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医生被杀后:医生拿手术刀都颤抖 接受心理治疗

王云杰的死,将沉寂一时的医患矛盾再次推向风口浪尖,发生凶杀案时,有几名医务人员目睹了整个过程,给他们带来了很重的心理阴影。发生这个事情后,他们很难集中注意力。一些医生拿手术刀的手都是颤抖的,所以医院先允许他们周末休息两天。院长助理郑

谁杀害了温岭医生


他的死,将沉寂一时的医患矛盾再次推向风口浪尖


王云杰死了。死在了医院的岗位上,患者的尖刀下。


他不是第一个被患者杀害的医生。他的死,将沉寂一时的医患矛盾再次推向风口浪尖。


刺向医生的刀


10月25日,一个平常的日子。


大约早上八点半,患者连恩青来到浙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耳鼻咽喉科门诊,找之前的主治医生蔡某。


但他不是来看病的。手持榔头和尖刀,连恩青直奔五楼蔡某所在的门诊室。门诊室里有5名病人,他们看见持刀的连恩青后立即将门死死抵住。连恩青用榔头敲碎门上的玻璃窗,随后又闯入另一间门诊室,坐诊的是主任医师王云杰。连恩青不由分说用匕首向王云杰刺去,被刺后,王云杰立即捂着流血的胸口逃向口腔科病室。


在对面诊室坐诊的医生王伟杰听到争吵声,一开始并没在意,但后来争吵声越来越大,还有呼救声,他跑去,看到了震惊的一幕:王云杰捂着胸口在前面跑,胸前全是血,后面跟着一个穿黑色皮夹克的中年男子,手上拿着约30厘米长的尖刀。


王伟杰立刻上去拉凶手,“但那时候他已经失去理智,朝我右胸口刺过来,我躲不及被刺到了。”王伟杰回忆,“就在这时,凶手又朝已经倒在地上的王云杰猛刺数刀,从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王医生被刺得动弹不得。”


王伟杰看到走廊上有张藤椅,忍着剧痛拿藤椅去挡,凶手被逼到了角落,“见捅不到人就往外跑”。王伟杰说,整个过程只有四五分钟,大家都呆住了,连恩青转身就跑。


连恩青跑进放射科,又向副主任医师江晓勇继续行凶,随后才被赶来的保安制服。


王云杰被送进急诊科后经抢救无效去世,江晓勇心包刺伤加膈肌穿透,王伟杰右上胸皮肤被刺伤。


据悉,王云杰和江晓勇此前因连恩青的医疗纠纷与他进行过沟通,而王伟杰则同他素未谋面。


被杀害的医生


被连恩青杀害的王云杰医生今年46岁。1990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一直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从事耳鼻咽喉科工作,是主任医师。他还在温州医学院做兼职教授,是温岭市耳鼻咽喉科重点学科带头人。


10月26日,王云杰遇害的第二天,正是其女儿的生日,本来说好要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女儿再也收不到了。王云杰的女儿正在读高三,妻子是一家药店的普通职工。


26日,在事发的医院,亲属们守候在那里,女亲属的眼泪始终没有干过,男亲属则蹲在楼道一角,默默抽着烟。医院各个科室的医护人员忙着给病人看病,进进出出,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状态,只是医生们的表情看起来都很沉重。


浙江在线记者报道,11点08分,王云杰遇难的时刻,医院宣传科赵医生收到一条短信,短信中说,医护人员自发为遇难的王云杰举行默哀仪式。


走出门外,医院的电子显示屏上已经打出了黑底白字的悼词:沉痛悼念王云杰主任医师。


“发生这件事情后,全院上下都很悲痛。”医院院长助理郑志坚说,发生凶杀案时,有几名医务人员目睹了整个过程,给他们带来了很重的心理阴影。“尤其是五官科和外科的医生,他们平常要给患者做手术,发生这个事情后,他们很难集中注意力。一些医生拿手术刀的手都是颤抖的,所以医院先允许他们周末休息两天。”


