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改酸泪史:想让马儿跑却不给吃草

尽管顶层设计中明确基层医疗为金字塔基,但残酷的现实显示,钱少事儿多的基层医疗根本无法摆脱村医逃离的魔咒。

       乡村医生在农村预防、保健、医疗服务和突发应急事件处理等方面起到积极作用,但身份问题、养老和医保问题只有部分地区有所解决,加上新的基药制度、公共卫生服务规定,使乡村医生的收入急剧减少,农村医疗的“网底”受到严重冲击。


乡村医改酸泪史:想让马儿跑却不给吃草
 
       处境“窘到哭”:想让马儿跑却不给吃草
 
       都说文教卫生不分家,同一时期的乡村教师早已转正多年,工资收入也纳入财政预算政府拨款,退休老教师每个月的退休金都在3000元以上。而同龄的老乡村医生却拿着所谓的新农保几十块钱。在年轻乡村医生看来,老乡村医生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怎叫村医不心凉?怎叫村医有热情?
 
       新医改以来,很多政策根本不把乡村医生当人看,村医如同老驴老马,夜以继日地围着卫生室转,想让马儿跑却不给吃草。我们承受着太多不公,付出和收入严重失调,我们和大医院的医生一样,参加全国执业医师考试、考核,却拿着被限制的每个乡村医生服务1000人的不及时不足额的补助。虽然工作在最基层,可我们的自尊也不能这样不被尊重。
 
       如果政府能设身处地的为乡村医生着想,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安居乐业,不逼迫他们造假,这个队伍或许还可以保留。
 
       钱少事儿多:总理发话的补助竟也“随风而逝”
 
       新医改下村医面临最严重的问题和最大的挑战就是收入锐减,入不敷出,生活困难。为了维持家用不得不动用老本,相当一部分村医的家底已经用光。据我了解,有相当一部分男村医的离婚率呈上升趋势。
 
       惨淡的现实是考核检查多,各种率把人整懵。公共卫生服务每个季度要接受卫生局考核、检查,不定期的要接受国家和省里考核、检查,随时随地接受卫生院的考核、检查。公共卫生的各项工作的发生率、管理率、死亡率、规范率、建档率,各种慢病的估算真的把人整得云山雾绕。慢病率尚可理解,但死亡率确实无法完成,居民没死我们不能上报。重性精神病病人管理率是按照户籍人数的4‰,不够率说你没工作,没有精神病诊断和指征我们如何上报。当然,各种率完不成的结果就是扣补助!!!村医敢怒不敢言。试问总理给村医增加的5块钱有多少村医能得到?恐怕涨的再多村医也得不到。
 
       同样,繁杂混乱的报表更是充斥日常工作。公共卫生11大项43小项,有的项目一年几次报表,有的项目每个月多个小项报表;新农合报销:处方、收据、复印、支付凭证、打印、粘贴等;身为半医半农的村医每个月还要进行台账的记录,把“村财乡管村用”的卫生院的工作也强加在村医头上并加入考核项目...把这些报表都加在一起,每个月都是高高一摞。
 
       然而,忙碌的日常换来的只是尴尬的补助。尽管各个文件政策要求规定,给村医的补助是预拨(80%)+考核(20%),但全国上下的村医基本都是年初先干活,到了年底考核部门想方设法不给钱的形式。有很多村医根本不知道有补助这回事。即使有补助的村医也是被全额考核,或者干脆一分钱不发。村医面对这样的窘境,左右为难。去要这笔钱,势必和领导关系弄僵,引起领导不满意,被穿小鞋,以后工作难做。不要的话,面对0差价没有利润的基本药物,让村医吃空气、喝凉水?
 
       让村医发愁的远不止这些。表面上看,政府出钱购买村医服务,村医实行公共卫生、基本药物制度等服务。但卫生室的房租、取暖(北方)、更夫(夜晚看守卫生室的人)、宽带费、耗材、水电、维修费等等都是村医自己想办法解决,平均费用在2万元左右。村医在不能及时、足额拿到应得补助的同时,还要为卫生室运行经费绞尽脑汁。
 
       医疗风险无保障更是直接击碎最后的屏障。近几年,乡村医生出现医疗纠纷的事件越来越多,数额也越来越大,更是出现了内蒙古的村医赔偿金额超过百万的事实。乡村医生每日兢兢战战,如履薄冰,医疗纠纷已经出现,轻则赔偿数万,重则倾家荡产,这让卖药没有利润只拿不合理补助的村医望而怯步,乡村医生真的害怕啊!
 
       村医荒:冷落下的逃离
 
       对于还想继续从事这一行业的村医无非就是加强学习,不断完善自己,等待国家哪天翻了村医的牌子。或者考了执业医师外出应聘。对于不想继续的村医就是积极寻找生存之路,找个合适的副业。
 
       对于某些地区还在被忽悠自筹资金盖卫生室的村医可要睁大你的双眼,这个坑你可不能跳,世上没有后悔药。没见过谁拿着饭碗要饭的,学校、村委会的办公室和房屋都是公家提供,凭什么村卫生室还让村医自己建?还要求不让住人,还要求五室分开?村医自己的房子,你们凭什么呼来喝去?
 
       呐喊中的希冀:政府可否吹响“五重奏”
 
       明确村医的身份、地位、养老保障。所谓“乡村一体化”,村医和卫生院职工应该同薪同酬,同身份同待遇。村医也要有和卫生院职工一样的职称晋级机会。卫生室和卫生院的医生要轮岗轮换,不断提高村医的技术水平和卫生室的诊疗水平。
 
       明确村医薪酬,政策文件上不要再出现(原则上)、(左右)、(支持)等等这样的词汇。要把村医的各项补助纳入财政预算,对于贪污、截流、挪用、克扣村医补助的部门、单位、个人要严惩不贷,要进行追责,甚至入刑,严打腐败之风盛行。对于不能胜任的领导要做合理安排。清查自新医改以来村医们到底有多少该得的补助没有得到,这些补助去了哪里?该如何对村医作出赔偿?
 
       明确卫生院、卫生室分工。坚决纠正村卫生室干了90%的活,却只给40%补助的畸形分配。干活时找村医,领补助时把村医踢一边,村医努力工作的积极性大打折扣。
 
       明确村卫生室用房承建单位,所谓的“公建民营”的卫生室运行经费应该明确。所有费用应该有拨款或报销制度,不能让村医用自己的财务干公家的活。
 
       取消对村卫生室罚款。尽管关于乡村医生若干问题的文件里面明确规定,禁止向村医收取国家规定以外的费用,但至今,仍然有很多地区很多村医在为罚款发愁。药监局、卫生监督所、物价局、疾控中心等部门每年都下来到村卫生室对村医进行罚款,金额从500元到2000元不等,更有甚者是卫生院代收,村医们不交的话有的地方甚至从公卫经费里面扣,连年的罚款已成常态。我们承认以目前国内卫生室的条件做得不能尽如人意,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村医头上为他们的罚款任务买单,村医的生存环境更加雪上加霜。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