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社区康复给中国带来什么启示

澳大利亚对康复医学的支持力度极大,政府和社会不仅参与监督和运作,人力物力的投入更是难以估算。

       2002年下半年,我在澳大利亚悉尼WESTMEAD HOSPITAL康复医学系访问学习,对其康复医学体系和社区康复有一个比较直观的印象,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感到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做法。


澳大利亚的社区康复给中国带来什么启示
 
       康复模式
 
       澳大利亚的康复医学体系基本沿袭欧美国家的模式,主要分为急症康复、住院康复、出院康复和社区康复4个阶段。其中急性期或昏迷阶段的康复管理为急症康复,此阶段一般为1~2周;患者病情稳定后转到脑损伤康复单元、脑卒中单元或康复医学科进行住院康复或亚急性期康复,此阶段一般为1~2个月;
 
       当患者达到最大限度的生活自理,就进入出院康复或日间医院,此阶段时间比较长,一般为2年,患者在此阶段仍由医院的康复专家或康复team组管理,定期到医院接受康复治疗、训练和评定,如果患者来医院不方便,医院会安排专车接送;当患者可以适应家庭生活时,就进入社区康复。
 
       可以说,社区康复是患者回归家庭的基本目标。在一个地区内,级别最高的综合性医院承担急症康复和住院康复,而中小医院则承担住院康复、出院康复和社区康复。医院之间的转院手续简便,在下级医院进行住院康复的患者,如果病情变化,比如难以控制的感染,可以直接转送上级医院;当患者转回下级医院时,上级医院住院病历可以完整的由下级医院借阅。这种服务体系使卫生资源得到最大限度的合理利用,患者也因此得到连续几年不间断的康复指导或服务。
 
       临床管理
 
       康复治疗是一个针对患者功能障碍进行的目标明确的活动,强调对患者进行个性化的康复设计。例如:在WESTMEAD HOSPITAL的“脑损伤康复单元”,康复team组的各学科,即物理康复(PT)、作业康复(OT)和语言康复(ST)治疗师、护理人员、神经科和心理学医师、社会工作者和整形外科医师等组成,有规范化的评价表格(在康复体系内各级医院的表格都是一致的);有严格的会议制度,各病区每周定时召开一次会议,会前将拟讨论的病例通知team组各成员,开会时讨论康复病例目前存在的问题,各学科的康复目标、治疗计划和治疗时限,由康复医师记录于病历中,team组各成员在会后必须将各自的计划记录于病历中。该院康复治疗从一开始就向家庭和社区延伸,在治疗初期,team组的社会工作者和OT治疗师对患者的康复评价包括家庭评价,例如:经济支持来源、家庭居住环境评价(台阶、楼梯、住房、厕所、浴室等)和社区康复依托评价等。
 
       WESTMEAD HOSPITAL是悉尼市的大医院之一,相当于我国的三级甲等医院,在该院的脑损伤康复单元,我感觉不到医院的气氛,好象进入“休闲旅馆”,病区走廊的墙壁上随处可见康复知识普及教育宣传,还有专门展架提供免费科普材料,从创伤或疾病预防到急救、治疗和康复,大约有几十种;
 
       病房陈设家庭化,完全由患者按自己的喜好布置,有个20多岁的男患者,脑损伤前是个业余拳击手,其病房的一面墙上贴满了运动明星的大照片和自己最欣赏的家人照片等,另一位脑损伤的患者是位音乐“发烧友”,其病房内有从家里拉来的组合音响、电脑台机和电视等;
 
       医护人员不着白色工作服,医生有时着西装,更多的时间是休闲装,护士都是统一花色但样式各一的休闲装;病区每周安排几次家属“病房日活动”,家属可以随意观摩治疗师为患者的治疗过程;team组还安排与患者和家属的“家庭会议”,介绍患者的康复评价和治疗方法;治疗师在为患者选配轮椅时,都反复征求患者及其家属的意见并教会他们操作;平时的康复训练中很重视穿插一些家庭生活项目和娱乐活动,目的是使患者尽快适应家庭和社区生活。
 
       社区康复
 
       澳洲政府规定,康复体系内的医院对所在社区有明确的社会服务责任和义务。WESTMEAD HOSPITAL的康复医学系是悉尼西区康复医学体系的组织者单位,负责对地区的下级医院、护理家庭或其他为功能障碍患者提供服务的公共服务设施进行评估和技术支持;对当地所有接受康复治疗计划的患者进行评价,包括初期评价、康复监管和患者随访,每项服务计划都有具体的时间安排,实行网络化数据管理。
 
       社区康复体系规定:脑损伤、截肢、脊髓损伤、骨科、神经科和疼痛患者,可优先得到有关专家的诊治和专家所在医院的康复指导。高、中级康复专家有明确的专业分工,每周有固定的时间参加社区的康复活动,包括门诊随访,team组会议,为患者提供治疗计划,发展并完善至少一项康复科研课题。上级医院的组织协调人由医院任命,负责对所在社区注册的康复专家和服务人员进行登记,掌握人数及流动,尽量保证社区内康复技术人员的数量;还要组织参与为社区下级医务人员设计的训练计划,支持和参与医学继续教育工作。
 
       上级医院与中级医院的住院医师(相当于我国的初级职称)进行交流轮转,一般是每年一次。地区康复医师的在职继续教育有详细的年度安排。在悉尼市有各种康复组织20个,例如物理康复治疗师协会、作业康复治疗师协会和语言康复治疗师协会,还有脑卒中患者协会、脑痴呆患者协会等,经常组织活动,包括设立志愿者“援助热线”。我参加了一次由新南威尔士州“脑卒中患者协会”的活动,主题是“让我们运动起来”,有医务人员、患者及其家属等60余人参加,活动持续了一整天,其间安排了神经内科、运动医学和药学专家的讲课和咨询,康复患者运动操表演,患者交流体会等,还免费赠送了康复科普资料。
 
       澳大利亚的国家社会保障体系对康复医学事业的支持力度比较大,一方面医疗机构始终在政府和社会的监督和支持下运作,另一方面为患者康复的每个阶段投入的人力物力很大,在社区康复阶段,社会的投入难以估算,很多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参与都是志愿或无偿的。总之,国外的先进经验也是经过了几十年的摸索和总结。相比之下,我国的康复医学任重道远,唯有脚踏实地的走出一条适合我国国情的发展之路才是最重要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