郑志坚说,现在医院正在对情绪不佳的同事进行心理干预治疗,把拥有心理干预资格证的医务人员集中起来,通过二对一的方式,对情绪不佳的员工进行心理辅导,帮助他们早日走出阴影。


血案是怎样酿成的


救死扶伤的医院,为什么会成为医生被害之地?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此前接诊连恩青并给他动手术的蔡医生回忆,2012年3月连恩青因鼻子呼吸不畅来门诊,检查后,蔡医生认为主要原因是鼻中隔偏曲和鼻窦炎,就给他做了手术。“我当医生已经16年了,鼻中隔纠偏的手术很简单,已经做得很熟练了。”蔡医生说,出院检查时,手术是成功的。


蔡医生曾告诉连恩青出院后要来复检,但并未见到他。直到2012年12月,连恩青才来找他,说鼻子还是不舒服,呼吸有障碍,认为手术有问题。“我给他又做了检查,发现鼻子正常。他不信,我就让他去做了CT,CT显示也正常,可他还是不相信。”蔡医生说。


连恩青找过蔡医生四五次,每次都是说鼻子不舒服,要求继续治疗或手术。“可从治疗的角度讲,我反复检查觉得没问题,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能和他一遍遍解释。”对这个病人,蔡医生认为自己尽了最大努力,但很遗憾对方就是不相信他。


“有一次他跪在我的面前,当时我特别难受。一切检查都显示他鼻子没问题,但他还是让我给他继续治疗,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能建议他去大医院看看。”


医院方面表示,对于连恩青的反复投诉他们也很重视,多次让行政部门和他解释、沟通,还特地请浙江省的权威专家过来给他免费看,大家都认为从治疗的角度讲是正常的。


“省里专家会诊完后说,他的问题可能在心理层面。我们也向家属建议让他去看看心理医生,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温岭市卫生局副局长俞妙祥说。


说到连恩青家属质疑医生态度不好,蔡医生表示,他沟通时态度还是比较平和客气的,自己感觉没有不耐心或者说过不好听的话。“不过当时没有意识到他特别敏感,我后来也反思,觉得自己多半是只关注了病情,没有注意到他的内心感受。”


“凶手”曾被诊断有“持久的妄想症障碍”


连恩青的家在温岭市箬横镇下属的一个村,从市区过去需要翻过一座山,40来分钟车程。一眼望去,这个村庄都是装修气派的小洋房。连家的房子就在马路边,是一栋5层高但面积不大的楼房。家里杂乱,家具老旧。


据新华社报道,连恩青的母亲是个家庭主妇,“这个小子怎么能去害人呢?”事发后她不断重复着这句话。连恩青远在广西打工的父亲还在赶回来的路上,他的妹妹成了家里的顶梁柱,负责接待亲戚,并保持与警方联络。连的家人说,很对不起死去和受伤的医生。


提起连恩青,村书记林夏玲说,出事前都不知道村里有这个人,年轻人基本上都在外面打工。村里人对他的印象虽不深刻,但都不敢相信杀人的事实。“从没见过他和别人吵架”;“他以前都是早出晚归地打工,不抽烟喝酒,生活很节俭”;“性格比较内向,没见过他和什么朋友来往”。


连恩青的妹妹说,哥哥是个本分忠厚的人,没什么爱好,也没啥朋友,下班回家就是看看小说,连电脑都不碰。“我们是穷人家的孩子,生活很普通,他甚至有些自卑。”


据妹妹回忆,连恩青一直有鼻炎,去年3月越来越重,呼吸不畅,还经常头痛,于是就去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看病。手术刚做完时,哥哥症状有所减轻,但四五个月后,他就经常抱怨呼吸不畅,头疼,睡不着觉。医生的回答让哥哥难以信服,他还是觉得不舒服。


