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版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医院科室  >  急诊科  >  流感季急診室接診實錄 急診醫生不敢“多喝水”
对外分享转载

流感季急診室接診實錄 急診醫生不敢“多喝水”

科室 急诊科发于[01-13 10:52]  信息来源:temnet308 发布  浏览次数:136
核心提示 流感季急診室接診實錄 急診醫生不敢多喝水導讀:新年前的最后一個周日,如果說和往常有什麼不同,就是最近感冒發燒的病患特別多
流感季急診室接診實錄 急診醫生不敢“多喝水”
流感季急診室接診實錄 急診醫生不敢“多喝水”

 導讀:新年前的最后一個周日,如果說和往常有什麼不同,就是最近感冒發燒的病患特別多。根據流感監測數據及預警分析,進入2014年12月,北京流感病毒活躍度顯著增高了,這意味著流行起始周較上個流行季已經提前到來。急診醫生,日復一日,在接診區裡忙忙碌碌,而在這背后,是白衣天使們那一份真誠的堅守。北京青年報記者近日兩度夜訪亦庄同仁醫院急診室,為您記錄下一幕幕感人的場景。
 
  第一幕
 
  耐心對患者解釋“為何不打點滴”
 
  2014年12月28日下午5點,亦庄同仁醫院一樓最靠近大門口的敞開式的急診接診區,僅有的幾張候診椅早就座無虛席,絡繹不絕的病人加上陪診的親友,不到20平方米的空間轉身都難。
 
  急診內科已經挂出了第118號,候診區至少還有十幾位病人。與此同時,還有好幾位正在挂號處排隊。
 
  當班醫生王建的“工位”臨窗,但他全然不覺窗外漸暗的天色。來來往往的人們穿著棉服毛衣,王建的白大褂裡卻僅僅套了一件單衣,他始終被火急火燎的病人包圍著。候診區不少人全副武裝,口罩嚴嚴實實隻露出眼睛,王建也戴著口罩,但他做醫囑時不得已也會摘下來,因為環境太嘈雜了,有些老年病患的聽力實在不那麼靈光……
 
  第113號是一位中年婦女,丈夫陪著來的。王建接過化驗報告,還未開口,女病人就央求道:“您給我吊瓶吧,還是吊瓶見效快。”“別著急,您這是病毒感冒,不用輸液。”“那給我開頭孢吧。”“頭孢是對付炎症的,不對您的感冒路子……”他一邊耐心地解釋著化驗報告,一邊寫完了處方。
 
  第114號是坐在輪椅上的老太太,被女兒推著來復診。看到老人行動不便,王建趕緊起身從桌子后邊走出來。“感覺好些了嗎?”他一邊問候老人,一邊俯下身去,給老太太聽診。旁邊的病床上躺著一位喝高了的小伙子,陪同的朋友好像正在給什麼人報平安,聲音有點兒大,王建扭頭看了一眼,沒說什麼,只是更專注地聽診。
 
  第115號是一對母女,母親的口音很重,自述病情怎麼也說不清楚,女兒為媽媽翻譯:“燒心得很,睡不著覺。”“這裡疼嗎?是這裡嗎?吐不吐酸水?”幾個周折才聽清了原來難受的是胃,而不是心臟。
 
  輪到第116號又是一位坐輪椅的老人,王建再次起身走出工位。他先是用聽診器給老人檢查,又摸摸老人的額頭,問陪同老人來的兒子,“還發燒嗎?”“還燒,下午試了表,三十六度七。”“哦,那不是發燒呀。過了37度才是發燒。”他叮囑道:“如果老人覺得還是不舒服,明天再來做其他的檢查。”
 
  第117號是一對小夫妻,生病的是女孩,告訴醫生發燒三天了,最高的時候到了39度,前天去航天總院,昨天去天壇醫院,擔心晚上再燒起來,今天又來同仁。看了化驗報告,聽了小夫妻的述說,醫生沒有寫處方。“病毒感冒,發熱退燒,總要有一個過程。你們要注意觀察每天的體溫最高值是不是向下走的?如果是就証明好轉呢。多喝水,一定要多喝水!”……
 
  第二幕
 
  急診醫生不敢“多喝水”
 
  “多喝水!”這是感冒季裡除醫囑之外最常見的叮囑,身為醫生,他們知道多喝水的益處,但他們自己卻時常忘記喝水。值班醫生的工位上,一邊是電腦,一邊是連接電腦的打印機,通常都不放水杯,且不說病人多的時候根本沒空兒喝水,就是有時間也不敢多喝。
 
  “忙起來就怕上廁所,讓候診的病患等著,不合適。”急診內科徐瑞明這樣說。
 
  採訪徐瑞明是在1月3日凌晨1點半,后半夜的急診室相對安靜,除了接診,他還要照應搶救室。當晚,除了搶救室配備的4張病床,臨時在走廊裡還增加了6張病床安頓需要留觀的病患。
 
  徐瑞明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這是一個難得的值班夜,“很少有這樣的時候,我有空兒和您說這麼長時間。”其實他所說的“長時間”不過三五分鐘,短短的半個小時,他接診了三四次,還要特別留意每一個留觀的患者。
 
  在徐瑞明的電腦裡,北青報記者看到了值班人員的排班表。表上都是急診醫生們的“專業術語”:白主、白副、24小時、夜班……他解釋說,以“白副”為例,一個班次連續10小時,其中包括半個小時吃飯時間。“吃飯必須輪流,急診不能沒醫生。錯過飯點兒,也是經常,無所謂。”據徐瑞明介紹,這個季節,感冒、咳嗽、哮喘以及心肺不適的病人特別多。
 
