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阅兵,我们来重温“二战最伟大发明”之一的······

看完了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阅兵,我们一起来重温抗战时期抗生素的故事。

       在月黑风高的无锡城内,游击队员林小婷护送从日军手中夺得的两箱盘尼西林(即青霉素)返回组织,却被日伪军逮捕,药也落入敌手。一场争夺盘尼西林的暗战展开了,几经波折,盘尼西林终于送到游击队手中,用以救治伤病将士们。

 
       这是电影《盘尼西林·1944》里的故事情节,青霉素在抗战中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世人更是将抗生素与原子弹、雷达齐名为“二战三大发明”。
 
       青霉素的发展
 
       1928年9月,苏格兰细菌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意外发现能够抑制并杀死葡萄球菌的霉菌,并将这一霉菌命名为“盘尼西林”。但由于弗莱明没有提取出纯净的青霉素,这一发现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外界的重视。
 
(弗莱明在实验室)
 
       1938年,澳大利亚病理学家弗洛里对十年前弗莱明的发现很感兴趣,在德国化学家钱恩与英国生物化学家希特利的帮助下,共同提取出纯净的青霉素。1940年,一个英国警员由于刮脸时刮破了嘴角,感染后发展为败血症。弗洛里与钱恩连续5天每3小时给他注射0.1克的青霉素,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尽管由于青霉素用完警员还是去世了。但青霉素的作用也逐步得到认可。
 
       青霉素的发现,可以说是人类抗菌史上重要的里程碑。1945年,弗莱明、弗洛里与钱恩因此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
 
       被视为 “救命药”
 
       在硝烟弥漫的二战战场,无数的伤员急需救治,青霉素的出现带来了希望。
 
       1941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政府给辉瑞公司下达任务:大批量生产青霉素,为战时准备。在约翰·麦基的领导下,辉瑞使用其独特的深罐发酵技术完成任务,因而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生产青霉素的公司。
 
       尽管青霉素得到重视,但是其产量仍然远远满足不了需求。1942年,一名由链球菌引起败血病的病人就使用了全世界一半的青霉素来治疗。当年6月,美国生产的青霉素也才够10个病人使用。很多地方甚至采用从使用过青霉素的病人尿液中分离出青霉素,又继续给病人使用。
 
       直到1943年,人们在发霉的甜瓜上发现高效菌种,并利用玉米浆发酵等技术,大幅提高了青霉素的产量,作为商品药出售的青霉素得以问世。
 
       青霉素为战场上的伤员解决了最重要的难题——防止伤口感染,拯救了成千上万的士兵。当时青霉素被视为“救命药”,并多次出现在宣传画中,为人称颂。
 
       
(二战宣传画:感谢盘尼西林,让士兵可以安然回家)
 
       “百花齐放”时代
 
       青霉素作为第一个临床治疗药物的抗生素,被称为现代医学史上最具价值的贡献,也拉开了抗生素时代的序幕。
 
       肺结核成为20世纪人类危害最大的传染病之一,灵丹妙药般的青霉素却对肺结核病原体结核杆菌等许多病菌不起作用。医学专家开始寻找类似的抗生素。1943年,美国的S.A.瓦克斯曼从链霉菌中分离出链霉素。链霉素对抗结核杆菌有特效作用,成为青霉素后第二个生产并用于临床的抗生素。
 
       此后,世界各地的人民开始大规模寻找各类抗生素。1947年至1958年间,金霉素、氯霉素、土霉素、制霉菌素、红霉素、卡那霉素等相继被发现。20世纪60到80年代,抗生素的研究进入高峰期,并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盛况。
 
       猜不到的结局
 
       20世纪初,肺炎、结核、肠炎等缠绕人们的病魔,由于抗生素的使用得到极其有效的遏制。抗生素至少延长了人们10年的寿命。
 
       然而,人们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
 
       “物极必反”在抗生素的使用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刚开始使用时,一个病人只需要使用20万单位,但是到了90年代,一个病人需要近百万单位青霉素。随着抗生素的使用不断增多,细菌显现出耐药性,人们因此对抗生素更加依赖,从而加剧了滥用。
 
       去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抗菌素耐药:全球监测报告》,被调查的114个国家都存在抗生素耐药问题,报告认为抗生素的严重威胁已不是一种预测。过去以抗生素为主要药物的败血症、腹泻、肺炎、尿道感染等却成为耐药性最普遍的疾病。
 
       应该引起注意的是,中国已成为滥用抗生素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每年因滥用抗生素死亡的就有8万人。在2007年的数据中,医院的抗菌药物使用率高达74%。
 
       如今,面对抗生素的耐药性,越来越多的国家采取行动防止抗生素的滥用。1997年,欧盟成立了跨国微生物感染耐药监测网,指导抗生素合理使用。也有很多国家直接禁止使用抗生素。近年来,中国政府也出台多项限制抗菌药物使用的文件,以制止抗生素的滥用。
 
       几十年前,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初的救命药最后沦为致命利器。限抗生素是道阻且长的任务。也许,只有不断进行研究,合理有效地使用,才能不让抗生素的故事以悲剧结束。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