右手重伤;2010年2月,一男子持刀闯入江门市五邑中医院,砍伤4名医护人员和1名患者。


至于一般医患纠纷,最近三年也是呈现逐年上升趋势。来自江门市卫生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2011年江门市共发生医患纠纷466宗,其中2009年138宗、2010年155宗(同比增12.32%)、2011年183宗(同比增18.06%)。这样的情势下,江门也必须在暴力发生之前,推出一系列措施化解这些纠纷,否则难以阻止又一次暴力的发生。


根据《意见》,保安员数量按不低于在岗医务人员总数的3%或20张病床1名保安,或日均门诊量的3‰的标准配备保安员数量。南都记者走访江门市区多家医院发现,目前还没有一家医院能够达到这个“国标”。


江门市中心医院是五邑地区最大的“三甲”医院,目前该院编制床位是3000张,开放床位超过1500张,设临床、医技科室46个,在职员工1932人,年门诊量188万人次。江门中心医院保卫科张科长说,如果按照“国标”,以该院目前1500张病床计算,保安至少要75人,但该院保卫科目前保安38人,人数足足少了一半。


除了中心医院,江门市区另外两家大型医院五邑中医院和人民医院,保安的数量同样也无法达到“国标”要求。至于另外一些中小型或者专科类医院,安保力量也显得“捉襟见肘”。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实际开放床位达680张,但在岗的保安数量不超过10人;台山市中医院拥有650余名医务人员,但保安数量也才13人。


安保经费:钱从哪里来?


调查中,南都记者了解到,江门市医院的安保有两种模式,中大型的医院一般设有保卫科,由医院自主招聘保安人员;其余医院实行外包策略,将安保交由一些保安公司负责。采访中,医院都表示“保安肯定越多越好,有安全感”,但最大的问题是“经费不足”。


“如果增加保安,是政府投入还是医院自行解决?说白了,钱从哪里来?”江门市中心医院保卫科张科长表示,如果没有财政支持,“国标”确实难以推行。


台山市中医院副院长张健俊坦言,每家医院的行政和管理经费都有限,甚至还有医院在负债经营,如果扩充保安阵容,那势必压缩医院别的人员收入。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务工作者还认为,医院如果增加安保经费的话,或许会把这部分经费转嫁到患者的医药费上,这样无形中又加重了患者负担,与国家医改的宗旨相违背。


另外一种方法是设立警务室。江门市中心医院、江门市五邑中医院、新会人民医院都设立有警务室,民警和治安员的工资由公安负责,医院只负责提供办公场所。


警务室设立以来,参与调解处置了许多医患纠纷,但警方表示,增加安保力量对于解决医患纠纷而言是“治标不治本”的措施。


出路何在:缓解医患矛盾是关键


警务室确实能起到一定的效果,也在创建“平安医院”的过程中产生了巨大作用。江门市卫生局也曾表示,试点一旦成功,将结合实际情况在全市范围内推开。不过,在记者采访中,一些医院相关负责人谈得最多的还是如何缓解医患纠纷。


江门市中心医院保卫科张科长接手保卫科两三年,发现很多医患纠纷其实是可以通过正常途径引导的。“有些人(患者或者亲属)素质高些,你跟他讲道理讲法律,还是可以疏通的;有的人可能(素质)低些,容易钻牛角尖;所以,得分人分情况处理,能够引导的,为什么非得要去堵呢?”在张科长看来,建立合理的调解机制,从提高相关人员的认识,营造良好的医患关系上着手,远比通过增加保安数量来确保安全更为重要。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黄副院长也表示,一些带有恶意的“医闹”确实应该打击,但在面对一般的医患纠纷中,不能采取过激手段。


部门说法


卫生局


将建“第三方调解机制”


来自江门市卫生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2011年江门市共发生医患纠纷466宗。这些纠纷若不化解,很容易就演变成暴力袭医。为缓解医患纠纷,国内诸多地区都引入了“第三方调解机制”,但目前暂时还是执行“老一套”办法:即首先医患双方协商、协商不成的向卫生行政部门申请调解、调解不成的则直接向法院诉讼。


南都记者了解到,广东省内,广州、珠海、肇庆等地都成立了医调委,由具有医学、法学、心理学等专业知识的人员充当专职调解员,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江门是否可以与时俱进,尽快建立市场化运作的医调委?近年来,一些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都多次这样提议。


对此,江门市卫生局表示认可,“引入第三方调解机制可以为医患双方搭建一座平等沟通、和谐对话的桥梁,提供一个缓冲矛盾的平台,将医疗纠纷纳入到一个正确、及时、合理、合法解决的途径上来,以避免医患双方正面冲突和导致矛盾激化。因此,引入第三方调解机制,是当前解决医疗纠纷较理想的办法。”该局一名负责人说,江门市委、市政府对“引入第三方调解机制”工作高度重视,目前相关部门正紧锣密鼓地开展调研、讨论工作,探索、研究适合江门的第三方调解机制模式,但这个机构的名称是叫“医调委”还是其它的则未有定论。