  30歲的徐瑞明說話的語速比一般人快,習慣用短句,他說這都是平常工作中養成的節奏。聽他說話帶著明顯的鼻音。“感冒了,上午還低燒。現在入組排班的8個急診醫生,有四五個帶病,咽炎、喉炎、感冒。但一個蘿卜一個坑,都扛著呢。”
 
  問他在工作中是否遇到過“醫患沖突”,徐瑞明平靜地講了一件他經歷的事情。有一次他正要為一位胃部不適的患者寫處方,突然被一位急症患者打斷,送診的患者情況異常危急,他立刻起身實施心肺復蘇,搶救持續了十幾二十分鐘。不得已,先前的胃病患者被暫時擱在一邊,並且抱怨醫生為什麼沒有先來后到,怨氣都撒到徐瑞明身上。對此,徐瑞明說:“怎麼解釋呀?!生死時刻,不是講道理的時候。”
 
  第三幕
 
  一場緊急開顱手術
 
  在這個看似波瀾不驚的急診室,生死時速不知在哪個時間就會突然降臨。在同仁醫院的官微上,有一則發表於2014年12月30日的新帖,講述的就是發生在這個急診室的真實故事。
 
  2014年12月18日下午5點30分,急診外科收治一名三歲男孩,父親駕車帶其外出,行駛途中撞上護欄,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孩子被彈出的安全氣囊擊中頭頸部,送醫時男孩已昏迷,並伴有躁動、嘔吐、左側瞳孔散大、呼吸淺快等症狀。
 
  接診的是急診外科醫生司曄巍,初步判斷腦外傷、顱內血腫並發腦疝可能性較大,他在搶救的同時立刻安排術前相關准備。兒科、麻醉科、神經外科醫生在接到會診電話后第一時間趕到急診科,一場聯合搶救瞬間展開。短暫治療后男孩生命體征穩定,在嚴密心電監測、相關搶救措施配套情況下急送放射科進行頭顱CT,檢查結果証實了之前的判斷, “必須立刻手術,手術時間延遲意味著男孩死亡率增加數倍”。
 
  僅用20分鐘,剃頭、備血、抽血化驗等術前准備工作迅速完成,手術室及麻醉科亦在極短時間內完成手術器械、麻醉藥品等准備。手術在半小時后開始,因男孩年幼,體內循環血量少,男孩顱內大靜脈竇撕裂,出血洶涌,神經外科主治醫師趙尚峰迅速找到出血部位並予以明膠海綿壓迫止血,手術歷時2小時順利結束,重傷的男孩術后平穩轉送至重症監護室治療,目前病情在逐漸好轉。
 
  這樣驚心動魄的生死故事在急診醫生的職業生涯裡並非每日出現,他們所作的,就是日復一日的守護,在生命遇到危急關頭,挺身而出。文/本報記者 史瑋
 
  相關新聞
 
  同仁醫院亦庄院區擴建工程正式開工
 
  本報訊(記者 劉洋)為方便亦庄開發區及周邊地區居民就醫需要,同仁醫院亦庄新院區擴建工程日前正式開工。據急診科主任曹秋梅介紹,目前同仁醫院亦庄院區年急診量已突破12萬人次,而擴建工程中急診科室將擴至4000平方米,將更好地滿足廣大患者的就診需求。
 
  曹秋梅表示,與同仁醫院崇文門院區急診科室主要接診眼科、耳鼻喉科等科室的患者不同,亦庄院區急診科接診的患者病情則更為復雜,內科、外科、婦產科、兒科等等都成為接診的“主力軍”。“特別是急診,患者來得多,來得急,病種也復雜,對急診科的醫護人員提出了更高難度的要求”。
 
 
  與高強度工作現狀相對應,亦庄院區急診科的醫護人員平均年齡在30歲上下,“80后”醫生已佔據主流。盡管包括院前急救、發熱門診、內外科等在內,急診科醫護人員的隊伍已逐漸發展至80余人,但在大多數時間,特別是當下的流感旺季,仍然面臨著人手不足的現狀。在發熱門診,一位醫生值班的24小時裡,最多要接診130余個患者,平均數量也在七八十位患者左右。
 
  亦庄地區企業數量多,大量的外地流動務工人員聚集在此,包括附近周邊居民在內,以往看病經常要搭乘各種交通工具趕往城裡,或前往大興醫院就診。同仁醫院亦庄分院成立后,伴隨著亦庄線地鐵的發展,包括方庄、通州、大興等地區的不少居民也願意來此就診,醫院的接診量得到了迅速上升。
 
  據醫院統計,亦庄院區開業后,就診量從2006年起有了大幅上升,2011年總門診量達到57.3萬人次,年住院病人1.9萬人次,病床使用率已接近九成,凸顯出“挂號難,看病難”的現象。因此,亦庄院區擴建工程迫在眉睫。



天成医疗网
设备技术服务网
产品服务网
招标采购平台
配件销售网
品牌信息网
医疗资讯网
厂商网店
供应平台
医疗资料共享
医疗问答平台
群内行情信息

本站在线QQ客服
产品服务:小宇
招商推广:小天
设备技术:小谭
配件耗材:小湛
资质服务:小孙
管理软件:小张
医疗人才:小张
工程装修:小赵
网站客服:小成