“我哥这个人很敏感,认为是医生在骗他,就去找别的医生看,别的医生也说没问题,又拍了好几张CT,结果也是好的。”妹妹说,从那时候起哥哥情绪开始变得暴躁。


“哥哥说,医生不管他说身体难受,只是强调检查结果没问题,后来去找的次数多了,医生嫌他烦了。有一次我哥哥跪在医生面前,请求给他治疗,但医生说没法给他看,鼻子没问题。”


据家人和周围邻居回忆,后来连恩青性情大变,除了抱怨自己鼻子不舒服外,还经常生气,砸家里的东西。这期间,妹妹多次陪哥哥去杭州、上海等医院,医生们都告诉他鼻子没有问题,不需要再治疗。


“哥哥还是不信,认为医生们都串通好骗他,我们也开始怀疑他精神上出了问题。”今年8月,她带哥哥去了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被诊断出有“持久的妄想症障碍”,在那里住院治疗了两个多月,直到10月15日才出院,“医生说他症状已经减轻了。”


谁也没想到,出院仅10天,就发生了惨剧。


官方否认抢尸传闻


10月28日凌晨,有网友“四楼徐小竹”发微博称:“由于平安温岭的评选,政府限定今晚必须出殡,调来特警,派出所,公安,换了便衣,乘机抢尸。”


随后,有多名网友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称,27日下午3点,王云杰的遗体在医院解剖后,院方未征得死者家属同意,试图将遗体送往殡仪馆火化,遭到死者家属及医护人员阻拦。此事在网上引起关注。


28日晚,《京华时报》记者赶赴现场,一名医生说,原定出殡时间是27日下午3点。2点多,已有医护人员守在安置王云杰遗体的临时解剖室走廊外,列成两队准备送别王云杰医生。3点多,医院外响起了鞭炮声。按当地传统遗体应此时运出,但迟迟没有动静。


当时,院方正与家属协商,并有消息传出家属并不同意运走遗体,“这时来了两辆特警车,我们觉得特警来了可能是要抢尸,既然家属没同意,我们医护人员也不同意。”遂出现医护人员集体守在通道门口保护遗体的情况。


当晚10点半左右,有市政府领导的车辆进入医院,同时有部分科室领导劝说医护人员离场。


据现场医护人员介绍,案发后警方曾通报犯罪嫌疑人疑有精神病史,加之近期温岭市在进行“平安温岭”的评选活动,有人就此猜测,凶手之所以被称有精神病史,是当地警方为了平息事件,以便不影响“平安温岭”的评选。


28日早8点,该院医护人员自发组织游行,集体表达拒绝医疗暴力、维护医务人员人身安全的诉求。


网络上的大量照片显示,数百名医护人员聚集在温岭第一人民院的门诊楼外,举着“严惩凶手”“维护正义”、“拒绝暴力,维护医务人员人身安全”等横幅和标语,集体表达拒绝医疗暴力的诉求。大量特警在医院门口维持秩序,数百人现场围观。


据介绍,现场聚集人员中,除温岭第一人民医院部分医生外,还有台州骨伤医院、温岭第二人民医院、第三人民医院和第四人民医院等近10家医院的医护人员。


与此同时,医院内2000多名医护人员继续坚守岗位,门诊等医疗工作正常开展,保证前来就诊的病人能及时得到妥善治疗。


当天,温岭市委书记周先苗、常务副市长张永兵、副市长许黎野等先后赶赴现场,傍晚,在相关部门及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人员的劝说下,聚集人员有序离场。


随后,温岭第一人民医院宣教科负责人赵主任针对网络和医生的质疑进行回应,否认曾出现抢尸的情况,也否认了传言所说的强行运走遗体可能与“平安温岭”评选一事有关。“没这回事儿,医生不知道内情,平安温岭的考核根本不是下星期,考核要到明年,如果因为这个事出来扣分了,肯定该扣的分也就扣了。”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