受害医生声音


余尚贞 “很难理解医患关系为何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在百度中输入“余尚贞”的名字,跳出来最多的除了“尽职尽责”、“心存仁爱廉洁行医”、“全国五一巾帼标兵”等众多褒扬的字眼和荣衔外,还有一条被转载数十万次的惨剧。2010年2月6日上午,余尚贞被一名男子砍倒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经过全力抢救方挽回生命。行凶男子是江门市江海区礼乐街道的梁某,当天他在该院砍伤5人,包括4名医护人员和1名患者。梁某曾经在该院求医并接受过治疗,受伤医生中的余尚贞等3名医生都曾经接诊过该男子。


时隔三年,谈起自己被伤害的经历,余尚贞反复说“不想再去回忆,不想再说什么”。但当记者提及近年来国内屡次发生医护人员被伤事件,她再也无法掩饰胸中的愤怒和无奈。“哪行哪业都有不好的东西,但全世界,哪一个国家的医生有我们中国的劳动强度大?手术台上一站就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这跟工资、奖金能完全对称吗?如果不是职业精神支持着,谁能坚持?做医生这么多年,我问心无愧。”余尚贞表示很难理解医患关系为何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看了一个长期低烧的病人,她建议做一个直肠镜检查,但患方就是不肯。后来那个患者又找到别的医院,无奈之下又做了这个检查,一查就是直肠癌。“开始为什么不做?说到底还是不信任我们,但后来又做了,还耽搁那么多时间,对患者自身是很不利的。”她很痛惜地说。


现年48岁的余尚贞是五邑中医院脑病科主任兼一病区主任,主任中医师,医学硕士,师从全国名老中医梅国强教授,目前是五邑中医院脑病科的学科带头人。“医学是讲究传承的,你看之前我们很多医学世家,世代都行医救人,但现在你能看到多少医学世家?还有哪个(医生)愿意把孩子送进医学院?”余尚贞还透露说,她祖上三代都是医生,包括曾祖、姑婆等都是献身医学事业,尤其是曾祖是孙中山的同学,曾为新中国的医学事业打下坚实基础。但如今也在考虑自己的后代要不要再入这一行。


对话医生


马常青 “杀医案凸显‘医改’困境”


36岁的马常青是江门市五邑中医院骨科主治中医师、医学硕士,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微博达人,他的新浪微博@千里马常有粉丝逾1.3万,他对于医疗界的一些弊端的批评毫不留情,还曾经撰写建议转交市政协会议。对于不断发生的医患纠纷和医护受害事件,马常青表示,暴力冲突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医疗体制的落后”。


南都:你认为温岭杀医案的根源是什么?


马常青:浙江温岭杀医案,已经不是第一次杀医案,而是愈演愈烈的医患矛盾的必然结果和趋势,是全国各地正在不断发生的杀医案的一个缩影。这个事件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医疗体制的落后”!表面上是医患之间的矛盾,其实是医改的困境。现状一方面是“看病难、看病贵”,另一方面是“医务人员被压榨得喘不过气来”。


南都:你认为如何改变这种局面?


马常青:核心问题是推动医改进程,而不是目前这样畏缩不前、步伐缓慢,要由广大医务人员和学者深入医疗深水区去调研,研究复合实际情况的医改方案,而不是卫计委等坐在办公室里看报表,来决定医改方案。为什么国外的现有的医疗方案不能拿来参考,为什么不能采纳来自医疗的两个群体的意见——— 患者和医务人员的满意才是医改是否成功的试金石!如何把基层医疗加强起来,充分利用好患者住址附近的基层医疗资源解决大部分疾病,让大医院不再门庭若市,而是集中精力研究疑难、重大疾病,才是医疗的方向!


政府的责任要明确,该放的要放,该抓的要抓好,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个人认为,政府的责任就是保障无钱看病的能够看得起病,不要总是让有病无钱医,有病只能等死的现象成为普遍现象!该放的就要放,放开医疗市场,不要动辄就插手,让社会资本充分参与医疗行业发展,把医疗行业的核心资源“人力资源”解放出来,通过市场配置,达到合理的资源配置。特别强调的是,不要再用维稳的方法去伤害医生、护士了,这是侵权、是违法———对医闹的妥协就是对医闹的鼓励,也是对医疗行业最大的伤害。


南都:你觉得处理医患纠纷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马常青:医疗纠纷要有便捷的疏通渠道。医院内要有明显的标志———医疗纠纷或医疗投诉或医疗咨询窗口。对于医疗有争议,不明白的,应该及时给与梳理、沟通,有显着标志指示到何窗口去咨询、去沟通。因为医生实在是太忙了,不可能对每一个患者都那么详细地解释,这样就有可能导致医疗的沟通不畅,引发医疗纠纷。引进医疗社工、法律志愿者,也可以帮助医患双方。建立医疗体验区、科普区、医患角色互换体验馆,也是缓解医疗矛盾的重要途径,很多患者不能够理解医疗、对疾病一无所知或道听途说,通过医疗体验及科普、角色互换,就可以有了深入认识;同样,医务人员通过角色互换,也可以体会患者的痛苦,提高服务水平。怀疑医疗事故的,请走法律程序。这才是对医患双方权益的保证。同时应该加大医疗保险业的扶持进入医疗行业。比如医疗商业保险、医疗风险险、医疗强制险,等等,让保险业来填补医疗经费的不足和医疗风险意外的费用纠纷。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